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踢爆】臺灣華岡藝術學校遭政府認證 「學生代表」過往長期黑箱產生

  •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 26 Mar, 2017
專案中心 發自臺灣     
Published time:   26 March, 2017 00:35
Edited time:  26 March, 2017 00:35
華岡藝術學校學生會籌備委員會前主席「周子愉」拿出一份密等公函,直指華岡藝術學校當年的違法行徑已被臺北市政府教育局「秘密認證」。(攝影:專案中心)
氣溫驟降到了攝氏13度,天剛濛濛亮,一位身穿藍色風衣的男子走進了這棟空蕩的樓層內,他是曾任「華岡藝術學校學生會籌備委員會主席」的「周子愉」,現在就讀「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一年級」。只見他手中抱著一份黃色牛皮紙袋,裡面裝著這些日子以來,他與「華岡藝術學校」交手的多份文件資料。4個月前,甫從「華岡藝術學校」離開的學生周子愉,在「財團法人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的陪同之下,出面召開記者會,控訴以「校長丁永慶」為首的「華岡藝術學校校方當局」長期侵害學生言論、集會、結社自由,甚至以「挑動臺灣海峽兩岸政治敏感神經」為由,由校長丁永慶親自指揮公審他。事隔大半年,如今取得了一些進展。「臺北市政府教育局」終於派專員前往「華岡藝術學校」進行實質訪談調查,認定「華岡藝術學校」在對於周子愉的多項處理上,有明顯的「重大瑕疵」,甚至違反法律與相關法定程序。
華岡藝術學校學生會籌備委員會前主席周子愉,目前就讀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影像合成:專案中心)

揭發校方當局「違法」卻被懲處「大過」

在取得相關文件後,本刊與周子愉取得聯繫,並同意接受採訪。周子愉表示,他在今年(西元2016年)的年初無意間發現,當時他所就讀的「華岡藝術學校」校內,竟然有所謂的「學生代表」,這讓他相當吃驚,因為自從他踏進這所學校開始,學校端從未舉辦過任何有關的選舉,那麼這名「學生代表」究竟何來?由於這名「學生代表」具有相當大的權力,能參與攸關眾多學生權益的「校務會議」、「學生獎懲委員會」以及「學生申訴評議委員會」,如果沒有經過「全體學生選舉產生」,又如何產生「合法合理權威」的正當性呢?因此,他決定在高中生涯的最後一個學期籌辦「學生會」。

然而,籌辦之路並沒有想像中的順遂,他試圖透過「網際網路」以及「體制內」的雙重力量進行改革,但「華岡藝術學校校方當局」很快地成立一個名為「華岡藝術學校學生自治委員會」的組織,試圖製造「鬧雙胞」的現象。儘管「周子愉」試圖與教務處主任「黃千芷」進行2次對談,但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就在第2次對談的當天,學校秘密舉行了一場「學生獎懲委員會」,並以做出一次「大過」的懲處,且僅以「」作為理由,當中並未提供事實與證據。據事後「財團法人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致電時任「華岡藝術學校」學務處主任「張玲玲」的詢答內容,此次的懲處是因為周子愉在網際網路中公開揭露「學生代表『黑箱產生』」、「造成校方很大的困擾」而遭處理。爾後,「周子愉」依循行政救濟方式,在規定20天期限內遞交「申訴書」,卻遭時任「華岡藝術學校學生申訴評議委員會」主席「黃千芷」與輔導教師「吳鳳美」聯手駁回,直接認定其「超過期限」,不予受理。然而,「周子愉」表示,校方當局主張以「收受日期」進行計算,竟然是使用「行政訴訟」的相關規定,整起案件根本還在行政程序階段,校方當局明顯「刻意」違反《行政程序法》的規範,事後也從未道歉認錯,依然堅持己見。

今年(西元2016年)05月01日,由中國《浙江衛視》與《愛奇藝》聯手打造的節目〈我去上學啦〉抵達臺灣,並在隔天入「華岡藝術學校」進行為期一週的節目錄製,而參與錄影的還包括來自中國的演藝人員「鹿晗」、「張丹峰」、「薛之謙」、「張偉」、「張慧雯」以及唯一來自臺灣的演藝人員「陳嘉樺」。「當天晚上大概18點多的時候,我就已經看到《蘋果日報》的即時新聞,表示有人檢舉『鹿晗』入境臺灣的方式違法,由於仍處於「疑似」階段,我當下的處理是暫時不轉發,直到大概晚上20點左右,看到內政部移民署方面證實此消息,我才決定提醒來自中國的演藝人員,在入境臺灣後,務必遵守我們中華民國的法律。」周子愉認真地說道。隔天一早,〈我去上學啦〉的節目製作團隊開始在學校內拆除所有已經架設好的攝影機器,宣告停止錄影,並離開臺灣,當天包含「鹿晗」在內的演藝人員也未現身。周子愉表示,就在當天下午第一節課,剛上課不到十分鐘,總務處的李姓工友便到教室來,在沒有確切說明原因的情況下,將他帶到了地下室的一間術科教室。周子愉指出,包括校長「丁永慶」、學務處主任「張玲玲」、教務處主任「黃千芷」、戲劇科主任「殷雪梅」……等校方重要成員也在其中,而校長更是以相當不理智的行為模式,對他進行批判,並將〈我去上學啦〉的原罪,怪到了「周子愉」身上,認定其「刻意挑動臺灣海峽兩岸政治敏感神經」,更以巨大壓力,逼迫其公開道歉,甚至中止「華岡藝術學校學生會」的「籌備工程」。

接下來幾週內,校長本人更帶動全校學生,在校內透過「網際網路」以及在校內牆上張貼這種污辱性的標語,認定並指稱其為「政治狂熱份子」,甚至引爆不同科系與班級學生之間的言論與肢體衝突。最後甚至召開「學生獎懲委員會」祭出2大過加上2小過的懲處。周子愉指出,這次的會議根本無效,除了學生代表「非經全校選舉產生」違反法律外,原本應該是當然委員的學生事務處生活輔導組組長,竟然在旁擔任會議記錄,並非委員之一,原當然委員的「輔導室代表」竟也未出現在委員名單中。周子愉痛斥,違反程序正義,何來實質正義?接著,校方更粗糙透過「期末學務會議」,就以「學習表現不佳」做為理由,祭出「留校察看」懲處,離譜至極。
華岡藝術學校現任校長丁永慶在職18年,近年來與中國政府接觸頻繁。(翻攝畫面:華岡藝術學校)

華岡藝術學校近年向中國靠攏

面對種種不平,周子愉表示,其實這一次《浙江衛視》與《愛奇藝》聯手打造的節目〈我去上學啦〉並非第一個進入華岡藝術學校拍攝的中國節目,早在前年(西元2015年)08月20日,由《東南衛視》首播的〈為母校而戰〉第8集節目就已經開始,而且巧妙的是,這兩個節目在介紹華岡藝術學校的所在位置時,皆在畫面打出大大的「中國臺灣」,周子愉氣憤表示,這相當難以接受,華岡藝術學校竟淪為中國對臺灣的「統戰工具」之一。此外,周子愉還爆出,華岡藝術學校現任校長丁永慶近年來更是頻頻往返中國,甚至有種種跡象可判斷其可能與中國政府有進行接觸。

周子愉拿出資料直指,校長丁永慶在接受《新華通訊社》記者專訪時竟說出,「學藝術表演在臺灣已經沒有空間」、「希望華岡藝術學校在中國生根、開分校」……等言論,令人傻眼。周子愉嗆道:「如果國家主權、尊嚴,都可以因為一己之私而委屈求全、被任意踐踏,那請丁永慶校長將華岡藝術學校整個移植到中國好了!」除上述外,對於「華岡藝術學校讓學生參與有關中國的演出」還包括西元2014年08月24日舉行的「第五屆海峽兩岸青年舞蹈嘉年華」、前年(西元2015年)02月02日舉行的「2015海峽兩岸少兒音樂交流演唱會-快樂的歌聲向前走」以及去年01月13日舉辦的「〈流行之王第二季〉臺灣站選秀」……等。其中,西元2014年的那場節目的尾聲演出標題竟然是「兩岸一家親」,不僅如此,演出的批准單位更是「中國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協辦單位也是具有濃厚「特定政治意識形態」的「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晉江市委員會」。周子愉質疑,中國此舉形同對臺灣進行「文化統戰」。

此外,周子愉繼續爆料,他指出丁永慶校長在他求學的這3年,親自兼任學校總務處主任,確切的兼任時間可能更長。周子愉搬出法條:「《私立學校法》第44條是為了要讓私立學校財務相關的職務能獨立運行,不受董事會任何成員或校長與其近親獨攬掌控,導致財務出現偏差,因而設立。該條文既然已經明文禁止『校長之配偶及三親等以內血親、姻親,不得擔任所設私立學校承辦總務、會計、人事事項之職務』,則『校長』本身猶甚前者,因此在法學論證上適用『舉輕明重』的法理,也就是論理解釋中的『當然解釋』當然禁止。」他表示,此案已向臺北市政府教育局檢舉,目前仍立案調查中。

對於自己的案子因「臺北市政府訴願審議委員會」引用司法院〈釋字382號〉解釋文,認為因沒有遭退學、輔導轉學或休學,不符救濟的要件予以駁回,周子愉表示,全案目前已上訴「臺北高等行政法院」進行審理,希望法官能停止審判,聲請大法官釋憲,破除「特別權力關係」理論,保障高級中等學校以下學生能在遭到學校不當懲處時,有應當的救濟權利,希望自己是校園威權體制的最後一個受害者。

評論  評論須知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14 May, 2017
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學生、華岡藝術學校學生會籌備委員會前主席周子愉今再度踢爆,華岡藝術學校校長丁永慶長期違法兼代總務主任一案,在今年(西元2017年)年初像臺北市政府教育局舉發後,終於在4個月後有了進展,在教育部函示臺北市政府教育局後,正式認定華岡藝術學校校長丁永慶的行為違法,並要求華岡藝術學校應盡快遴聘總務主任。「為何這3年難道都沒有發現這項違法情況?督學難道是在督假的?」儘管真相看似明朗,但周子愉仍嚴厲質疑臺北市政府教育局,他認為這不僅僅是華岡藝術學校校長丁永慶的責任,身為主管機關未盡督導之責,也應當負起責任。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29 Apr, 2017

國家的基本要素含括主權、人民、政府及領土四部分,臺灣即具備上述之條件,故當屬主權獨立之國家,然因歷史原故,以致臺灣長年來於國際間受到中國政府打壓,處於弱勢。無論是中國外交部或國務院臺灣辦公室,所持之立場不外呼反對臺灣獨立、臺灣是中國自古皆不可分割的一不分、臺灣是中國之故有疆土、臺灣與中國皆是中華民族與炎黃子孫……等,並以大國之外交手段,阻止臺灣發展外交、參與國際事務。如依此說,美利堅合眾國即屬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的一部分,甚至為更多國家領土之延伸。國家之主體,絕非以「單一民族」所構成,即便中國高喊之「中華民族」,是含括漢族、滿族、蒙古族、回族、藏族、苗族、瑤族……50多個種族,亦非單一性民族。臺灣人即便含括所謂「中華民族」之血緣,然也含括南島語系之原住民(俗稱「平埔族」與「高山族」)、大和民族(臺灣日本統治時期)……等族群血緣。故臺灣乃多元化之民族融合,絕非單單「中華民族」可解釋。

 

自馬英九上任中華民國第12任與第13任總統開始,其與執政之中國國民黨,在政策上極力向中國靠攏,如「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CSSTA)」……等,正因如此,導致沉默多年的「學生運動」、「社會運動」如火如荼地在全臺各地爆發,「野草莓學運」、「三一八運動」、「反高中課綱微調運動」接種而至。當「天然獨世代」開始投入臺灣社會之中,對於自己國家身份的認同亦更加強烈。面對「一黨專政」體制下的中國步步進逼,臺灣的青年世代開始擔憂臺灣會變成下一個香港,未來最引以為傲的「民主法治」、「言論自由」遭到限縮、打壓、經濟上太過倚靠中國,未「分散風險」,以致未來只要中國一縮手,臺灣勢必「乖乖回歸祖國」,完成中國共產黨口中「和平統一的大業」。根據國立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自西元1994年至去年(西元2016年)06月的民意調查,支持「盡快統一」與「偏向統一」的比例明顯大幅下滑,反到「偏向獨立」與「盡快獨立」的比例明顯上升,儘管支持「永遠維持現狀」這個選項的比例仍維持高點,然依此趨勢的變化,未來傾向「獨立」立場的民眾將會成為「完成主流」的意識價值。除此之外,對於自我是臺灣人或中國人之認同,更加明顯地顯示,多數人民的對於自我認同之價值。原本主流認同自我為「臺灣人」的民調居於高位,然而自西元1997年開始,「臺灣人」這個選項的比例開始大幅提升,到了西元2008年中國國民黨重奪執政權後,認同自我是「臺灣人」超過「是臺灣人亦是中國人」之比例,至今,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比例已微乎其微。綜上論述,足見多數臺灣民意之趨勢,中國愈打壓,臺灣人對於「獨立」的渴望反到更加高漲。

 

中國近年來步步進逼,除靠政治、經濟、文化,企圖統戰臺灣,軍事上更從未放棄以武力犯臺。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委員、中國人民解放軍南京軍區前副司令員、退役中將王洪光於今年(西元2017年)03月03日接受《旺報》專訪時表示,臺灣情勢現在非常危急,島內臺獨勢力已經出現5個不可逆轉的趨勢,因此現在已經到了以武力或武力威脅統一臺灣的時候,而且時間就在2020年之前。王洪光此話並非空穴來風,根據西元2012年、西元2013年及西元2016年,美國國防部發布之《中華人民共和國軍事發展報告書》皆指出,中國有超過1100枚短程彈道飛彈部署係針對臺灣。然就在本月(西元2017年04月)27日,美軍太平洋司令哈里·哈里斯更在聯邦眾議院軍事委員會上進一步表示,隨著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支出與能力逐年增加、臺灣自我防衛的能力在遞減,「我們必須繼續協助臺灣防衛它自己,並展示美國的決心,中國任何企圖以武力迫使臺灣人民統一的作為都是不可接受的。」足見臺灣的民主體制要不被中國的獨裁體制「赤化」,唯有加強自我防衛能力,而此能力並非一味發展陸軍、海軍以及空軍體系,應適才適所,且發展強而有力的第四軍種-網路部隊,在戰事爆發時,迅速癱瘓敵方電子通訊設備及相關軍事設施,至為重要。

 

與臺灣比鄰之香港,自西元1997年政權由「聯合王國」移交至「中國」手中後,儘管事前發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與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政府關於香港問題之聯合聲明》,事後亦建構《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使「香港」政治與經濟維持「民主」與「資本主義」之現狀。然近年來,中國政府不斷侵害香港人民的眾多基本權利,甚至常態性越界逮捕香港內部異議或反共人士,亦促使「全民行動,反對洗腦,07月29日,萬人大遊行」、「雨傘革命」、「魚蛋革命」等等的「社會運動」全面爆發,以往鮮少提及的「香港獨立」主張,近期不斷浮上檯面,從這幾次的「香港立法會」與「香港區議會」的選舉便可一瞧端倪,主張「民主自決」的「本土派」勢力顯然逐步崛起。

 

今年(西元2016年)07月中旬,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才因「政治審查」立法會參選人「國家認同」與「意識形態」,而遭多數香港人民與外界輿論嚴厲批判。然而就在選舉過後,多名「本土派」議員宣誓就任時,因其言論及行為觸怒中國當局,而促成更大一段風波。「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跳過「正常法律程序」,搶在香港法院判決「這些議員資格是否失效」前,直接強行「釋法」,也就是解釋這一套《香港基本法》。然而,這正凸顯了中國政治體制的亂象。一般在正常的民主體制國家中,「解釋法律」的權責係屬司法體系的「憲法法庭」,然而中國的「人民民主專政」制度,卻將政治制度極度混淆,原應屬「立法體系」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卻可「解釋法律」,再加上中國現行的司法體系最高單位的「最高人民法院」之成員組成,亦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決定,如此已凸顯中國在權力分立上顯然極為不明,故何以有「合法合理權威」存在?

 

胡適先生在《致羅爾綱的信》一書中提到:「爭取個人的自由,就是爭取國家的自由……」如果人民沒有了自由,沒有「天賦人權」所保障之言論自由、出版自由、集會結社自由,這個政府體制所述說的「民主」,皆屬謊言。當前由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下的中國,乃最佳例證。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