【獨家踢爆】臺灣演藝圈的搖籃? 華岡藝術學校徵專任教師3次未果引爆黑幕

  • By Stand Media
  • 07 Aug, 2017
專案中心 發自臺灣     
Published time:   08 August, 2017 00:00
Edited time:  12 August, 2017 22:12
華岡藝術學校今年(西元2017年)徵專任教師3次未果,傳內部已引爆危機。(翻攝畫面:華岡藝術學校)

華岡藝術學校自日前遭踢爆學生代表長期黑箱產生、恣意懲處學生、中國劇組進校拍攝未升中華民國國旗、中國劇組進校軍訓教官未穿軍服、校長丁永慶長期非法兼任總務主任……等黑幕後,近日又遭本刊直擊,徵專任教師3次未果,這是單純巧合,還是背後的原因並不單純?本刊自去年(西元2016年)08月起便接獲多位華岡藝術學校前教師、校友的踢爆,經本刊近一年交叉比對分析,發現華岡藝術學校在業內的風評正逐年下降中。據不具名業內人士表示,坐穩19年的校長丁永慶的「極權手段」,已讓臺灣藝術圈相當反感。甚至為了讓「升學率」好看,使華岡藝術學校每年能在招生上「招好招滿」,不致於讓董事會在招生獲利上受損,因此丁永慶不惜放棄華岡藝術學校多年來建立的價值-培育學生在畢業後,能直接進入演藝相關行業,而是改讓學生「上大學」。

華岡藝術學校校長丁永慶自上任以來問題不斷,不僅整肅學生,就連開鍘教師也不手軟。(翻攝畫面:《Instagram》)

華岡藝術學校離職教師控:校長丁永慶解散教師會!

西元2016年08月02日下午,我們收到一封來自華岡藝術學校離職教師傳來的訊息。

「華岡校友和離職老師們很關心這件事,當年還有組教師會也被阻擋,老師們ㄧ個ㄧ個『被離職』,案例太多。」看我們對這個內幕有興趣,這位教師與我們互傳了幾個問候訊息後告訴我們,曾有案子引發監察委員到學校關切。「丁永慶以前還說,教育部官員來,我們可以把大門關起來,我們是私立學校,不拿補助也無妨。」聽到這兒,我們不禁也寒毛直豎。過了幾分鐘,他又傳給我們一則訊息:「華藝有教師會是被丁永慶解散的!上面這句是某前主任留的言。」他補充道:「當然是丁永慶芒刺在背,所以解散的。」我們追問華岡藝術學校教師會為何被解散? 以及原本是誰想成立教師會?他則是回答:「是因為學生們集體躺在中庭。原本好像是張皓期,當時的戲劇科主任想成立教師會。我來華藝之前,那時好像也搞滿大的。」他說的正是我們日前報導,有關丁永慶甫上任便將主張自由學風的戲劇科主任張皓期攆出校園的案子。

他緊接著補充:「當年劉德華來的時候,某主任安排了2名服裝儀容糾察隊站在門口,就這樣被記大過了。或許不適合,但記過完全是她ㄧ念。華藝的萬年體衛組鄭姓組長被記警告、訓育組組長被記1支小過。」他似乎又收到了在華岡藝術學校某前主任的訊息,轉發給了我們:「教師會在當年丁永慶回來接掌華藝時,張皓期時代成立的,後來某教師接會長2、3年,結果她ㄧ聲令下,認為華藝不需要教師會就把它解散!上面這句是某主任傳。」他最後給了我們一個結論:「丁永慶認為嚴刑是她可以立足的基礎。」

西元2016年09月04日中午,我們收到一封華岡藝術學校校友傳來的訊息。

「其實要串連的人好像不少,而且幾年前就聽過⋯⋯最早聽說的是之前的某教務主任,好像也聽說過先前美術科某老師也有這念頭⋯⋯我是聽某前學務主任提到的,因為他們好像有找她問。最近我知道的是胡坤宏,聽華藝的老同事說他真被丁校長弄的非常慘,所以過年前還在告丁,好像也有鬧到董事會那邊。據說是一直到胡坤宏找到中國康橋學校的工作好像才沒繼續,因為我跟胡沒有連絡,所以細節不是太清楚⋯⋯」這位校友傳來的,是他與一位離開華岡藝術學校教師的對話,而文中提到的胡坤宏,據本刊瞭解,他是華岡藝術學校國樂科教師,頗受校長丁永慶重用,後擔任學務主任一職。有消息指出,他的離開是因為舉辦40週年校慶不力,因而被「拔除職位」,最終憤而離開。

「簡單說來,華岡現在的教職員與各處室的行政人員編制,根本不正常。一般該由教師兼任的行政職務,大概為了省錢,應該不少職務都不是按一般規定做。不過我對教育部制定的學校行政規章不是那麼熟,不確定她(校長丁永慶)這麼操作是不是違法。但據說之前學校評鑑時,教育主管機關派去的評鑑委員知道這些事的時候,只淡淡的說,私立學校人力比較吃緊喔⋯⋯這種清描淡寫的話,也許就因為主管機關的默許,校長才能一直做著與一般學校不同的行政人員編派⋯⋯」最後,這位校友說出自身的經歷:「我那個時代,有一次丁永慶也是因為任意把學生退學,後來找議員處理鬧進議會,最後不了了之。」
至今已擔任華岡藝術學校校長達19年的丁永慶,遭多位離職教師、校友踢爆當年的違法亂紀行徑。(攝影:專案中心)

一聲怒吼,禁止了學生之間說好的足球聯誼賽

「聽說這邊在收集有關丁永慶的『英勇』事蹟?」一通訊息又再次引起了我們的注意,這一天是西元2016年08月17日的中午。

「我是畢業生。」他報了學號後,一字一句回憶起當年的種種。「我在學校當了3年的交通隊隊長,2004年高三下學期即將畢業之餘,戲劇科與表演藝術科合組球隊與歐洲學校進行交誼比賽。期間適逢模擬考,校長將球員們集合在一樓台前,意旨因考試需要力求成績及升學率,所以將其活動停辦,並當下問說在座的同學是否有意見,如有意見立即提出。當下即舉手反應問題,並表示球類比賽並不影響學業成績,可以同時進行,希望校長可以如期舉辦。」事隔多年,他回憶當時的對話⋯⋯

丁永慶:「如果你父母同意那就繼續進行。」「我母親贊成我參加校內活動而且也沒意見。在座的同學也都希望能繼續比賽。 」丁永慶又回:「那你要問他們父母同不同意。 」「請校長給我們時間,過兩天將會給您答案。 」

丁永慶露出不耐煩的神情:「我不管反正事情就這麼訂了,比賽也別比了,你也別說了。 」「校長我們都十分希望⋯⋯」丁永慶再也按耐不住脾氣,罵道:「你閉嘴你不要再說了!」隨後便轉頭走向合作社樓梯處。

「楊主任希望您可以跟校長說明⋯⋯」楊主任事當時的總務主任,據傳是校長丁永慶的心腹。這位校友表示,因為知道校長的脾氣,所以也沒打算跟校長直說,所以請楊主任代為轉述。

「楊主任,你不要理那個學生,不用再跟他多說什麼!」校長丁永慶跨越半個中庭的聲量怒吼。「校長,我只是在跟楊主任說⋯⋯」當下,當時還是學生的他喊了回去,但隨即被導師拉住制止。此時,校長丁永慶的火也起來,但沒謾罵,只剩怒視。

事件過後沒多久,懲處發落下來.⋯⋯內容為:「對師長不敬,辱罵師長,言詞惡劣,行為頑劣⋯⋯兩大過,兩小過,三警告」這位校友形容,這意旨「再一警告」即為退學,並褫奪交通隊隊長職務,即其一切記功嘉獎。

這位校友當時希望透過愛校服務的方式改過、銷過,因此他就去找了管理此方面的一位鄭組長。「鄭伯,你知道我出事了對吧!所以我想做愛校服務改過銷過。」鄭組長回道:「同學,不好意思⋯⋯校長有命令下來,不讓你做愛校服務⋯⋯你知道我拿人飯碗⋯⋯」「沒關係鄭伯,不讓你為難,我不做就是了。」這位校友至今回憶起來,他很想問,即使在校外打架有辱校譽頂多也才一大過,能夠記到滿球數的懲罰究竟是何等的罪行?還不讓人改過、銷過?3年下來,每天早上5點起床、上陽明山執行的勤務獎勵就這樣被一筆勾銷⋯⋯

他義憤填膺,補充道:「以下是我同學發生的事。當時華岡的球場還沒有防護網,有天下課打籃球,同學不小心將球打到校長的照後鏡,當時校長的汽車,經常停在靠近籃球場的警衛室旁邊。校長得知後,便將原本手動的後照鏡換為電動,並向同學索賠新臺幣3000元,當日更請校工施作放護網。一連串動作,只覺得貴為校長,卻吃相難看,令人不齒。」

評論  評論須知

By Stand Media 09 Sep, 2017
美國知名作家史蒂芬·金曾有一部改編成電影甚至影集的知名短篇小說,《迷霧驚魂》(The Mist),大意是一群人因室外出現充滿怪物的大霧,被困在超市時發生的許多危機、衝突,故事要傳達的意思之一,就是當人們無法看清眼前的怪物時,容易形成「未知的恐懼」,造成難以理性的思考,教育部審議中的108課綱之國語文領綱中,文言文與白話文比例之爭的迷霧也在不斷地擴大,主因是很少人以108課綱基本理念,也就是「自發」、「互動」及「共好」為基礎來討論,使文白比之爭氛圍就像迷霧一般,支持文言文的一方創造升學恐懼,支持白話文的一方提出恐怖回憶 ,雙方不斷在迷霧之中放入怪物,讓大家不敢邁出步伐,走向通往基本理念的道路,各說各話的結果也就毫不意外。
By Stand Media 07 Sep, 2017
幾天前,台灣行政院院長林全請辭,由台南市市長賴清德出馬接替,內閣也全面大洗牌。最受矚目的,莫過於現任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任委員、執業律師的顧立雄,將在新內閣改接掌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國民黨籍的現任立法委員、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前主任委員曾銘宗受訪時訕笑道:「顧立雄是司法專業卻要來擔任金管會主委,等於街上隨便抓一個人來都可以當金管會主委,是藐視金融專業。」引發討論,《中國時報》更藉機發揮,直接刊登在隔天報紙頭版頭題。但我們不經要問,曾銘宗是真的以財經角度在看此事?還是根本是沒常識的作秀呢?

切入正題前,我們先看看聯合王國的內閣,並非全部的大臣都具有相關專業。外交及國協事務大臣鮑里斯·強森以及國防大臣麥可·法隆的專業都在人文、藝術,衛生大臣傑瑞米·杭特的專業在政治、經濟,教育大臣賈斯汀·葛林寧專業在商業、財經,環境、食品和鄉村事務大臣麥可·戈夫以及運輸大臣克里斯·葛瑞林的專業都在語言、傳播⋯⋯等。難道這些大臣們都是「藐視專業」嗎?又或許你會說,這是內閣制,台灣是類雙首長制,不能混為一談。

轉回台灣,你能確定每一位民選首長、政府官員都具有相關專業嗎?蔡英文的專業並非政治,而是國際事務談判與法律,馬英九的專業也並非政治,而是國際法,陳水扁的專業也同樣是法律,李登輝的專業則是農業,試問依照同樣標準,他們有資格擔任統領全國的總統大位嗎?又或者你說這是透過民選產生,不能如此比較。那政府官員呢?曾任行政院院長的毛治國、孫運璿專業在土木工程,陳冲、林全專業在財經,陳誠、郝伯村、唐飛專業在國防、軍事,他們都不是學政治出身,難道接任閣揆大位,都是藐視政治專業?蒙藏委員會長期以來擔任委員長的皆非藏族或蒙古族人,是否也是藐視民族專業?曾任國防部部長的蔡明憲專業在法律、政治、外交,楊念祖專業在社會學,是否也是藐視國防專業?僑務委員會委員長亦長期非相關專業者接任,是否也是藐視專業?

最後再試問提出此言論的曾銘宗,長期專業在財政、金融,何以有能力任中國國民黨不分區立法委員?又如何在質詢台上監督政府呢?再看看「永遠反對民主進步黨任何政策」的《中國時報》,現在經營者是以做餅乾起家的旺旺集團,請問插手媒體業這是不是「藐視媒體專業」呢?顯然,更大多數民眾對於顧立雄接掌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是給予好評,認為他能超然於當前的金融體系,更能管束被外界憎惡的「金融幫」、「財經幫」,以大刀闊斧的性格,徹底改善台灣金融秩序的3大亂象與弊病,分別為「家族化及產金不分」、「金融監理常球員兼裁判」、「賣弄『專業』變『話術』」,是否能眾望所歸,請國人同胞拭目以待。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