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摘】荷蘭在臺灣打的獨立戰爭

  •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 07 Aug, 2017
編輯室 發自臺灣     
Published time:   07 August, 2017 20:19
Edited time:  07 August, 2017 20:19
荷蘭東印度公司曾於西元1624年至西元1662年統治過臺灣。(翻攝畫面:《Google》)
© 本內容由劉哲瑋授權刊載
翻開臺灣史課本,很多人都背過這一串:1624年至1662年荷蘭殖民台灣南部、1626至1642年西班牙殖民台灣北部。除了年份有點有趣外,很少有人發現荷蘭與西班牙當時在幹麻,為何荷蘭佔領台灣後西班牙要趕來,而荷蘭為何又要趕走西班牙?如果只從臺灣島視角出發,完全看不出為什麼。

荷蘭當年在東亞要找一個據點,很多人不知道為何荷蘭要在東亞要找據點,許多人或許會回答貿易,這算是一個不完整的答案,當時荷蘭在印尼雅加達(巴達維亞)早已建立東方總部,且歐洲人為了香料東來,盛產香料被稱為香料群島的摩鹿加群島也在印尼,那為何還要找其他據點?

其實是為了「獨立」。

荷蘭在還沒獨立前是西班牙帝國的領土,包括荷蘭與今日的比利時、盧森堡全境,以及法國和德國北部的部分地區一起被合稱為哈布斯堡尼德蘭,當時因為信奉新教的尼德蘭為了脫離殘暴的舊教西班牙帝國而反抗,尼德蘭與西班牙帝國打了場八十年獨立戰爭(1568年至1648年),於1581年北方七省發布後來影響美國獨立宣言的誓絕法案(Act of Abjuration)建立尼德蘭七省共和國持續與西班牙帝國作戰,當然這場戰爭的戰場不可能只在陸地進行,包括海上與殖民地都是戰場範圍。
1916年出版的漫畫《荷蘭最珍貴的珠寶》,形象而生動的描繪了當時荷屬東印度在荷蘭所有的殖民地中舉足輕重的地位。(翻攝畫面:《Google》)

臺灣作為荷蘭獨立戰爭的戰場

當時西班牙帝國握有兩大生財工具:西方的美洲銀礦以及東方的亞洲香料。西班牙帝國在美洲開產出許多白銀,運到菲律賓後再利用這些白銀與大明國購買瓷器、絲綢…等物品,最後再賣回歐洲、美洲。

尼德蘭七省共和國為了阻斷這樣的貿易,首先兩度攻擊屬於葡萄牙的澳門,但是都以失敗收場,之後進攻澎湖,然而被大明國擊退,於是尼德蘭七省共和國在1624年來到台灣,而大明國不認為台灣是她的領土,所以就讓尼德蘭七省共和國佔領台灣(這邊就可以打臉「台灣自古屬於中國」說),而西班牙當時在菲律賓馬尼拉建立據點,佔領台灣南部確實離西班牙很近,但西班牙也不甘示弱在1626年佔領台灣北部,之後在1642年荷蘭人趕走西班牙人,因此這句課本上說的「荷蘭於1642年趕走西班牙人」,放在八十年獨立戰爭脈絡之下,其實就是荷蘭在台灣打了場獨立戰爭。

而八十年獨立戰爭最後在1648年結束,在同年結束的還有歐陸因為宗教爆發的一場國際戰爭 — 三十年戰爭,兩場戰爭結束於同一年並簽了西發里亞和約,這條合約的簽署被視為是「民族國家」的濫觴。

對於獨立、國家、建國有興趣的都應該了解這段關於民族國家濫觴的歷史。
清荷聯軍於金門烏沙頭與鄭軍交戰。(翻攝畫面:《第二、三次荷蘭東印度公司使節出使大清帝國記》)

清荷聯盟、東英合作

而荷蘭最被遭鄭成功趕走後,作為統治台灣島的明鄭勢力如何對抗大清?其實當年荷蘭被趕走後跑去跟大清組成清荷聯盟,先在金門驅逐掉明鄭勢力,荷蘭後來又在雞籠建立貿易基地,然而大清為了對抗台灣島上的明鄭勢力,發布遷界令:「將山東至廣東的沿海居民內遷三十至五十里,並將房屋焚棄,不准百姓復界」,然而這樣的作為也使荷蘭無法對大清進行貿易,荷蘭人遂退出雞籠。

而東寧則是跟英國建立關係,英國東印度公司1670年首度來台,與東寧王國協議成立非正式通商條款37條,1672年正式訂定協議條約13條,並在安平籌設商館,出口糖與鹿皮並進口西洋槍砲以增強東寧軍隊的戰鬥力,另外更請求英國人訓練砲兵,戰爭時更借用英國砲兵手作戰,為何選擇英國?因為在1652年–1674年間,英荷發生了三次戰爭,俗話說的好: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嘛!

從這可以看出,台灣脫離史前進入歷史時代,就被牽扯進國際複雜的情勢中。
臺灣荷蘭統治時期臺灣地圖。(翻攝畫面:《維基百科》)

尼德蘭七省共和國的巔峰時代

於1581年發布誓絕法案而獨立的尼德蘭七省共和國,在這時被譽為荷蘭的黃金時代,當時的貿易、科學與藝術等方面獲得了全世界的讚揚,被視為荷蘭的巔峰時期。
有多巔峰?荷蘭當時創造許多世界第一。

1602年,荷蘭東印度公司(Vereenigde OostIndische Compagnie, VOC)成立,是全球史上第一間跨國公司。荷蘭東印度公司壟斷亞洲貿易長達兩百年,成為17世紀全球最大的商業企業,香料的大量進口帶來了龐大利潤。1609年,阿姆斯特丹證券交易所成立,是世界上第一個證券交易所,比倫敦證券交易所早了一個世紀,歷史上第一支股票也是出現於荷蘭。而歷史上首次被記錄到的泡沫經濟也發生在此時,1637年發生鬱金香狂熱,造成荷蘭各大都市大亂。而美國的大都市紐約,也跟荷蘭有關係,1624年這裡曾經是屬於荷蘭西印度公司,地名為新阿姆斯特丹(New Amsterdam),在英荷戰爭後才成為英國的殖民地。
東印度公司貿易地圖。(翻攝畫面:《Google》)

多元包容造就荷蘭的偉大

由於當時歐陸因為宗教爆發三十年戰爭,許多難民逃難到尼德蘭七省共和國,因此產生對不同宗教的包容,這樣的寬容風氣也促使圖書出版商蓬勃發展,讓許多在國外被認為有爭議性的宗教、哲學和科學等書籍,在荷蘭印刷出版,再秘密運至其他國家,荷蘭共和國在17世紀成為歐洲的出版社。

對比現代荷蘭是世界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國、對於毒品除罪化、性交易合法話…..看在許多人眼裡似乎如同地獄一樣,就可以看出荷蘭社會的多元包容性,我想台灣要成為一個美好社會應該就如同這樣,如果這是地獄請送我去吧!

劉哲瑋,一位居住在臺灣的國立臺灣大學政治學系學生。



「它」是我們的好朋友, 
看完文章也別忘了給他們一些支持⋯⋯


想獲得「它」的一手消息嗎?
追蹤劉哲瑋 《Medium》專頁




評論  評論須知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23 Aug, 2017
獨夫習近平廢除集體領導,高度集權,以武力作後盾,藉著反貪腐的名義以「非典型政變」手段,關押了一群貪官汙吏及太子黨;為了保障其自身的安全,作出對自身的保護措施如下:

  1. 把北京中央警衛團、警衛局、警衛隊等全部首長及2000至3000名的警衛人員全部換成自己人。
  2. 所有晉見之省、部級長官,不只繳出隨身佩槍還需透過安全門金屬檢測,才得進房。
  3. 在北戴河開會期間,習下到海灘游泳需事前挑選善水性之衛隊200餘人陪游保護。
  4. 在北戴河期間,習所住零號別墅,全部玻璃改裝為防彈玻璃。
  5. 在北戴河期間,所有中部戰區的解放軍勢力全部東移數里,俾保護習近平免於突發狀況。
  6. 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的開會,習自帶茶水、水杯及侍衛倒茶,怕被下毒。
  7. 習出門時,整排保鑣大陣仗排開,怕遭人暗殺。
  8. 非嫡系高官現都怕被習召見,因為,一個眼神閃失或狐疑,被習懷疑忠貞問題?交代給中紀委查察,人生一切努力全部化為泡影。
  9. 老北京的太子黨地下勢力,要狙擊非在地勢力的習近平,實非難事。

中共哪個高官不貪汙?可是,伴君如伴虎,人人自危中,習近平連自身性命都保不住,還有能力傾全國兵力攻打台灣嗎?

再談中國的軍隊現況:

  1. 中共軍隊在江系長期把持下,腐敗不堪,悶聲發大財、20年沒演習,造假盛行;允許解放軍經商(開酒店、搞粉味),大家只想賺錢,軍隊全面腐敗。
  2. 中國蘇凱-27戰鬥機(殲-11基本型)前往土耳其,與該國美製戰鬥機進行了空中對抗演練,結果為0:8慘敗。
  3. 厄瓜多爾採購4套中國雷達,不能正常工作,厄軍方追回已付的3600萬美元,並向中國要求900萬美元賠償;尼日空軍5年內進口的12架中國梟龍戰鬥機,已墜毀4架;喀麥隆空軍向中國購入四架攻擊直升機,已墜毀一架;印尼在今年4月18日,於納土納地區試射中國製防空炮失靈,導致4名士兵喪命;中國殲20隱形戰機總設計師楊偉,因為殲20戰機沒有隱身功能,已被免職。
  4. 1970年代迄今,人民解放軍未按時更換的裝備包括:過期導彈(地對地、地對空、艦載)超過12萬發,積壓報廢坦克2000餘輛,停飛7年的殲-7、殲-8戰機超過1100架,彈藥數十億發,中共高層腐敗墮落嚴重;中共精選6支精銳部隊在內蒙古朱日和演習中,慘敗,若對外開戰必敗。
  5. 中、印談判破裂,印度最精銳的山地部隊4萬至5萬人,進駐糾紛地區;習近平的政敵都希望習立即向印度宣戰,俾他們能趁機狙擊習近平,內部奪權成功。

以上諸內容,罄竹難書。習近平反貪腐,他清廉嗎?他的姐夫鄧家貴,於2009年在英屬處女群島成立兩間空殼公司,在維京群島的記錄上,擁有在中國標得廿億美元的房產;手下第一號反貪舵手王岐山被爆加州買1.6億豪宅。

中國內憂外患,政權岌岌可危,以現在局勢,中共沒有能力武力犯台;也別懷以,歷史一直再重演,中國的國際局面與一百多年前的慈禧太后時代同,對內專制高壓,對外驕傲、狂妄,沒國際觀,又沒氣度宣布「中華欺騙帝國」放棄共產主義,全面實施民主新政,若跟各國兵戎相見,真的開打?只有亡國的命運;致於在面對他們心目中一點地位都沒有的台灣,還是「鳥不語、花不香、男無情、女無義」的天國鄙視,說自己打不動是給自己難堪,可是「形勢比人強」,一個寬度至少130公里的台灣海峽天險,他們陸權國家的傳統國防發展,陸軍部隊運輸能力只能到海邊,然後就望海興嘆,只剩慫恿台灣島上的國民黨、新黨、統促黨等中國第五縱隊,對台灣「促統」、「逼統」這欺詐手段了。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19 Aug, 2017
我們眼前正在上演一段歷史,而這段歷史將決定世界未來的生活模式,你曾思考過五十年後,我們將會如何生活?今天來談談製造業衰退與工業4.0,這兩件事可以看出美國與歐盟在面對科技進步時展現的不同態度。

先說美國。去年年底美國總統川普當選,造成川普當選的其中一項原因是民主黨票倉生鏽,長久支持民主黨的許多州在去年選舉轉投共和黨,其中這些州大多位於「鐵鏽帶」,以製造業發展的這個區帶因藍領勞工失去工作、不滿現狀,才導致民主黨票倉生鏽。所以川普選前、選後說的話,有很大一部分是在呼喚這群經濟選民,不斷喊出「美國製造」、指責中國搶走工作、指責TPP不利製造業、指責NAFTA(北美自由貿易協議)傷害製造業,甚至指責現行自由貿易不利美國….等,顯示製造業衰退成為川普當選的原因之一。

既然去年川普是因為這群人才勝選,為了爭取連任川普現在利用商人來固樁,郭台銘在鐵鏽區設廠就是一個例子,然而這樣看來似乎是鐵鏽帶選民綁架全國,其實美國製造業衰退並不是近十年發生的事,也不是川普所謂1992年簽署1994年生效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害的,從資料中可以發現美國早在二戰結束製造業就開始衰退,因為二戰初期美國國會通過「租借法案」,讓美國在二戰前期不參戰的情況下能為同盟國提供武器,這就是歷史上所謂美國成為「民主兵工廠」,然而戰爭打完製造業當然就開始下跌,那為何會持續不斷下跌?因為科技與管理模式的進步。

如果細看美國歷史,其實早在1910年代美國就在面對製造業衰退,當時福特汽車公司以其創新的「專業化生產」方式生產T型車,提到這就得先說一下何謂「專業化生產」?「專業化生產」就是在生產過程中,每個工人只需擔任一項工作,讓工人能在最短時間內熟練、準確與快速完成工作。從數據中可知專業化生產的威力:當時採用傳統工藝生產的英國車廠一年的產量約為2,500輛,而採用福特生產模式製造線,一天的產量卻可高達1,000輛汽車;原本平均12.5小時生產一輛車,到後來縮短到只要93分鐘,福特所生產的汽車,價格一路從原先的850美元下調到1920年時只要260美元就可以買到一台車,而銷售的數量更以驚人的速度在成長,在1917年到1923年之間,全世界道路上正在行走的汽車,有一半都來自於福特。專業化生產讓生產汽車卻買不起的工人開始買得起汽車,汽車開始走入美國中產階級,使美國成為「車輪上的國度」。

然而事情不可能十全十美,由於其訴求專業化,也使得人力需求大幅下降,因為在專業化的政策下,負責鎖螺絲的員工就只需要負責鎖螺絲,也因此專業化後的員工工作效率上升,所以也就不需要太多員工,而最可怕的是在後頭,因為一位員工只需要學會一件事,所以員工很容易面臨中年失業,然而這些事在當時都沒發生,為什麼?因為福特汽車公司發布一系列政策提升工人待遇,讓上述的事情完全沒有發生。1914年1月5日,福特汽車公司宣布改變雙班制、每天9小時工作的制度,改為三班制、每天8小時工作時間,這項政策使得福特公司多提供幾千人以上的工作機會。此外,由於將9小時工時減成8小時,會使工人薪資減少,於是福特公司宣佈八小時工作制每日最低薪資提升到5美元,這樣的薪資可是當時工資水平的兩倍以上(當時9小時工作制日新是2.34美元),且每日最低薪5美元是所有員工都能享受到的待遇。

你會發現,面對科技進步管理技術提升,除了推行更完整的制度外,在資本主義的社會中,企業有沒有企業家文化也深深影響國家的方向。

而歐盟又是怎麼面對製造業衰退?

一如歐盟一直以來正面面對問題的態度一樣,德國政府提出一個高科技計劃「工業4.0」,這將使未來工廠成為無人工廠,產業線上都由機器人與電腦負責處理,以人力為主的製造業將轉變為由機器與電腦結合的產業,然而這樣的計畫將加深製造業就業人數衰退,為何德國還要提?因為我們不可能禁止科技進步,在科技進步的同時,政府制定的政策、形成的法律也得跟上科技進步的腳步才能,而芬蘭、荷蘭就推出「全民基本收入」政策,來面對科技進步所產生的問題。

荷蘭政府在2016年一月起,在烏特列支市(Utrecht)進行基本收入(basic income)的社會實驗,每個月將會無條件發給居民一筆錢,金額約會落在台幣3萬至4萬5之間,科學家想要藉此計畫去了解,當人們無條件得到社會補助時,他們將會怎麼做,會利用這筆錢對社會做出貢獻,又或者是用在自身的利益上呢?
芬蘭政府則在2016年8月25日表示,2017年起將進行全民基本收入計劃試驗,將隨機挑選2000名工作年齡的芬蘭公民每個月發放560歐元(約新台幣2萬)的基本收入,將與沒領基本收入的國民做對照;基本收入是指從政府的稅額中拿取部份配額作為全民的基本收入,該收入不需要任何條件與資格,只要是屬於本國國民者,每個人都可以拿到一筆基本收入。

然而早在1974到1979年加拿大多芬市就展開名為「米糠計畫」(The Mincome program)的社會實驗,依照每個人的收入多寡,定期發錢給全體市民。在2011年出版一份名為《沒有貧窮的城鎮》(The town with no poverty)的報告中指出,「基本收入」有效降低了多芬市的貧窮,也緩解了其他社會問題。研究顯示,多芬市雖然跟唱衰該計畫的人所預測一樣,人們的工時確實變少了,尤其是年輕男性,但同時這些人靠著補助的金額重拾書本,回到學校接受教育,而媽媽們也因無經濟壓力能夠專心養育孩子。

如此看來,未來在科技搶走你工作後,你也不必怕會餓死,從福特汽車跟歐盟,他們在面對科技與管理技術的進步只能正面對決,提出更好的政策與法令才能使科技進步的缺點降到最低,這或許也是在告訴人類,是時候該脫離把人放在生產線上當機器人的生活。當中國喊2025中國製造、印度喊印度製造時,怎麼連科技進步、人力不便宜的美國都跟著喊美國製造?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