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文化大學」董事會改組 牽涉「中國國民黨」派系惡鬥

  •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 24 Dec, 2016
專案中心 發自臺灣     
Published time:   24 December, 2016 21:32
Edited time:  24 December, 2016 21:32
據傳,「李傳洪」即將接手「張鏡湖」的大位,全面主導「中國文化大學」。(影像合成:專案中心)
「中國文化大學」第17屆董事會第24次會議,本週三(西元2016年12月21日)在該校「推廣教育部建國分部10樓會議室」召開,由高齡90歲的現任董事長「張鏡湖」主持。此次會議正式確定將董事席位,從現今的「15人」縮減為「11人」,據消息人士透露,表面上是為了「利於會議召開」以及「會務推動」,但事實上是以「暗盤」的方式,準備踢除前妻「穆閩珠」以及其派系,包括「洪秀柱」、「胡志強」、「焦仁和」、「蔣方智怡」共5位董事的資格,並順利將董事長大位,交予另一位董事、曾任「中國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會主席團主席」、現任「財團法人薇閣文教公益基金會」董事長的「李傳洪」。而本刊更進一步發現,這背後不僅僅是「董事會內部的鬥爭」,更牽扯「中國國民黨黨內派系間的惡鬥」。
中國文化大學的內鬥戲碼持續上演,當前「穆閩珠」派系的5席董事,明年(西元2017年)01月極可能全遭「張鏡湖」派系剿滅。(製表:專案中心)

「張鏡湖」與「穆閩珠」恩怨情仇

整起事件起源於西元2002年04月,時任「中國文化大學」校長的「林彩梅」,因為指導女兒「蘇翠芸」的碩士論文被立法委員檢舉抄襲其母著作,經「教育部學術審議會」認定,「林彩梅」指導女兒論文「有違學術倫理」,並要求「中國文化大學校方當局」議處「林彩梅」,同時撤銷其女「蘇翠芸」的碩士學位。「中國文化大學」董事長「張鏡湖」原將「林彩梅」懲處較輕的申誡了事,然而同年12月新一屆董事會召開第二次開會時,時任董事的「于宗先」和「施建生」,對於「張鏡湖」草草處理「林彩梅」的論文風波方式表達極度不滿,因此兩人當場在會議中要求免除「林彩梅」的校長職務,主席「張鏡湖」不滿,訴諸表決。然而投票的結果出乎「張鏡湖」預料,有12位董事投票要求將「林彩梅」免職,僅1票認為將「林彩梅」懲處申誡處分即可,「張鏡湖」除了當下極為憤怒,事後更多次要求重開董事會,希望能為「林彩梅」翻案,不過,部分董事以杯葛不出席方式,讓董事會屢次因為人數不足而流會,而「中國文化大學校方當局」則在隔年(西元2003年)03月才將「林彩梅」免職。

儘管「林彩梅」遭到免職,但依舊與董事長「張鏡湖」聯手主導下一屆「中國文化大學校長」的遴選名單,在聽聞曾任「行政院僑務委員會委員長」、「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董事長」的「焦仁和」有可能當選新屆校長後,兩人立刻結束在日本和韓國考察的行程,火速回臺,並要求組織「臨時學術審議委員會」,將當時不具備授教身份的資訊中心主任「李天任」升格為教授,又隨即再組織「新校長遴選委員會」,在同年(西元2003年)06月28日董事會召開前的3個小時,該委員會才遞交出3位人選,當然,「焦仁和」沒有出現在名單上,而董事會在「張鏡湖」的強力主導之下,通過由「李天任」接掌新一屆「中國文化大學校長」職務,並透過代理校長、教務長「陳純一運作,同意聘用「林彩梅」擔任「商學院院長」,並假於同年(西元2003年)08月01日走馬上任。除此之外,因涉嫌抄襲而被註銷碩士學位的「蘇翠芸」,在向「學生申訴評議委員會」採取行政救濟後,該委員會決議恢復「蘇翠芸」的學位。

同年08月18日,「中國文化大學董事會」改選新董事,對於「張鏡湖」先前袒護「林彩梅」以及強力主導「李天任」接掌校長相當不滿的一位董事、同時也是「張鏡湖」妻子的「穆閩珠」,在會前展開一連串的運籌,除了成功讓多數董事強力反對由「張鏡湖」提名、已70餘歲的「武振鷟」任新一屆董事外,更挾多數力挺的態勢,成功讓校友、時任中國國民黨籍立法委員的「洪秀柱」進入董事會,使其派系於董事會內部勢力擴增,以牽制「張鏡湖」。 此外,顯然有備而來的「穆閩珠」,更促使董事會以8票對2票,通過由其提案的「組成『專案小組』調查『林彩梅』的婚姻狀況及男女關係」。儘管「張鏡湖」安排動員商學院校友、教職員及博士班學生,在會場外力挺「林彩梅」,也在會中批評當初決議將「林彩梅」是「荒謬至極」且「違反程序」,甚至一度要讓所謂的「陳情代表」進入會場宣讀「抗議文」,但顯然遭到多數董事的阻擋,會中甚至傳出「張鏡湖」與「穆閩珠」在場內以不雅字眼互罵的情形,足見此次以「穆閩珠」為首的派系,成功圍剿「張鏡湖」。對此,「洪秀柱」在接受《無線衛星電視》記者訪問時表示,張鏡湖的「思慮應該周延一點」、「應該謹慎處理林彩梅的事」,力挺「穆閩珠」。董事之一的「焦仁和」則在接受《蘋果日報》記者詢問時表示,他「實在無法苟同」張鏡湖近來處理「林彩梅」以及其女「蘇翠芸」所引發若干問題的態度。

同年12月20日,由「穆閩珠」主導的「董事會專案小組」完成調查對「林彩梅」的調查,認定「林彩梅」和抄襲論文的其女「蘇翠芸有「共犯行為」,有損師道、破壞校譽。「董事會專案小組」更在同月(西元2003年12月)15日正式函文予該校「教師評審委員會」及「校長李天任」,指示「教師評審委員會」調查林彩梅「何以再回任商學院院長之位?」除此之外,「穆閩珠」強硬表示,「董事會專案小組」已要求「校長李天任」將此案排入同月24日舉行的「教師評審委員會」議程。在召開「教師評審委員會」的前一天,多位「中國文化大學」畢業的女性立法委員,包括時任中國國民黨籍立法委員的「洪秀柱」、「章仁香」、親民黨籍立法委員「李永萍」召開記者會,全面砲轟「林彩梅」、力挺「穆閩珠」,而這些在明白不過的表態,也埋下了「張鏡湖」日後復仇的伏筆。然而隔天召開的「教師評審委員會」,在兩派陣營強力運作、激辯6小時後,最終仍沒有結論。同年12月31日「中國文化大學」再次召開「教師評審委員會」,以15票比07票,通過「不同意解聘」商學院院長「林彩梅」的教職,並授權由「校長李天任」在隔年(西元2004年)02月01日前決定「林彩梅」是否續任「商學院院長」的行政職務,「李天任」最後決定等待該年07月份合約到期後,再決定「林彩梅」的去留。結果出爐後,「張鏡湖」隨即對 「穆閩珠」的派系成員下手,據當時某高層人士向《蘋果日報》記者透漏,曾經提供「穆閩珠」不少內部文件的董事會秘書「吳福安」遭降調為「博物館員」,月薪從新臺幣70000餘元銳減到只剩30000元,日前更遭「人事評審會」解聘;另一位「穆閩珠」派系的「江姓助教」,也遭調查。不過「穆閩珠」也不是省油的燈,其隨即部署針對「張鏡湖」的派系發動攻擊,包括「會計室主任張冠群」、「總務長唐彥博」以及「校長李天任」都已遭鎖定。據當時的消息指出,有校內人士檢舉「會計室主任張冠群」主管的帳務有問題,並提供該校帳冊予「穆閩珠」。然而,爾後便再無相關消息,風波暫告一個段落,林彩梅也在西元2004年07月獲「校長李天任」續聘。

西元2005年08月23日,「中國文化大學」舉行第15屆董事會改選,「張鏡湖」與「穆閩珠」兩派的角力再次成為焦點。「張鏡湖」所推舉的新任董事人選,包括「劉炳吉」、「程光裕」及「羅茂彬」,皆為該校退休的文職人員,多數已逾80歲高齡,在會中皆遭否決。此時,「穆閩珠」派系立刻推出「洪秀柱」、「胡志強」以及「蔣方智怡」三位人選,並以高票通過,情勢大逆轉,儘管「張鏡湖」試圖複議翻案,但仍舊挽回不了局面,「穆閩珠」成功奪權。
身為董事長的「張鏡湖」與其女「張海燕」出席「華岡藝術學校」成立40週年的校慶典禮,該典禮於「陽明山中山樓」舉行。(翻攝:華岡藝術學校)

「張鏡湖」逆轉情勢反咬「穆閩珠」

西元2009年11月06日上午8時許,「張鏡湖」再度公開槓上「穆閩珠」。「張鏡湖」以「董事會」名義,將同年(西元2009年)08月28日向「臺灣臺北地方法院」遞送的「民事起訴狀」全文貼上「中國文化大學」網站首頁的「最新公告」,原告為該校董事長「張鏡湖」,被告為其妻「穆閩珠」,訴狀事由為「請求判決離婚」,標題訂為「董事長的聲明」。訴狀中除了直指「穆閩珠」曾策動「中國文化大學董事會」免除其「董事長」職務,更指控「穆閩珠」因為其胞弟經商失敗,要求校方撥款20億援助。然遭到當時「中國文化大學」的多數教授與學生撻伐,認為「張鏡湖」此舉「公私不分」、「立下最壞的教育示範」。隔天,「張鏡湖」出席「中國文化大學校友總會」,場內戒備森嚴,甚至加碼公開點名該校董事之一的「焦仁和」:「真正一個人要講道理,怎麼能夠把另外人照片合成,毀謗人家有戀情?這個太不應該!太不應該!這個是『焦仁和』跟『穆閩珠』兩個人做的。」

西元2010年07月,「張鏡湖」向「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提告「穆閩珠」與「焦仁和」提供《蘋果日報》一張「『林彩梅』與『張鏡湖』相依偎」的合成照片,還讓照片刊上西元2003年08月06日出刊《蘋果日報》A2要聞版頭題〈醜聞校長回鍋文大當院長〉一文中。「張鏡湖」認為,「穆閩珠」當年將照片交給「焦仁和」後,由其吩咐一名「李姓職員」以「電腦影像處理編輯」後「合成」,因此對兩人提起「妨害名譽」及「偽造文書」的告訴。然承辦檢察官認為,去年(西元2009年)08月「張鏡湖」向「臺灣臺北地方法院」訴請離婚狀中已提及此事,卻直至隔年07月才向「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提告,已逾6個月的法定告訴期;偽造文書的部分,由於「穆閔珠」與「焦仁和」均否認犯行,無論是當時的「電磁紀錄」又或者「兩人的合成照」,均與《刑法》偽造文書罪中的「文書」定義不符,因此作出不起訴處分。然而,「穆閩珠」派系的勝利至此而已。

西元2011年11月,「中國文化大學董事會」補選2席董事,前總統「李登輝」任內「總統府秘書室」主任「蘇志誠」接獲「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請託,找上了時任「立法院院長」的「王金平」、「時任臺中市市長胡志強」以及教育部前部長「吳清基」……等人遊說,再與「張鏡湖」派系的董事結合,讓其順利成為「中國文化大學董事會」的一員,使得15席董事中,「尹衍樑」結合「張鏡湖」派系共握7張鐵票,促使原掌有7席的「穆閩珠」派系,因為「王金平」的介入只剩下5張鐵票。於此同時,「穆閩珠」大感震驚,4度求見前總統「李登輝」,而「李登輝」指示「穆閩珠」找「中國國民黨投資事業管理委員會前主任委員」的「劉泰英」出面協調,希望以此勸退「蘇志誠」以及「尹衍樑」,歷經半年的協商仍然談判破裂,「張鏡湖」順利奪權。

針對「張鏡湖」控告「穆閩珠」在雙方進行離婚官司後,「穆閩珠」未經其同意,擅自將夏威夷銀行帳戶的「定存」提前解約,並將350多萬的美元匯入其私人帳戶,「張鏡湖」因而向法院訴請要求「穆閩珠」返還新臺幣1500萬元一案,「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於西元2012年08月15日判決「張鏡湖」勝訴,「穆閩珠」不服上訴,「臺灣高等法院」則於西元2014年03月26日判決駁回,「穆閩珠」不服再訴,全案仍在審理中,尚未定讞。然而同年(西元2014年)06月20日,針對「張鏡湖」訴請與「穆閩珠」離婚一案,「司法院最高法院」以「破鏡難重圓」為主由,判准離婚定讞,「張鏡湖」再下一城。

此外,「張鏡湖」還將苗頭對準了另一位董事「胡志強」。由於「胡志強」還有另一個身份,也就是時任「臺中市市長」,公務繁忙,因此長期依法定程序事先請假,然也間接造成了「中國文化大學董事會」的會議,經常因為人數不足法定員額而流會,教育部評鑑為「重大缺失」。由於「張鏡湖」逐漸實質重掌「董事會」,使得「穆閩珠」派系的人馬經常杯葛會議,阻擋「張鏡湖」派系順利運作,且剛好因為「胡志強」的「長年缺席」,讓「胡志強」被「張鏡湖」同樣視為「穆閩珠」的派系,再加上有傳言指出,「胡志強」連任「臺中市市長」的選情不樂觀,很有可能在卸任後進而奪取「中國文化大學董事長」一職,因此決定在西元2013年10月02日,以「董事會名義」,在未經決議的情況下,突襲發函「胡志強」,告知將其解除董事職務,並在隔年(西元2014年)01月22日的董事會上通過,並安排時任「海峽兩岸和平統一促進會會長」的前立法委員「郭俊次」遞補「胡志強」董事職缺。然而,此舉引發「穆閩珠」派系的不滿,認為「張鏡湖」違反「正當法律程序」,隨即由「焦仁和」出面控告「中國文化大學」,最終法院判決「撤銷胡志強的董事職位」屬於無效。

就在「胡志強」的問題鬧得不可開交之時,另一位董事「陸以正」宣布辭去職務,使得「穆閩珠」派系占了董事會的1/3席次。依據法規,重大議案必須2/3以上董事出席,1/2以上董事同意才得通過,因此這1席至關重要,如「穆閩珠」派系奪得此席,將擁有絕對的反制力量,得長期癱瘓「張鏡湖」的運作;如「張鏡湖」派系奪下此席,將完全掌控「董事會」。為此,「張鏡湖」曾致函各董事,暗指「穆閩珠」意圖與「中國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聯手,一舉奪下其董事長大位,甚至已托人直接致電「中國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證實此事。由於此事非同小可,有董事將相關函件檢附給時任「教育部部長」的「吳思華」,以「事關國家安全」為由,希望教育部徹查。於此同時,隸屬「穆閩珠」派系的「蔣方智怡」找上包括教育部前部長「吳清基」、國家安全會議前祕書長「蘇起」、法務部前部長「廖正豪」以及國家發展委員會前主任委員的「管中閔」,皆遭「張鏡湖」施壓,最終全遭封殺。接著,隸屬「張鏡湖」派系的中國文化大學會計室主任「張冠群」引薦具有「法務部調查局」背景的該校人事室主任「袁興夏」出線,儘管「穆閩珠」派系不斷發函予各董事,試圖阻擋,但事與願違,「袁興夏」拿下8張贊成票,成功遞補「陸以正」的董事位置,「穆閩珠」派系再次敗北。

這個月(西元2016年12月)21日15時,在高齡90歲的「張鏡湖」主導下,「中國文化大學第17屆董事會第24次會議」確定通過其提案,正式修改《財團法人中國文化大學捐助章程》第6條第1項之規定,將董事席次由15席降至11席。據內幕消息透露,「張鏡湖」此舉是將包括洪秀柱、胡志強、焦仁和、穆閩珠及蔣方智怡,一共5位「穆閩珠」派系的董事在明年(西元2017年)01月董事會改選時,徹底剷除,同時將力拱董事之一的「李傳洪」接棒,開啟「後張鏡湖時代」。
「李傳洪」若成功接下「中國文化大學董事長」一職,未來將與其「薇閣文教公益基金會」的教育體系「一條龍合併」。(製表:專案中心)

政、商、學一體化的「後張鏡湖時代」

「張鏡湖」為何會看上「李傳洪」,並決議讓其接手「中國文化大學」呢?據本刊掌握的內幕消息,「李傳洪」不僅是現任「財團法人薇閣文教公益基金會」董事長,同時曾任「中國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會主席團主席」,與「尹衍樑」同為「南懷瑾」的弟子,政、商、學關係相當良好,再加上日前與現任中國國民黨發言人的「蔡正元」營救遭「索馬利亞海盜」狹持的「沈瑞章」,並傳出其有出一部份的贖金,使得「沈瑞章」的營救成功,負面傳聞少,勢必對於未來「中國文化大學」的「招生」有一定的幫助。

就政治層面而言,「李傳洪」長期赴中國參與活動,與「中國共產黨」的關係良好,甚至在去年(西元2015年)09月03日參加由中華人民共和國舉辦的「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大會」大型閱兵,並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了面,「李傳洪」的掌權,將使未來「中國文化大學」與「中國」方面的互動能更加頻繁,且不再受「洪秀柱前往中國」的負面新聞影響。除此之外,「李傳洪」也是「財團法人二十一世紀基金會」的現任董事之一,而該基金會的現任董事長碰巧是中國國民黨前黨魁「朱立倫」的岳父「高育仁」,由於「朱立倫」與「高育仁」對「洪秀柱」長年不睦,「張鏡湖」亦趁機傳位「李傳洪」,並借力剷除「洪秀柱」以及所有「穆閩珠」派系的董事席位。

由於「李傳洪」經營的「臺北市私立薇閣高級中學」與「臺北市私立薇閣國民小學」有大量出國學習機會,因此學費昂貴,使得許多政商名流紛紛想將自己的孩子送往該校就讀,亦使「李傳洪」的人脈極廣,再加上立法院前院長「王金平」是當前「財團法人薇閣文教公益基金會」的董事之一,使得這場「宮廷大戲」不僅此於學校董事會的內部爭權惡鬥,又或者「財團法人中國文化大學」與「財團法人薇閣文教公益基金會」將合併成為「一條龍的私立學校體系」,事實上已血淋淋的將「中國國民黨」內部的派系鬥爭搬上了校園。
資料來源:《 蘋果日報 》、《 上報 》、《 壹週刊 》、《 無線衛星電視新聞臺 》、《 今日新聞 》、《 大紀元時報 》、《 東森新聞雲 》、《 三立新聞

評論  評論須知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14 May, 2017
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學生、華岡藝術學校學生會籌備委員會前主席周子愉今再度踢爆,華岡藝術學校校長丁永慶長期違法兼代總務主任一案,在今年(西元2017年)年初像臺北市政府教育局舉發後,終於在4個月後有了進展,在教育部函示臺北市政府教育局後,正式認定華岡藝術學校校長丁永慶的行為違法,並要求華岡藝術學校應盡快遴聘總務主任。「為何這3年難道都沒有發現這項違法情況?督學難道是在督假的?」儘管真相看似明朗,但周子愉仍嚴厲質疑臺北市政府教育局,他認為這不僅僅是華岡藝術學校校長丁永慶的責任,身為主管機關未盡督導之責,也應當負起責任。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29 Apr, 2017

國家的基本要素含括主權、人民、政府及領土四部分,臺灣即具備上述之條件,故當屬主權獨立之國家,然因歷史原故,以致臺灣長年來於國際間受到中國政府打壓,處於弱勢。無論是中國外交部或國務院臺灣辦公室,所持之立場不外呼反對臺灣獨立、臺灣是中國自古皆不可分割的一不分、臺灣是中國之故有疆土、臺灣與中國皆是中華民族與炎黃子孫……等,並以大國之外交手段,阻止臺灣發展外交、參與國際事務。如依此說,美利堅合眾國即屬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的一部分,甚至為更多國家領土之延伸。國家之主體,絕非以「單一民族」所構成,即便中國高喊之「中華民族」,是含括漢族、滿族、蒙古族、回族、藏族、苗族、瑤族……50多個種族,亦非單一性民族。臺灣人即便含括所謂「中華民族」之血緣,然也含括南島語系之原住民(俗稱「平埔族」與「高山族」)、大和民族(臺灣日本統治時期)……等族群血緣。故臺灣乃多元化之民族融合,絕非單單「中華民族」可解釋。

 

自馬英九上任中華民國第12任與第13任總統開始,其與執政之中國國民黨,在政策上極力向中國靠攏,如「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CSSTA)」……等,正因如此,導致沉默多年的「學生運動」、「社會運動」如火如荼地在全臺各地爆發,「野草莓學運」、「三一八運動」、「反高中課綱微調運動」接種而至。當「天然獨世代」開始投入臺灣社會之中,對於自己國家身份的認同亦更加強烈。面對「一黨專政」體制下的中國步步進逼,臺灣的青年世代開始擔憂臺灣會變成下一個香港,未來最引以為傲的「民主法治」、「言論自由」遭到限縮、打壓、經濟上太過倚靠中國,未「分散風險」,以致未來只要中國一縮手,臺灣勢必「乖乖回歸祖國」,完成中國共產黨口中「和平統一的大業」。根據國立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自西元1994年至去年(西元2016年)06月的民意調查,支持「盡快統一」與「偏向統一」的比例明顯大幅下滑,反到「偏向獨立」與「盡快獨立」的比例明顯上升,儘管支持「永遠維持現狀」這個選項的比例仍維持高點,然依此趨勢的變化,未來傾向「獨立」立場的民眾將會成為「完成主流」的意識價值。除此之外,對於自我是臺灣人或中國人之認同,更加明顯地顯示,多數人民的對於自我認同之價值。原本主流認同自我為「臺灣人」的民調居於高位,然而自西元1997年開始,「臺灣人」這個選項的比例開始大幅提升,到了西元2008年中國國民黨重奪執政權後,認同自我是「臺灣人」超過「是臺灣人亦是中國人」之比例,至今,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比例已微乎其微。綜上論述,足見多數臺灣民意之趨勢,中國愈打壓,臺灣人對於「獨立」的渴望反到更加高漲。

 

中國近年來步步進逼,除靠政治、經濟、文化,企圖統戰臺灣,軍事上更從未放棄以武力犯臺。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委員、中國人民解放軍南京軍區前副司令員、退役中將王洪光於今年(西元2017年)03月03日接受《旺報》專訪時表示,臺灣情勢現在非常危急,島內臺獨勢力已經出現5個不可逆轉的趨勢,因此現在已經到了以武力或武力威脅統一臺灣的時候,而且時間就在2020年之前。王洪光此話並非空穴來風,根據西元2012年、西元2013年及西元2016年,美國國防部發布之《中華人民共和國軍事發展報告書》皆指出,中國有超過1100枚短程彈道飛彈部署係針對臺灣。然就在本月(西元2017年04月)27日,美軍太平洋司令哈里·哈里斯更在聯邦眾議院軍事委員會上進一步表示,隨著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支出與能力逐年增加、臺灣自我防衛的能力在遞減,「我們必須繼續協助臺灣防衛它自己,並展示美國的決心,中國任何企圖以武力迫使臺灣人民統一的作為都是不可接受的。」足見臺灣的民主體制要不被中國的獨裁體制「赤化」,唯有加強自我防衛能力,而此能力並非一味發展陸軍、海軍以及空軍體系,應適才適所,且發展強而有力的第四軍種-網路部隊,在戰事爆發時,迅速癱瘓敵方電子通訊設備及相關軍事設施,至為重要。

 

與臺灣比鄰之香港,自西元1997年政權由「聯合王國」移交至「中國」手中後,儘管事前發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與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政府關於香港問題之聯合聲明》,事後亦建構《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使「香港」政治與經濟維持「民主」與「資本主義」之現狀。然近年來,中國政府不斷侵害香港人民的眾多基本權利,甚至常態性越界逮捕香港內部異議或反共人士,亦促使「全民行動,反對洗腦,07月29日,萬人大遊行」、「雨傘革命」、「魚蛋革命」等等的「社會運動」全面爆發,以往鮮少提及的「香港獨立」主張,近期不斷浮上檯面,從這幾次的「香港立法會」與「香港區議會」的選舉便可一瞧端倪,主張「民主自決」的「本土派」勢力顯然逐步崛起。

 

今年(西元2016年)07月中旬,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才因「政治審查」立法會參選人「國家認同」與「意識形態」,而遭多數香港人民與外界輿論嚴厲批判。然而就在選舉過後,多名「本土派」議員宣誓就任時,因其言論及行為觸怒中國當局,而促成更大一段風波。「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跳過「正常法律程序」,搶在香港法院判決「這些議員資格是否失效」前,直接強行「釋法」,也就是解釋這一套《香港基本法》。然而,這正凸顯了中國政治體制的亂象。一般在正常的民主體制國家中,「解釋法律」的權責係屬司法體系的「憲法法庭」,然而中國的「人民民主專政」制度,卻將政治制度極度混淆,原應屬「立法體系」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卻可「解釋法律」,再加上中國現行的司法體系最高單位的「最高人民法院」之成員組成,亦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決定,如此已凸顯中國在權力分立上顯然極為不明,故何以有「合法合理權威」存在?

 

胡適先生在《致羅爾綱的信》一書中提到:「爭取個人的自由,就是爭取國家的自由……」如果人民沒有了自由,沒有「天賦人權」所保障之言論自由、出版自由、集會結社自由,這個政府體制所述說的「民主」,皆屬謊言。當前由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下的中國,乃最佳例證。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