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室觀點】「中國國民黨」與「國家社會民族主義」血濃於水的關係

  • By Stand Media
  • 28 Dec, 2016
編輯室 發自臺灣     
Published time:   28 December, 2016 23:29
Edited time:  28 December, 2016 23:29
「德國駐華軍事顧問團總顧問」引進該國的訓練方式與武力裝備,為「蔣介石」建構德式的「機械化部隊」。(影像合成:政治中心)
西元1933年01月30日,「阿道夫·希特勒」就任德意志國的總理,「國家社會主義德國工人黨」更在同年(西元1933年)03月05號的國會選舉前夕,策動「 國會大樓縱火」,並嫁禍於包括「德國社會民主黨」、「德國共產黨」……等左翼政黨身上,且透過暴力方式予以鎮壓,並在大乘選舉後,強行通過《解決人民和國家痛苦的法例》,也就是俗稱的所謂《授權法》,允許「總理」以及「其內閣」可以任意通過任何法案,不須經由國會審議,形同將立法權完全併入行政權之中。

與此同時,「阿道夫·希特勒」開始積極擴張軍備,由於急需中國南方出產的「鎢」、「銻」等等的戰略物資,他打破了「威瑪共和時期」以來對「中國」的外交策略與關係,派出「漢斯·馮·塞克特」上將接掌「德國駐華軍事顧問團總顧問」一職,進入由「中國國民黨」一黨專政的「國民政府」體系內,對於當時的「國民革命軍」進行改造。「漢斯·馮·塞克特」引進了「威瑪共和時期」的「國家防衛軍」架構,將軍隊統一訓練,且絕對服從領袖的號令,並進一步將整體的軍事系統,成為中央集權的基石,也就是強化了「以黨領軍」的專政架構。

在「亞歷山大·馮·法肯豪森」上將接替「漢斯·馮·塞克特」成為新任的「德國駐華軍事顧問團總顧問」之後,除了輔助「蔣介石」進行一連串的「軍事訓練計劃」以及「在防線上的設計」,甚至引進了「德意志國防軍」的訓練模式,將當時的「國民革命軍」,建構德式的「機械化部隊」,成為中央精銳,而這些整編的部隊人數高達30萬人。不僅如此,「蔣介石」更看引進了「親衛隊」的特務組織模式,下令效仿組建「三民主義力行社」,也就是俗成的「藍衣社」,不僅建立諜報系統,更以此血腥打壓異議份子,鞏固「中國國民黨」的政權。其中,從該組織出身、隨後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副局長一職的「戴笠」,其殘暴手段,被外界冠上「中國希姆萊」(史上最大的劊子手)的稱號。1972年,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一位歷史系副教授「洛伊德·伊斯曼」就曾撰寫文章,將中國國民黨的「藍衣社」,形容為「建構在中國法西斯主義下」的組織。 

西元1937年夏季,「蔣介石」奉派養子「蔣緯國」隨「蔣百里」赴德國考察軍事,任少尉副官,4個月後,「蔣緯國」入伍德意志國防軍98山嶽步兵團,隔年(西元1938年)更到慕尼黑的軍官學校受訓,官拜德意志國防軍少尉,足見「蔣介石」對於「國家社會主義」這一套統治理論的迷戀。除此之外,「蔣介石」更引進被「國家社會主義德國工人黨」發揮淋漓盡致的「特別權力關係」,這套理論來自於19世紀「君主立憲體制」下的德國,在有關「行政法學」中的一套理論,也就是維護「官僚對君主的忠誠關係」。以此開始,「蔣介石」便透過這一套理論,牢牢抓住公務體系,使「公務人員」、「軍人」必須完全服從與效忠「蔣介石」的領導,若違背,便予最嚴厲之懲處、制裁,且無任何「救濟」管道與權利。

儘管,「蔣介石」在中國抗日戰爭爆發後,逐漸與「阿道夫·希特勒」疏離關係,然而這一整套的系統,仍然維持著「中華民國政府」的架構與運作,也維持了「中國國民黨」長期穩固「一黨專政」的重要原因。
「阿道夫·希特勒」與「蔣介石」並列20世紀「世界9大殺人魔」的第3名與第4名。(影像合成:政治中心)

評論  評論須知

By Stand Media 09 Sep, 2017
美國知名作家史蒂芬·金曾有一部改編成電影甚至影集的知名短篇小說,《迷霧驚魂》(The Mist),大意是一群人因室外出現充滿怪物的大霧,被困在超市時發生的許多危機、衝突,故事要傳達的意思之一,就是當人們無法看清眼前的怪物時,容易形成「未知的恐懼」,造成難以理性的思考,教育部審議中的108課綱之國語文領綱中,文言文與白話文比例之爭的迷霧也在不斷地擴大,主因是很少人以108課綱基本理念,也就是「自發」、「互動」及「共好」為基礎來討論,使文白比之爭氛圍就像迷霧一般,支持文言文的一方創造升學恐懼,支持白話文的一方提出恐怖回憶 ,雙方不斷在迷霧之中放入怪物,讓大家不敢邁出步伐,走向通往基本理念的道路,各說各話的結果也就毫不意外。
By Stand Media 07 Sep, 2017
幾天前,台灣行政院院長林全請辭,由台南市市長賴清德出馬接替,內閣也全面大洗牌。最受矚目的,莫過於現任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任委員、執業律師的顧立雄,將在新內閣改接掌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國民黨籍的現任立法委員、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前主任委員曾銘宗受訪時訕笑道:「顧立雄是司法專業卻要來擔任金管會主委,等於街上隨便抓一個人來都可以當金管會主委,是藐視金融專業。」引發討論,《中國時報》更藉機發揮,直接刊登在隔天報紙頭版頭題。但我們不經要問,曾銘宗是真的以財經角度在看此事?還是根本是沒常識的作秀呢?

切入正題前,我們先看看聯合王國的內閣,並非全部的大臣都具有相關專業。外交及國協事務大臣鮑里斯·強森以及國防大臣麥可·法隆的專業都在人文、藝術,衛生大臣傑瑞米·杭特的專業在政治、經濟,教育大臣賈斯汀·葛林寧專業在商業、財經,環境、食品和鄉村事務大臣麥可·戈夫以及運輸大臣克里斯·葛瑞林的專業都在語言、傳播⋯⋯等。難道這些大臣們都是「藐視專業」嗎?又或許你會說,這是內閣制,台灣是類雙首長制,不能混為一談。

轉回台灣,你能確定每一位民選首長、政府官員都具有相關專業嗎?蔡英文的專業並非政治,而是國際事務談判與法律,馬英九的專業也並非政治,而是國際法,陳水扁的專業也同樣是法律,李登輝的專業則是農業,試問依照同樣標準,他們有資格擔任統領全國的總統大位嗎?又或者你說這是透過民選產生,不能如此比較。那政府官員呢?曾任行政院院長的毛治國、孫運璿專業在土木工程,陳冲、林全專業在財經,陳誠、郝伯村、唐飛專業在國防、軍事,他們都不是學政治出身,難道接任閣揆大位,都是藐視政治專業?蒙藏委員會長期以來擔任委員長的皆非藏族或蒙古族人,是否也是藐視民族專業?曾任國防部部長的蔡明憲專業在法律、政治、外交,楊念祖專業在社會學,是否也是藐視國防專業?僑務委員會委員長亦長期非相關專業者接任,是否也是藐視專業?

最後再試問提出此言論的曾銘宗,長期專業在財政、金融,何以有能力任中國國民黨不分區立法委員?又如何在質詢台上監督政府呢?再看看「永遠反對民主進步黨任何政策」的《中國時報》,現在經營者是以做餅乾起家的旺旺集團,請問插手媒體業這是不是「藐視媒體專業」呢?顯然,更大多數民眾對於顧立雄接掌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是給予好評,認為他能超然於當前的金融體系,更能管束被外界憎惡的「金融幫」、「財經幫」,以大刀闊斧的性格,徹底改善台灣金融秩序的3大亂象與弊病,分別為「家族化及產金不分」、「金融監理常球員兼裁判」、「賣弄『專業』變『話術』」,是否能眾望所歸,請國人同胞拭目以待。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