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踢爆】臺灣華岡藝術學校遭政府認證 「學生代表」過往長期黑箱產生

  •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 26 Mar, 2017
專案中心 發自臺灣     
Published time:   26 March, 2017 00:35
Edited time:  26 March, 2017 00:35
華岡藝術學校學生會籌備委員會前主席「周子愉」拿出一份密等公函,直指華岡藝術學校當年的違法行徑已被臺北市政府教育局「秘密認證」。(攝影:專案中心)
氣溫驟降到了攝氏13度,天剛濛濛亮,一位身穿藍色風衣的男子走進了這棟空蕩的樓層內,他是曾任「華岡藝術學校學生會籌備委員會主席」的「周子愉」,現在就讀「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一年級」。只見他手中抱著一份黃色牛皮紙袋,裡面裝著這些日子以來,他與「華岡藝術學校」交手的多份文件資料。4個月前,甫從「華岡藝術學校」離開的學生周子愉,在「財團法人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的陪同之下,出面召開記者會,控訴以「校長丁永慶」為首的「華岡藝術學校校方當局」長期侵害學生言論、集會、結社自由,甚至以「挑動臺灣海峽兩岸政治敏感神經」為由,由校長丁永慶親自指揮公審他。事隔大半年,如今取得了一些進展。「臺北市政府教育局」終於派專員前往「華岡藝術學校」進行實質訪談調查,認定「華岡藝術學校」在對於周子愉的多項處理上,有明顯的「重大瑕疵」,甚至違反法律與相關法定程序。
華岡藝術學校學生會籌備委員會前主席周子愉,目前就讀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影像合成:專案中心)

揭發校方當局「違法」卻被懲處「大過」

在取得相關文件後,本刊與周子愉取得聯繫,並同意接受採訪。周子愉表示,他在今年(西元2016年)的年初無意間發現,當時他所就讀的「華岡藝術學校」校內,竟然有所謂的「學生代表」,這讓他相當吃驚,因為自從他踏進這所學校開始,學校端從未舉辦過任何有關的選舉,那麼這名「學生代表」究竟何來?由於這名「學生代表」具有相當大的權力,能參與攸關眾多學生權益的「校務會議」、「學生獎懲委員會」以及「學生申訴評議委員會」,如果沒有經過「全體學生選舉產生」,又如何產生「合法合理權威」的正當性呢?因此,他決定在高中生涯的最後一個學期籌辦「學生會」。

然而,籌辦之路並沒有想像中的順遂,他試圖透過「網際網路」以及「體制內」的雙重力量進行改革,但「華岡藝術學校校方當局」很快地成立一個名為「華岡藝術學校學生自治委員會」的組織,試圖製造「鬧雙胞」的現象。儘管「周子愉」試圖與教務處主任「黃千芷」進行2次對談,但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就在第2次對談的當天,學校秘密舉行了一場「學生獎懲委員會」,並以做出一次「大過」的懲處,且僅以「」作為理由,當中並未提供事實與證據。據事後「財團法人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致電時任「華岡藝術學校」學務處主任「張玲玲」的詢答內容,此次的懲處是因為周子愉在網際網路中公開揭露「學生代表『黑箱產生』」、「造成校方很大的困擾」而遭處理。爾後,「周子愉」依循行政救濟方式,在規定20天期限內遞交「申訴書」,卻遭時任「華岡藝術學校學生申訴評議委員會」主席「黃千芷」與輔導教師「吳鳳美」聯手駁回,直接認定其「超過期限」,不予受理。然而,「周子愉」表示,校方當局主張以「收受日期」進行計算,竟然是使用「行政訴訟」的相關規定,整起案件根本還在行政程序階段,校方當局明顯「刻意」違反《行政程序法》的規範,事後也從未道歉認錯,依然堅持己見。

今年(西元2016年)05月01日,由中國《浙江衛視》與《愛奇藝》聯手打造的節目〈我去上學啦〉抵達臺灣,並在隔天入「華岡藝術學校」進行為期一週的節目錄製,而參與錄影的還包括來自中國的演藝人員「鹿晗」、「張丹峰」、「薛之謙」、「張偉」、「張慧雯」以及唯一來自臺灣的演藝人員「陳嘉樺」。「當天晚上大概18點多的時候,我就已經看到《蘋果日報》的即時新聞,表示有人檢舉『鹿晗』入境臺灣的方式違法,由於仍處於「疑似」階段,我當下的處理是暫時不轉發,直到大概晚上20點左右,看到內政部移民署方面證實此消息,我才決定提醒來自中國的演藝人員,在入境臺灣後,務必遵守我們中華民國的法律。」周子愉認真地說道。隔天一早,〈我去上學啦〉的節目製作團隊開始在學校內拆除所有已經架設好的攝影機器,宣告停止錄影,並離開臺灣,當天包含「鹿晗」在內的演藝人員也未現身。周子愉表示,就在當天下午第一節課,剛上課不到十分鐘,總務處的李姓工友便到教室來,在沒有確切說明原因的情況下,將他帶到了地下室的一間術科教室。周子愉指出,包括校長「丁永慶」、學務處主任「張玲玲」、教務處主任「黃千芷」、戲劇科主任「殷雪梅」……等校方重要成員也在其中,而校長更是以相當不理智的行為模式,對他進行批判,並將〈我去上學啦〉的原罪,怪到了「周子愉」身上,認定其「刻意挑動臺灣海峽兩岸政治敏感神經」,更以巨大壓力,逼迫其公開道歉,甚至中止「華岡藝術學校學生會」的「籌備工程」。

接下來幾週內,校長本人更帶動全校學生,在校內透過「網際網路」以及在校內牆上張貼這種污辱性的標語,認定並指稱其為「政治狂熱份子」,甚至引爆不同科系與班級學生之間的言論與肢體衝突。最後甚至召開「學生獎懲委員會」祭出2大過加上2小過的懲處。周子愉指出,這次的會議根本無效,除了學生代表「非經全校選舉產生」違反法律外,原本應該是當然委員的學生事務處生活輔導組組長,竟然在旁擔任會議記錄,並非委員之一,原當然委員的「輔導室代表」竟也未出現在委員名單中。周子愉痛斥,違反程序正義,何來實質正義?接著,校方更粗糙透過「期末學務會議」,就以「學習表現不佳」做為理由,祭出「留校察看」懲處,離譜至極。
華岡藝術學校現任校長丁永慶在職18年,近年來與中國政府接觸頻繁。(翻攝畫面:華岡藝術學校)

華岡藝術學校近年向中國靠攏

面對種種不平,周子愉表示,其實這一次《浙江衛視》與《愛奇藝》聯手打造的節目〈我去上學啦〉並非第一個進入華岡藝術學校拍攝的中國節目,早在前年(西元2015年)08月20日,由《東南衛視》首播的〈為母校而戰〉第8集節目就已經開始,而且巧妙的是,這兩個節目在介紹華岡藝術學校的所在位置時,皆在畫面打出大大的「中國臺灣」,周子愉氣憤表示,這相當難以接受,華岡藝術學校竟淪為中國對臺灣的「統戰工具」之一。此外,周子愉還爆出,華岡藝術學校現任校長丁永慶近年來更是頻頻往返中國,甚至有種種跡象可判斷其可能與中國政府有進行接觸。

周子愉拿出資料直指,校長丁永慶在接受《新華通訊社》記者專訪時竟說出,「學藝術表演在臺灣已經沒有空間」、「希望華岡藝術學校在中國生根、開分校」……等言論,令人傻眼。周子愉嗆道:「如果國家主權、尊嚴,都可以因為一己之私而委屈求全、被任意踐踏,那請丁永慶校長將華岡藝術學校整個移植到中國好了!」除上述外,對於「華岡藝術學校讓學生參與有關中國的演出」還包括西元2014年08月24日舉行的「第五屆海峽兩岸青年舞蹈嘉年華」、前年(西元2015年)02月02日舉行的「2015海峽兩岸少兒音樂交流演唱會-快樂的歌聲向前走」以及去年01月13日舉辦的「〈流行之王第二季〉臺灣站選秀」……等。其中,西元2014年的那場節目的尾聲演出標題竟然是「兩岸一家親」,不僅如此,演出的批准單位更是「中國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協辦單位也是具有濃厚「特定政治意識形態」的「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晉江市委員會」。周子愉質疑,中國此舉形同對臺灣進行「文化統戰」。

此外,周子愉繼續爆料,他指出丁永慶校長在他求學的這3年,親自兼任學校總務處主任,確切的兼任時間可能更長。周子愉搬出法條:「《私立學校法》第44條是為了要讓私立學校財務相關的職務能獨立運行,不受董事會任何成員或校長與其近親獨攬掌控,導致財務出現偏差,因而設立。該條文既然已經明文禁止『校長之配偶及三親等以內血親、姻親,不得擔任所設私立學校承辦總務、會計、人事事項之職務』,則『校長』本身猶甚前者,因此在法學論證上適用『舉輕明重』的法理,也就是論理解釋中的『當然解釋』當然禁止。」他表示,此案已向臺北市政府教育局檢舉,目前仍立案調查中。

對於自己的案子因「臺北市政府訴願審議委員會」引用司法院〈釋字382號〉解釋文,認為因沒有遭退學、輔導轉學或休學,不符救濟的要件予以駁回,周子愉表示,全案目前已上訴「臺北高等行政法院」進行審理,希望法官能停止審判,聲請大法官釋憲,破除「特別權力關係」理論,保障高級中等學校以下學生能在遭到學校不當懲處時,有應當的救濟權利,希望自己是校園威權體制的最後一個受害者。

評論  評論須知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27 Jun, 2017
《維基百科》共同創辦人之一、維基媒體基金會理事會榮譽主席的吉米·威爾斯,今年(西元2017年)04月16日推出尤其個人建構的獨立計畫《維基論壇報》,吉米·威爾斯受訪時表示,《維基論壇報》是「由大眾撰寫、給大眾閱讀的新聞」,並誓言打擊假新聞。而《維基論壇報》網站上線後,目標聘請10名全職記者,提供免費的新聞報導給公眾閱讀。未來,《維基論壇報》將結合全職記者與公民記者的力量,由專職記者撰文報道,公民記者進行修訂潤飾,使記者和讀者可一同監察,使真相愈趨明朗。上月(西元2017年05月)31日,《維基論壇報》正式募得10名全職記者的薪資,近日將啟動營運。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26 Jun, 2017
台灣的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要查我的爆料,另依《銀行法》規定,散布不實流言,損害銀行信用者,最重得吃上5年牢飯,得併科1000萬罰金。

我在這邊向大家認錯,我之前寫說「TMT Procurement Corp」資本額幾百萬。《兆豐商業銀行》就借了10億無擔保品信用貸款是錯誤的資訊。我翻找了資料,「TMT Procurement Corp」的資本額根本沒有幾百萬,只有25000元美金!不是2500萬美金,是25000元美金!不到新台幣100萬就借了10億!而且之前有人說,就算他資本額低又怎樣?搞不好名下資產很多,搞不好有價值幾百億的船或是土地,借10億剛好而已。資本額算什麼?所以查了一下,這間公司不管是成立以後,貸款的時候到現在⋯⋯名下資產是0,就是沒有資產!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要不要查一下我說的對不對?

我承認我好羨慕、好忌妒也很傷心,為什麼銀行不借10億給我?想到翻來覆去晚上睡不著,覺得上天待我太不公平⋯⋯翻著翻著就找到了一張照片,才知道為什麼人家借的到我借不到。蔡友才先生,紅酒好喝嗎?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