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特赦組織公布調查報告 敘利亞5年絞刑秘密處決1.3萬人

  •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 11 Feb, 2017
政治中心 發自臺灣     
Published time:   11 February, 2017 23:07
Edited time:  11 February, 2017 23:07
「Saydnaya軍事監獄」遭「國際特赦組織」指控長期虐囚、濫殺異議份子。(影像合成:政治中心)
「國際特赦組織」本月(西元2017年02月)07日公佈一份調查報告,內文顯示,位於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北方郊區的「Saydnaya軍事監獄」從西元2011年開始到西元2015年,也就是自敘利亞爆發內戰以來,秘密以「絞刑」處決了逾1.3萬名的囚犯。此外,「國際特赦組織」還調查出,囚犯在關押期間,會遭到獄方以「非法」、「不人道」的慘忍方式進行「虐待」,同時直指整起事件的背後,來自以「巴沙爾·阿薩德」為首、長期獨裁專政的「阿拉伯敘利亞共和國政府」,同時痛批,這根本是在執行一項「泯滅人性」的政策。
「國際特赦組織」公佈調查報告,直指敘利亞政府當局侵害人權、泯滅人性。(翻攝:國際特赦組織)

「非法審判」、「毒打」、「強暴」……等「虐囚」行為仍在進行

「國際特赦組織」對於「Saydnaya軍事監獄」的84名相關人員,其中包括曾遭拘禁者、警衛、官員,甚至是法官、律師以及醫生進行訪談。一名前法官回憶,行刑者會將「死刑犯」懸吊約10至15分鐘,而對於年幼的嫌犯,則會另外將他們往下拉,並扭斷脖子,直至死亡。一位前警衛也表示,「Saydnaya軍事監獄」不僅僅是濫殺一個人的性命,更是一個「泯滅人性」的地獄。不僅如此,這項調查報告中還指出,這5年間,獄卒每週會有2次到牢房,點名20至50名不等的囚犯,帶往首都「大馬士革」的「軍事戰地法庭」進行「非法」審判。此外在監獄中,警衛在給囚犯們食物時,經常是扔到地上,讓食物沾滿了灰塵和血,囚犯們甚至有時會「遭到強暴」或「被迫互相強暴」,讓「國際特赦組織」痛批,這些惡劣行徑,根本已觸犯「戰爭罪」與「違反人道罪」。

另外,報告中還指出,獄方處決囚犯的時間,通常在每週二的零時至凌晨三時之間進行。首先,獄卒會先在前一日欺騙囚犯「要換監獄」,實為將囚犯蒙上雙眼,秘密帶往地下室,並對其毆打3至4小時,直到隔日凌晨才對囚犯處以絞刑。行刑後,獄方則會將屍體運至「軍醫院」登記,而登記的死亡原因通常為「呼吸系統疾病」或「心臟衰竭」,最後再運往「大馬士革」南部郊區的一處「大型墳墓」進行集體掩埋。根據目擊者指稱,遭到處決的囚犯,大多為「反『巴沙爾·阿薩德』政權」的公民。「國際特赦組織」最後也聲明,從西元2015年底開始,已無法再獲得「Saydnaya軍事監獄」的相關消息。
「伊斯蘭國」的崛起與壯大,絕非「突如其來」,背後的歷史恩怨或許不是我們所能全盤了解的。(翻攝:《Halab》)

累積近1400年恩怨 鑄造當今「伊斯蘭國」

「國際特赦組織」此次的公佈的調查報告中,也同樣對多個「激進伊斯蘭教武裝組織」嚴重侵犯人權、對待俘虜的手段,包括「努斯拉陣線」、「伊斯蘭國」……等,列為「戰爭犯」。

其實,位於西亞的多個「激進伊斯蘭教武裝組織」在近幾年內快速崛起,並非一時一刻鑄造而成。由於「伊斯蘭教」與「基督教」、「天主教」、「猶太教」皆為「一神信仰」的宗教,且發源地皆為「耶路撒冷」,因此從9世紀開始,羅馬帝國派出「十字軍」東征他們口中的「聖城」-耶路撒冷時,雙方的仇恨日益加深。到了18世紀,歐洲各列強開始在世界各地實施殖民統治,當然也包括西亞的阿拉伯半島,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民族自決聲浪高漲,才得以獨立建國。由於此一地帶握有豐厚的石油資源,加上甫獨立的各國多半仍為「專制政體」,使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國家」相當嗤之以鼻,也因此多次組織「聯軍」發動戰事。然而,對於這些以「伊斯蘭教」為基礎的國家來說,如此的行徑並非「幫助」,而是「干預他們的國內事務」,再加上長期累積的仇恨心里,使得當中的極端派系屢屢向美國、聯合王國、法國……等「西方世界國家」發動「恐怖攻擊」,尤其以近年來做大的「伊斯蘭國」最具代表,不僅招募龐大的「伊斯蘭教信徒」,甚至透過網際網路號召、串連,吸引「西方世界國家」的部分人士自告奮勇投奔、效忠,成為一大隱憂。

西元1974年04月25日於葡萄牙爆發的「康乃馨革命」,引爆「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一路從南歐延燒自東亞,然而卻在西亞的「伊斯蘭教世界」中碰到了瓶頸,「獨裁政權」不緊未因此而倒臺,反倒激化了宗教與文化上的衝突,這或許也應該納入「西方世界國家」看待「伊斯蘭教世界」的政策角度。

評論  評論須知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14 May, 2017
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學生、華岡藝術學校學生會籌備委員會前主席周子愉今再度踢爆,華岡藝術學校校長丁永慶長期違法兼代總務主任一案,在今年(西元2017年)年初像臺北市政府教育局舉發後,終於在4個月後有了進展,在教育部函示臺北市政府教育局後,正式認定華岡藝術學校校長丁永慶的行為違法,並要求華岡藝術學校應盡快遴聘總務主任。「為何這3年難道都沒有發現這項違法情況?督學難道是在督假的?」儘管真相看似明朗,但周子愉仍嚴厲質疑臺北市政府教育局,他認為這不僅僅是華岡藝術學校校長丁永慶的責任,身為主管機關未盡督導之責,也應當負起責任。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29 Apr, 2017

國家的基本要素含括主權、人民、政府及領土四部分,臺灣即具備上述之條件,故當屬主權獨立之國家,然因歷史原故,以致臺灣長年來於國際間受到中國政府打壓,處於弱勢。無論是中國外交部或國務院臺灣辦公室,所持之立場不外呼反對臺灣獨立、臺灣是中國自古皆不可分割的一不分、臺灣是中國之故有疆土、臺灣與中國皆是中華民族與炎黃子孫……等,並以大國之外交手段,阻止臺灣發展外交、參與國際事務。如依此說,美利堅合眾國即屬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的一部分,甚至為更多國家領土之延伸。國家之主體,絕非以「單一民族」所構成,即便中國高喊之「中華民族」,是含括漢族、滿族、蒙古族、回族、藏族、苗族、瑤族……50多個種族,亦非單一性民族。臺灣人即便含括所謂「中華民族」之血緣,然也含括南島語系之原住民(俗稱「平埔族」與「高山族」)、大和民族(臺灣日本統治時期)……等族群血緣。故臺灣乃多元化之民族融合,絕非單單「中華民族」可解釋。

 

自馬英九上任中華民國第12任與第13任總統開始,其與執政之中國國民黨,在政策上極力向中國靠攏,如「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CSSTA)」……等,正因如此,導致沉默多年的「學生運動」、「社會運動」如火如荼地在全臺各地爆發,「野草莓學運」、「三一八運動」、「反高中課綱微調運動」接種而至。當「天然獨世代」開始投入臺灣社會之中,對於自己國家身份的認同亦更加強烈。面對「一黨專政」體制下的中國步步進逼,臺灣的青年世代開始擔憂臺灣會變成下一個香港,未來最引以為傲的「民主法治」、「言論自由」遭到限縮、打壓、經濟上太過倚靠中國,未「分散風險」,以致未來只要中國一縮手,臺灣勢必「乖乖回歸祖國」,完成中國共產黨口中「和平統一的大業」。根據國立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自西元1994年至去年(西元2016年)06月的民意調查,支持「盡快統一」與「偏向統一」的比例明顯大幅下滑,反到「偏向獨立」與「盡快獨立」的比例明顯上升,儘管支持「永遠維持現狀」這個選項的比例仍維持高點,然依此趨勢的變化,未來傾向「獨立」立場的民眾將會成為「完成主流」的意識價值。除此之外,對於自我是臺灣人或中國人之認同,更加明顯地顯示,多數人民的對於自我認同之價值。原本主流認同自我為「臺灣人」的民調居於高位,然而自西元1997年開始,「臺灣人」這個選項的比例開始大幅提升,到了西元2008年中國國民黨重奪執政權後,認同自我是「臺灣人」超過「是臺灣人亦是中國人」之比例,至今,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比例已微乎其微。綜上論述,足見多數臺灣民意之趨勢,中國愈打壓,臺灣人對於「獨立」的渴望反到更加高漲。

 

中國近年來步步進逼,除靠政治、經濟、文化,企圖統戰臺灣,軍事上更從未放棄以武力犯臺。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委員、中國人民解放軍南京軍區前副司令員、退役中將王洪光於今年(西元2017年)03月03日接受《旺報》專訪時表示,臺灣情勢現在非常危急,島內臺獨勢力已經出現5個不可逆轉的趨勢,因此現在已經到了以武力或武力威脅統一臺灣的時候,而且時間就在2020年之前。王洪光此話並非空穴來風,根據西元2012年、西元2013年及西元2016年,美國國防部發布之《中華人民共和國軍事發展報告書》皆指出,中國有超過1100枚短程彈道飛彈部署係針對臺灣。然就在本月(西元2017年04月)27日,美軍太平洋司令哈里·哈里斯更在聯邦眾議院軍事委員會上進一步表示,隨著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支出與能力逐年增加、臺灣自我防衛的能力在遞減,「我們必須繼續協助臺灣防衛它自己,並展示美國的決心,中國任何企圖以武力迫使臺灣人民統一的作為都是不可接受的。」足見臺灣的民主體制要不被中國的獨裁體制「赤化」,唯有加強自我防衛能力,而此能力並非一味發展陸軍、海軍以及空軍體系,應適才適所,且發展強而有力的第四軍種-網路部隊,在戰事爆發時,迅速癱瘓敵方電子通訊設備及相關軍事設施,至為重要。

 

與臺灣比鄰之香港,自西元1997年政權由「聯合王國」移交至「中國」手中後,儘管事前發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與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政府關於香港問題之聯合聲明》,事後亦建構《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使「香港」政治與經濟維持「民主」與「資本主義」之現狀。然近年來,中國政府不斷侵害香港人民的眾多基本權利,甚至常態性越界逮捕香港內部異議或反共人士,亦促使「全民行動,反對洗腦,07月29日,萬人大遊行」、「雨傘革命」、「魚蛋革命」等等的「社會運動」全面爆發,以往鮮少提及的「香港獨立」主張,近期不斷浮上檯面,從這幾次的「香港立法會」與「香港區議會」的選舉便可一瞧端倪,主張「民主自決」的「本土派」勢力顯然逐步崛起。

 

今年(西元2016年)07月中旬,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才因「政治審查」立法會參選人「國家認同」與「意識形態」,而遭多數香港人民與外界輿論嚴厲批判。然而就在選舉過後,多名「本土派」議員宣誓就任時,因其言論及行為觸怒中國當局,而促成更大一段風波。「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跳過「正常法律程序」,搶在香港法院判決「這些議員資格是否失效」前,直接強行「釋法」,也就是解釋這一套《香港基本法》。然而,這正凸顯了中國政治體制的亂象。一般在正常的民主體制國家中,「解釋法律」的權責係屬司法體系的「憲法法庭」,然而中國的「人民民主專政」制度,卻將政治制度極度混淆,原應屬「立法體系」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卻可「解釋法律」,再加上中國現行的司法體系最高單位的「最高人民法院」之成員組成,亦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決定,如此已凸顯中國在權力分立上顯然極為不明,故何以有「合法合理權威」存在?

 

胡適先生在《致羅爾綱的信》一書中提到:「爭取個人的自由,就是爭取國家的自由……」如果人民沒有了自由,沒有「天賦人權」所保障之言論自由、出版自由、集會結社自由,這個政府體制所述說的「民主」,皆屬謊言。當前由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下的中國,乃最佳例證。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