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禁書遭中國綁架軟禁 林榮基:中共政權非法 沒資格管理香港、臺灣

  • By Stand Media
  • 05 Aug, 2017
政治中心 發自臺灣     
Published time:   05 August, 2017 22:19
Edited time:  06 August, 2017 10:13
香港銅鑼灣書店創辦人、前店長林榮基今(西元2017年08月05日)獲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之邀,出席〈過去台灣.今日香港.未來?〉座談會。(攝影:政治中心)
戴著黑色棒球帽、身形略顯駝背,他低調走進會場,略顯疲憊目光卻仍炯炯有神,一坐定,他招牌的翹起二郎腿,身體略微向前。當現場記者們回過神來,紛湧至他座位旁時,訪問個幾句,他便開口笑笑:「可以等等再訪嗎?我想先出去抽根菸。」也許,他想趁著座談會開始前,沉澱一下心情,儘管在他身上發生的驚恐事情已過快2年。他是香港銅鑼灣書店創辦人、前店長的林榮基,今(西元2017年08月05日)再次造訪臺灣,前年(西元2015年)10月底他從香港入境中國深圳後失蹤,引發國際協尋,有好一陣子,媒體的目光燈焦點都在他身上。「林榮基去哪裡了?」、「怎麼就這樣失蹤了?」這些問題,一直到事件爆發後過了半年, 也就是隔年(西元2016年)06月才獲得解答。重新回到香港的他,看香港也看臺灣。今年05月,他出席了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就香港主權移交20年落實「一國兩制」情況,召開一場聽證會,比起聯合王國殖民香港的末代總督巴恩斯·彭定康、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香港民主黨創黨人李柱銘,老讀書人的他,直接說出「在香港,香港獨立跟臺灣獨立都不能講!」
來自日本九州的記者與香港銅鑼灣書店創辦人、前店長林榮基相見甚歡。(攝影:政治中心)

林榮基:人權應高於主權

沒有架子,飽讀各種書籍的他,簡短說出他當年是如何被中國的國安單位給綁架、軟禁,這長達半年多的生活,他又是如何過的?「當時入境中國深圳海關時遭到綁架,後來就被關到浙江寧波,當時每天被限制足不出戶,而且隨時會審問,很孤獨、很寂寞,心態是很絕望,甚至一度想了斷自己的生命。 」身為書店創辦人與店長,愛閱讀的林榮基這麼說:「我後來有要求是不是能給一些書讓他看,軟禁的他監視者在通報上級後,有就提供他書籍,不過是沒辦法挑書的。」

針對當前香港年輕世代追求住民自決的獨立情勢,對比臺灣70年前的二二八大屠殺,林榮基這樣分析:「是很類似的。二二八事件是中國國民黨這個外來政權管理臺灣人,軍紀以及公務體系的敗壞,加上日本統治時期也是被打壓,導致臺灣人當時認為臺灣人管臺灣人的訴求。而英國管治香港,將普世價值帶給了香港,很多人認為香港沒有民主,但英國人派將自由跟法治帶來香港。而中國共產黨也是一個外來政權,在西元1997年後管理香港人,不就與當年中國國民黨接管臺灣時如出一轍嗎?」談到中國對於臺灣以及香港無孔不入的滲透,為的就是要追求所謂的「統一中國」,林榮基是這樣回的:「中國共產黨的政權是不合法的,有什麼資格管理香港?又有甚麼資格來來管理臺灣?」他也感嘆,香港獨立追求的道路與臺灣獨立是很相同的。

面對本刊記者提問有關近日於香港引發爭議的「一地兩檢」的事件,林榮基也詳細回答道:「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當初是開價669億港元,之後追加預算至853億元,這些費用全部由香港全體市民負擔,擺明就是刻意要延期來撈錢。而且這只是第一期的工程,往後還有第二期、第三期,將會從九龍半島一路延伸進香港。」林榮基吞了吞口水,繼續談道:「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根本就沒有必要,香港這麼小,何需高速鐵路?顯然是為了讓中國人民解放軍未來能調動兵力,長驅直入香港。此外,中國政府表面上說要為香港市民省錢,因此不再香港與中國交界處設立『海關』,而是直接將海關設立在香港境內的西九龍站;一層是中國海關,一層是香港海關,未來只要搭上高速鐵路列車,中國警方、國安單位就可以恣意逮捕,等同在香港境內實施中國法律。其實在興建過程中,已經引發包括破壞生態等等爭議,甚至香港的律政司,相當於臺灣的法務部,日前還形容此高速鐵路的興建,是中國將觸角伸入香港。」話題雖然到此告一段落,但可見身為香港知識份子的他,語氣中的憤怒還帶了些無奈。

「我70年代到香港20多年,後來又到紐約10年,我從對黨國體制完全不經過濾,到如今回到臺灣,已是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宏亮的嗓音,她是楊月清,曾是財團法人中央廣播電臺〈台灣看中國 〉節目製作兼主持人。「原本香港人是喜歡到中國買東西的,因為便宜嘛!一直到六四天安門大屠殺,坦克車進城開槍,香港人一夕間改變,當時有100萬人未此走上街頭,從早上8、9點,一路遊行到晚上11、12點。本來香港沒有民主派,只有建制派,也因為這場大遊行,促成了後來的香港民主同盟。」這些話她似乎已經在多個場合說過,但她仍不厭其煩地重複著這段歷史。「第一次選舉就有17、18、19的香港民主同盟的立法局議員當選,但真正讓香港人在最近的雨傘革命站出來很大的原因,是因為香港自主權移交後,愈來愈多中國人,生活質數完全改變,重要的大街變成賣金銀珠寶,為的就是要迎接來此消費的中國觀光客。香港人生孩子找不到床位,超級市場買不到生活用品,前些日子甚至連馬桶蓋都搶不到。」楊月清愈說愈憤怒:「中國搞亂香港整個社會,香港人的憤怒,不再是因為政治問題,而是中國真的已的確確侵犯到生活層面,甚至還有中國人跑來香港要領社會補助金。」楊月清還爆料:「日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遭逮捕,香港警員甚至在警察局內觸摸黃之鋒的生殖器,為的就是要讓這些年輕人驚恐。」她苦口婆心的勸道:「臺灣人、香港人都已經不知不覺受到中華文化洗腦,變得似是而非。」、「不要低估中國的統戰!香港年輕人比台灣年輕人更加艱苦。」楊月清在今年5月份回了趟香港,在很有可能「被失蹤」的情況下,她說她當時已與朋友聯絡,準備後事,也有當李明哲第2的心理準備。
雨傘革命是促成當前香港年輕人追求獨立建國、住民自決一場很重要的社會運動。(攝影:Leung Ching Yau Alex)

研讀中共黨史資深評論員林保華:高幹子弟無法無天、殺人殺最多!

畢業中國人民大學中國共產黨史系的香港政治評論家林保華在現場也談到,當年習近平即將出任中國共產黨總書記及中國國家主席時,相當多臺灣媒體在做報導時,都指稱習近平是「知臺派」,應該在中國與臺灣之間關係的處理上會更懂得分寸。但他認為時間已經證明,「習近平這位在中國共產黨內的高幹子弟,在文化大革命時就是最無法無天的紅衛兵,殺人殺最多。」林保華甚至提到,習近平是把毛澤東當作崇拜偶像,如今的香港已經可以在馬路上經常看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最近包括遼寧艦停泊香港、習近平在香港大動作閱兵……等,其實再再證明了習近平根本不想把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施給臺灣做樣板,當前包括發予前往中國的臺灣人民卡式「臺灣居民來往大陸通行證」,相當於給予臺灣人中國的準國民待遇,「根本就是想直接在臺灣實施一國一制」 。

此外,林保華還踢爆當年聯合王國與中國為香港事情談判的內幕。西元1992年,也就是就在距離香港主權移交前5年,出任香港的末代總督的巴恩斯·彭定康認為,聯合王國在香港的民主落實並不夠,因此大力推動政治制度改革。儘管中國對此表態,聯合王國過往從沒有給予香港民主,現在為何要突然要實施民主,但其實在日前聯合王國與中國談判時,中國不同意「還權於民」,而是要「還權於國」。當時聯合王國代表團成員曾有原本擔任聯合王國殖民香港政府新聞處處長的曹廣榮,但中國拒絕曹廣榮入境,認為他是香港人,這是聯合王國與香港「共同對付中國」。而此時,若聯合王國不談判,中國將對外宣稱聯合王國破壞談判。林保華餘怒未消:「中國恐嚇『不接受我的條件,我就退出』從一開始就是居高臨下,英國一路被壓!」 

其實在第二次世界大戰過後,聯合王國的殖民地紛紛以「住民自決」進行獨立,聯合王國政府也紛紛先讓這些殖民地先變成「自治領」,再讓當地公民投票決定是要獨立建國還是留於聯合王國給予高度自治。不過,當時聯合王國並沒有給與香港人有這樣的選擇,因為香港與中國幾乎沒有屏障,為了防止中國共產黨入侵,因而持續採取殖民,維護香港的自由與法治基礎。林保華認為,中國當年至今皆提及「香港人治理香港人」,但從未提及「臺灣人治理臺灣人」,顯然中國共產黨從頭到尾對臺灣的態度依舊強硬。「現在有多少中國特務在臺灣裏頭挑撥?但如果臺灣還在內耗,就讓中國有機可乘。臺灣人一定要團結,一致對抗中國。同時也要減少中國共產黨影響中國國民黨,因為這會進階影響到臺灣本土政權。」林保華提醒,當年聯合王國在與中國簽約生效後仍持續幫香港爭取民主,然而中國不斷反嗆,若再繼續攪局,那就完全用我中國的治理方式。此外,他認為美國不會再向中國簽下第4個聯合公報,「所有跟中國簽約過的國家都知道,中國都在搞權謀,它是個流氓國家,不要對中國流氓政府有任何幻想!」

評論  評論須知

By Stand Media 09 Sep, 2017
美國知名作家史蒂芬·金曾有一部改編成電影甚至影集的知名短篇小說,《迷霧驚魂》(The Mist),大意是一群人因室外出現充滿怪物的大霧,被困在超市時發生的許多危機、衝突,故事要傳達的意思之一,就是當人們無法看清眼前的怪物時,容易形成「未知的恐懼」,造成難以理性的思考,教育部審議中的108課綱之國語文領綱中,文言文與白話文比例之爭的迷霧也在不斷地擴大,主因是很少人以108課綱基本理念,也就是「自發」、「互動」及「共好」為基礎來討論,使文白比之爭氛圍就像迷霧一般,支持文言文的一方創造升學恐懼,支持白話文的一方提出恐怖回憶 ,雙方不斷在迷霧之中放入怪物,讓大家不敢邁出步伐,走向通往基本理念的道路,各說各話的結果也就毫不意外。
By Stand Media 07 Sep, 2017
幾天前,台灣行政院院長林全請辭,由台南市市長賴清德出馬接替,內閣也全面大洗牌。最受矚目的,莫過於現任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任委員、執業律師的顧立雄,將在新內閣改接掌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國民黨籍的現任立法委員、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前主任委員曾銘宗受訪時訕笑道:「顧立雄是司法專業卻要來擔任金管會主委,等於街上隨便抓一個人來都可以當金管會主委,是藐視金融專業。」引發討論,《中國時報》更藉機發揮,直接刊登在隔天報紙頭版頭題。但我們不經要問,曾銘宗是真的以財經角度在看此事?還是根本是沒常識的作秀呢?

切入正題前,我們先看看聯合王國的內閣,並非全部的大臣都具有相關專業。外交及國協事務大臣鮑里斯·強森以及國防大臣麥可·法隆的專業都在人文、藝術,衛生大臣傑瑞米·杭特的專業在政治、經濟,教育大臣賈斯汀·葛林寧專業在商業、財經,環境、食品和鄉村事務大臣麥可·戈夫以及運輸大臣克里斯·葛瑞林的專業都在語言、傳播⋯⋯等。難道這些大臣們都是「藐視專業」嗎?又或許你會說,這是內閣制,台灣是類雙首長制,不能混為一談。

轉回台灣,你能確定每一位民選首長、政府官員都具有相關專業嗎?蔡英文的專業並非政治,而是國際事務談判與法律,馬英九的專業也並非政治,而是國際法,陳水扁的專業也同樣是法律,李登輝的專業則是農業,試問依照同樣標準,他們有資格擔任統領全國的總統大位嗎?又或者你說這是透過民選產生,不能如此比較。那政府官員呢?曾任行政院院長的毛治國、孫運璿專業在土木工程,陳冲、林全專業在財經,陳誠、郝伯村、唐飛專業在國防、軍事,他們都不是學政治出身,難道接任閣揆大位,都是藐視政治專業?蒙藏委員會長期以來擔任委員長的皆非藏族或蒙古族人,是否也是藐視民族專業?曾任國防部部長的蔡明憲專業在法律、政治、外交,楊念祖專業在社會學,是否也是藐視國防專業?僑務委員會委員長亦長期非相關專業者接任,是否也是藐視專業?

最後再試問提出此言論的曾銘宗,長期專業在財政、金融,何以有能力任中國國民黨不分區立法委員?又如何在質詢台上監督政府呢?再看看「永遠反對民主進步黨任何政策」的《中國時報》,現在經營者是以做餅乾起家的旺旺集團,請問插手媒體業這是不是「藐視媒體專業」呢?顯然,更大多數民眾對於顧立雄接掌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是給予好評,認為他能超然於當前的金融體系,更能管束被外界憎惡的「金融幫」、「財經幫」,以大刀闊斧的性格,徹底改善台灣金融秩序的3大亂象與弊病,分別為「家族化及產金不分」、「金融監理常球員兼裁判」、「賣弄『專業』變『話術』」,是否能眾望所歸,請國人同胞拭目以待。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