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室觀點】「談六四事件」被消音! 《三立電視》真的是疏失?

  • By Stand Media
  • 06 Jun, 2017
編輯室 發自臺灣     
Published time:   06 June, 2017 22:51
Edited time:  06 June, 2017 22:51
三立新聞臺〈54新觀點〉節目當年將文史工作者管仁健述說的「六四天安門事件」以消音處理,隨即引爆爭議。(影像合成:生活中心)
西元2014年臺灣地方選舉前10天,也就是依法民意調查封關的前一晚,文史工作者管仁健上三立新聞臺由陳斐娟主持的〈54新觀點〉節目,在過程中,管仁健談到當初中華民國總統李登輝與長榮集團創辦人張榮發之所以交好,是因為「六四天安門事件」爆發。然而在節目播出時,「六四天安門」這幾字卻被消音,字幕則改打「學運事件」,引發外界對於臺灣媒體開始實施「自我言論審查」的質疑。對此,時任《三立電視》新聞部副總高明慧、發言人張正芬隔日(西元2014年11月19日)受訪時表示,這是後製疏失所導致。由於依據《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53條規定,從選舉前10天的凌晨0時開始,包括媒體也不得引述民調數字內容,因此當時管仁健也出面緩頰,認為可能是剪輯人員用快轉在聽的時候,把他講的「六四」誤以為也是民調數字才會消音。

真的是如《三立電視》說的「後製作業疏失」或管仁健猜想的「把『六四』誤以為是民調數字」才消音嗎?其實用正常的邏輯推理,就能發現這當中的矛盾。把時間推回〈54新觀點〉節目播出的當下,當管仁健說出「六四天安門事件」這幾個對於中國政府敏感的字時,自動以消音待過,而字幕上則是改寫「學運事件」⋯⋯到此為止,其實事實真相已經明瞭。如果真是「誤以為是民調數字」,為何還會清楚將「六四天安門事件」改寫成「學運事件」?可見剪輯人員相當清楚這並非是一個「民意調查的結果」,而是一場「學運事件」,一場由中國共產黨發動的血腥鎮壓日期,由此何來「後製作業疏失」的問題呢?《三立電視》以及文史工作者管仁健當時的說法,是不是太不負責任了。

管仁健面對外界提出的這項疑問,他回答:「要消音就直接把那一段畫面剪掉,應該也無須多此一舉。」這很顯然已經證明《三立電視》在後製處理上顯然開始「自我言論審查」,因為這一段處理顯然不是他所說的「直接剪掉」,而是選擇播出,接著對於中國政府敏感字詞以消音的「多此一舉」方式做處理。

其實,《三立電視》被爆出糟中國共產黨「滲透」已經不是第一次。資深媒體工作者鍾年晃在其著《我的大話人生》一書中便提到,他在〈大話新聞〉節目擔任來賓的6年中,目睹了電視公司為了進入中國賺錢,一步一步退讓並接受中國共產黨的控制。初始,電視公司被限定1、2個特定主題不能討論,如西藏獨立、新疆獨立,緊接著一步步擴增限制,包括臺灣獨立、法輪功、六四天安門屠殺⋯⋯等。甚至在他撰寫好這本書時,有朋友請他不要出版,且提醒若出版,他未來將會失去臺灣的電視圈。一向被許多臺灣民眾認為在政治意識形態上偏向臺灣主體意識、政黨支持傾向民主進步黨的《三立電視》,顯然已經為了將自家製作的戲劇進入中國販售,而向獨裁專政的中國共產黨妥協。
資深媒體工作者鍾年晃在《我的大話人生》一書中大爆《三立電視》逐步遭中國控制內幕。(翻攝畫面:《壹電視》)

評論  評論須知

By Stand Media 09 Sep, 2017
美國知名作家史蒂芬·金曾有一部改編成電影甚至影集的知名短篇小說,《迷霧驚魂》(The Mist),大意是一群人因室外出現充滿怪物的大霧,被困在超市時發生的許多危機、衝突,故事要傳達的意思之一,就是當人們無法看清眼前的怪物時,容易形成「未知的恐懼」,造成難以理性的思考,教育部審議中的108課綱之國語文領綱中,文言文與白話文比例之爭的迷霧也在不斷地擴大,主因是很少人以108課綱基本理念,也就是「自發」、「互動」及「共好」為基礎來討論,使文白比之爭氛圍就像迷霧一般,支持文言文的一方創造升學恐懼,支持白話文的一方提出恐怖回憶 ,雙方不斷在迷霧之中放入怪物,讓大家不敢邁出步伐,走向通往基本理念的道路,各說各話的結果也就毫不意外。
By Stand Media 07 Sep, 2017
幾天前,台灣行政院院長林全請辭,由台南市市長賴清德出馬接替,內閣也全面大洗牌。最受矚目的,莫過於現任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任委員、執業律師的顧立雄,將在新內閣改接掌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國民黨籍的現任立法委員、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前主任委員曾銘宗受訪時訕笑道:「顧立雄是司法專業卻要來擔任金管會主委,等於街上隨便抓一個人來都可以當金管會主委,是藐視金融專業。」引發討論,《中國時報》更藉機發揮,直接刊登在隔天報紙頭版頭題。但我們不經要問,曾銘宗是真的以財經角度在看此事?還是根本是沒常識的作秀呢?

切入正題前,我們先看看聯合王國的內閣,並非全部的大臣都具有相關專業。外交及國協事務大臣鮑里斯·強森以及國防大臣麥可·法隆的專業都在人文、藝術,衛生大臣傑瑞米·杭特的專業在政治、經濟,教育大臣賈斯汀·葛林寧專業在商業、財經,環境、食品和鄉村事務大臣麥可·戈夫以及運輸大臣克里斯·葛瑞林的專業都在語言、傳播⋯⋯等。難道這些大臣們都是「藐視專業」嗎?又或許你會說,這是內閣制,台灣是類雙首長制,不能混為一談。

轉回台灣,你能確定每一位民選首長、政府官員都具有相關專業嗎?蔡英文的專業並非政治,而是國際事務談判與法律,馬英九的專業也並非政治,而是國際法,陳水扁的專業也同樣是法律,李登輝的專業則是農業,試問依照同樣標準,他們有資格擔任統領全國的總統大位嗎?又或者你說這是透過民選產生,不能如此比較。那政府官員呢?曾任行政院院長的毛治國、孫運璿專業在土木工程,陳冲、林全專業在財經,陳誠、郝伯村、唐飛專業在國防、軍事,他們都不是學政治出身,難道接任閣揆大位,都是藐視政治專業?蒙藏委員會長期以來擔任委員長的皆非藏族或蒙古族人,是否也是藐視民族專業?曾任國防部部長的蔡明憲專業在法律、政治、外交,楊念祖專業在社會學,是否也是藐視國防專業?僑務委員會委員長亦長期非相關專業者接任,是否也是藐視專業?

最後再試問提出此言論的曾銘宗,長期專業在財政、金融,何以有能力任中國國民黨不分區立法委員?又如何在質詢台上監督政府呢?再看看「永遠反對民主進步黨任何政策」的《中國時報》,現在經營者是以做餅乾起家的旺旺集團,請問插手媒體業這是不是「藐視媒體專業」呢?顯然,更大多數民眾對於顧立雄接掌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是給予好評,認為他能超然於當前的金融體系,更能管束被外界憎惡的「金融幫」、「財經幫」,以大刀闊斧的性格,徹底改善台灣金融秩序的3大亂象與弊病,分別為「家族化及產金不分」、「金融監理常球員兼裁判」、「賣弄『專業』變『話術』」,是否能眾望所歸,請國人同胞拭目以待。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