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文化大學」董事會改組 牽涉「中國國民黨」派系惡鬥

  •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 24 Dec, 2016
專案中心 發自臺灣     
Published time:   24 December, 2016 21:32
Edited time:  24 December, 2016 21:32
據傳,「李傳洪」即將接手「張鏡湖」的大位,全面主導「中國文化大學」。(影像合成:專案中心)
「中國文化大學」第17屆董事會第24次會議,本週三(西元2016年12月21日)在該校「推廣教育部建國分部10樓會議室」召開,由高齡90歲的現任董事長「張鏡湖」主持。此次會議正式確定將董事席位,從現今的「15人」縮減為「11人」,據消息人士透露,表面上是為了「利於會議召開」以及「會務推動」,但事實上是以「暗盤」的方式,準備踢除前妻「穆閩珠」以及其派系,包括「洪秀柱」、「胡志強」、「焦仁和」、「蔣方智怡」共5位董事的資格,並順利將董事長大位,交予另一位董事、曾任「中國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會主席團主席」、現任「財團法人薇閣文教公益基金會」董事長的「李傳洪」。而本刊更進一步發現,這背後不僅僅是「董事會內部的鬥爭」,更牽扯「中國國民黨黨內派系間的惡鬥」。
中國文化大學的內鬥戲碼持續上演,當前「穆閩珠」派系的5席董事,明年(西元2017年)01月極可能全遭「張鏡湖」派系剿滅。(製表:專案中心)

「張鏡湖」與「穆閩珠」恩怨情仇

整起事件起源於西元2002年04月,時任「中國文化大學」校長的「林彩梅」,因為指導女兒「蘇翠芸」的碩士論文被立法委員檢舉抄襲其母著作,經「教育部學術審議會」認定,「林彩梅」指導女兒論文「有違學術倫理」,並要求「中國文化大學校方當局」議處「林彩梅」,同時撤銷其女「蘇翠芸」的碩士學位。「中國文化大學」董事長「張鏡湖」原將「林彩梅」懲處較輕的申誡了事,然而同年12月新一屆董事會召開第二次開會時,時任董事的「于宗先」和「施建生」,對於「張鏡湖」草草處理「林彩梅」的論文風波方式表達極度不滿,因此兩人當場在會議中要求免除「林彩梅」的校長職務,主席「張鏡湖」不滿,訴諸表決。然而投票的結果出乎「張鏡湖」預料,有12位董事投票要求將「林彩梅」免職,僅1票認為將「林彩梅」懲處申誡處分即可,「張鏡湖」除了當下極為憤怒,事後更多次要求重開董事會,希望能為「林彩梅」翻案,不過,部分董事以杯葛不出席方式,讓董事會屢次因為人數不足而流會,而「中國文化大學校方當局」則在隔年(西元2003年)03月才將「林彩梅」免職。

儘管「林彩梅」遭到免職,但依舊與董事長「張鏡湖」聯手主導下一屆「中國文化大學校長」的遴選名單,在聽聞曾任「行政院僑務委員會委員長」、「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董事長」的「焦仁和」有可能當選新屆校長後,兩人立刻結束在日本和韓國考察的行程,火速回臺,並要求組織「臨時學術審議委員會」,將當時不具備授教身份的資訊中心主任「李天任」升格為教授,又隨即再組織「新校長遴選委員會」,在同年(西元2003年)06月28日董事會召開前的3個小時,該委員會才遞交出3位人選,當然,「焦仁和」沒有出現在名單上,而董事會在「張鏡湖」的強力主導之下,通過由「李天任」接掌新一屆「中國文化大學校長」職務,並透過代理校長、教務長「陳純一運作,同意聘用「林彩梅」擔任「商學院院長」,並假於同年(西元2003年)08月01日走馬上任。除此之外,因涉嫌抄襲而被註銷碩士學位的「蘇翠芸」,在向「學生申訴評議委員會」採取行政救濟後,該委員會決議恢復「蘇翠芸」的學位。

同年08月18日,「中國文化大學董事會」改選新董事,對於「張鏡湖」先前袒護「林彩梅」以及強力主導「李天任」接掌校長相當不滿的一位董事、同時也是「張鏡湖」妻子的「穆閩珠」,在會前展開一連串的運籌,除了成功讓多數董事強力反對由「張鏡湖」提名、已70餘歲的「武振鷟」任新一屆董事外,更挾多數力挺的態勢,成功讓校友、時任中國國民黨籍立法委員的「洪秀柱」進入董事會,使其派系於董事會內部勢力擴增,以牽制「張鏡湖」。 此外,顯然有備而來的「穆閩珠」,更促使董事會以8票對2票,通過由其提案的「組成『專案小組』調查『林彩梅』的婚姻狀況及男女關係」。儘管「張鏡湖」安排動員商學院校友、教職員及博士班學生,在會場外力挺「林彩梅」,也在會中批評當初決議將「林彩梅」是「荒謬至極」且「違反程序」,甚至一度要讓所謂的「陳情代表」進入會場宣讀「抗議文」,但顯然遭到多數董事的阻擋,會中甚至傳出「張鏡湖」與「穆閩珠」在場內以不雅字眼互罵的情形,足見此次以「穆閩珠」為首的派系,成功圍剿「張鏡湖」。對此,「洪秀柱」在接受《無線衛星電視》記者訪問時表示,張鏡湖的「思慮應該周延一點」、「應該謹慎處理林彩梅的事」,力挺「穆閩珠」。董事之一的「焦仁和」則在接受《蘋果日報》記者詢問時表示,他「實在無法苟同」張鏡湖近來處理「林彩梅」以及其女「蘇翠芸」所引發若干問題的態度。

同年12月20日,由「穆閩珠」主導的「董事會專案小組」完成調查對「林彩梅」的調查,認定「林彩梅」和抄襲論文的其女「蘇翠芸有「共犯行為」,有損師道、破壞校譽。「董事會專案小組」更在同月(西元2003年12月)15日正式函文予該校「教師評審委員會」及「校長李天任」,指示「教師評審委員會」調查林彩梅「何以再回任商學院院長之位?」除此之外,「穆閩珠」強硬表示,「董事會專案小組」已要求「校長李天任」將此案排入同月24日舉行的「教師評審委員會」議程。在召開「教師評審委員會」的前一天,多位「中國文化大學」畢業的女性立法委員,包括時任中國國民黨籍立法委員的「洪秀柱」、「章仁香」、親民黨籍立法委員「李永萍」召開記者會,全面砲轟「林彩梅」、力挺「穆閩珠」,而這些在明白不過的表態,也埋下了「張鏡湖」日後復仇的伏筆。然而隔天召開的「教師評審委員會」,在兩派陣營強力運作、激辯6小時後,最終仍沒有結論。同年12月31日「中國文化大學」再次召開「教師評審委員會」,以15票比07票,通過「不同意解聘」商學院院長「林彩梅」的教職,並授權由「校長李天任」在隔年(西元2004年)02月01日前決定「林彩梅」是否續任「商學院院長」的行政職務,「李天任」最後決定等待該年07月份合約到期後,再決定「林彩梅」的去留。結果出爐後,「張鏡湖」隨即對 「穆閩珠」的派系成員下手,據當時某高層人士向《蘋果日報》記者透漏,曾經提供「穆閩珠」不少內部文件的董事會秘書「吳福安」遭降調為「博物館員」,月薪從新臺幣70000餘元銳減到只剩30000元,日前更遭「人事評審會」解聘;另一位「穆閩珠」派系的「江姓助教」,也遭調查。不過「穆閩珠」也不是省油的燈,其隨即部署針對「張鏡湖」的派系發動攻擊,包括「會計室主任張冠群」、「總務長唐彥博」以及「校長李天任」都已遭鎖定。據當時的消息指出,有校內人士檢舉「會計室主任張冠群」主管的帳務有問題,並提供該校帳冊予「穆閩珠」。然而,爾後便再無相關消息,風波暫告一個段落,林彩梅也在西元2004年07月獲「校長李天任」續聘。

西元2005年08月23日,「中國文化大學」舉行第15屆董事會改選,「張鏡湖」與「穆閩珠」兩派的角力再次成為焦點。「張鏡湖」所推舉的新任董事人選,包括「劉炳吉」、「程光裕」及「羅茂彬」,皆為該校退休的文職人員,多數已逾80歲高齡,在會中皆遭否決。此時,「穆閩珠」派系立刻推出「洪秀柱」、「胡志強」以及「蔣方智怡」三位人選,並以高票通過,情勢大逆轉,儘管「張鏡湖」試圖複議翻案,但仍舊挽回不了局面,「穆閩珠」成功奪權。
身為董事長的「張鏡湖」與其女「張海燕」出席「華岡藝術學校」成立40週年的校慶典禮,該典禮於「陽明山中山樓」舉行。(翻攝:華岡藝術學校)

「張鏡湖」逆轉情勢反咬「穆閩珠」

西元2009年11月06日上午8時許,「張鏡湖」再度公開槓上「穆閩珠」。「張鏡湖」以「董事會」名義,將同年(西元2009年)08月28日向「臺灣臺北地方法院」遞送的「民事起訴狀」全文貼上「中國文化大學」網站首頁的「最新公告」,原告為該校董事長「張鏡湖」,被告為其妻「穆閩珠」,訴狀事由為「請求判決離婚」,標題訂為「董事長的聲明」。訴狀中除了直指「穆閩珠」曾策動「中國文化大學董事會」免除其「董事長」職務,更指控「穆閩珠」因為其胞弟經商失敗,要求校方撥款20億援助。然遭到當時「中國文化大學」的多數教授與學生撻伐,認為「張鏡湖」此舉「公私不分」、「立下最壞的教育示範」。隔天,「張鏡湖」出席「中國文化大學校友總會」,場內戒備森嚴,甚至加碼公開點名該校董事之一的「焦仁和」:「真正一個人要講道理,怎麼能夠把另外人照片合成,毀謗人家有戀情?這個太不應該!太不應該!這個是『焦仁和』跟『穆閩珠』兩個人做的。」

西元2010年07月,「張鏡湖」向「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提告「穆閩珠」與「焦仁和」提供《蘋果日報》一張「『林彩梅』與『張鏡湖』相依偎」的合成照片,還讓照片刊上西元2003年08月06日出刊《蘋果日報》A2要聞版頭題〈醜聞校長回鍋文大當院長〉一文中。「張鏡湖」認為,「穆閩珠」當年將照片交給「焦仁和」後,由其吩咐一名「李姓職員」以「電腦影像處理編輯」後「合成」,因此對兩人提起「妨害名譽」及「偽造文書」的告訴。然承辦檢察官認為,去年(西元2009年)08月「張鏡湖」向「臺灣臺北地方法院」訴請離婚狀中已提及此事,卻直至隔年07月才向「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提告,已逾6個月的法定告訴期;偽造文書的部分,由於「穆閔珠」與「焦仁和」均否認犯行,無論是當時的「電磁紀錄」又或者「兩人的合成照」,均與《刑法》偽造文書罪中的「文書」定義不符,因此作出不起訴處分。然而,「穆閩珠」派系的勝利至此而已。

西元2011年11月,「中國文化大學董事會」補選2席董事,前總統「李登輝」任內「總統府秘書室」主任「蘇志誠」接獲「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請託,找上了時任「立法院院長」的「王金平」、「時任臺中市市長胡志強」以及教育部前部長「吳清基」……等人遊說,再與「張鏡湖」派系的董事結合,讓其順利成為「中國文化大學董事會」的一員,使得15席董事中,「尹衍樑」結合「張鏡湖」派系共握7張鐵票,促使原掌有7席的「穆閩珠」派系,因為「王金平」的介入只剩下5張鐵票。於此同時,「穆閩珠」大感震驚,4度求見前總統「李登輝」,而「李登輝」指示「穆閩珠」找「中國國民黨投資事業管理委員會前主任委員」的「劉泰英」出面協調,希望以此勸退「蘇志誠」以及「尹衍樑」,歷經半年的協商仍然談判破裂,「張鏡湖」順利奪權。

針對「張鏡湖」控告「穆閩珠」在雙方進行離婚官司後,「穆閩珠」未經其同意,擅自將夏威夷銀行帳戶的「定存」提前解約,並將350多萬的美元匯入其私人帳戶,「張鏡湖」因而向法院訴請要求「穆閩珠」返還新臺幣1500萬元一案,「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於西元2012年08月15日判決「張鏡湖」勝訴,「穆閩珠」不服上訴,「臺灣高等法院」則於西元2014年03月26日判決駁回,「穆閩珠」不服再訴,全案仍在審理中,尚未定讞。然而同年(西元2014年)06月20日,針對「張鏡湖」訴請與「穆閩珠」離婚一案,「司法院最高法院」以「破鏡難重圓」為主由,判准離婚定讞,「張鏡湖」再下一城。

此外,「張鏡湖」還將苗頭對準了另一位董事「胡志強」。由於「胡志強」還有另一個身份,也就是時任「臺中市市長」,公務繁忙,因此長期依法定程序事先請假,然也間接造成了「中國文化大學董事會」的會議,經常因為人數不足法定員額而流會,教育部評鑑為「重大缺失」。由於「張鏡湖」逐漸實質重掌「董事會」,使得「穆閩珠」派系的人馬經常杯葛會議,阻擋「張鏡湖」派系順利運作,且剛好因為「胡志強」的「長年缺席」,讓「胡志強」被「張鏡湖」同樣視為「穆閩珠」的派系,再加上有傳言指出,「胡志強」連任「臺中市市長」的選情不樂觀,很有可能在卸任後進而奪取「中國文化大學董事長」一職,因此決定在西元2013年10月02日,以「董事會名義」,在未經決議的情況下,突襲發函「胡志強」,告知將其解除董事職務,並在隔年(西元2014年)01月22日的董事會上通過,並安排時任「海峽兩岸和平統一促進會會長」的前立法委員「郭俊次」遞補「胡志強」董事職缺。然而,此舉引發「穆閩珠」派系的不滿,認為「張鏡湖」違反「正當法律程序」,隨即由「焦仁和」出面控告「中國文化大學」,最終法院判決「撤銷胡志強的董事職位」屬於無效。

就在「胡志強」的問題鬧得不可開交之時,另一位董事「陸以正」宣布辭去職務,使得「穆閩珠」派系占了董事會的1/3席次。依據法規,重大議案必須2/3以上董事出席,1/2以上董事同意才得通過,因此這1席至關重要,如「穆閩珠」派系奪得此席,將擁有絕對的反制力量,得長期癱瘓「張鏡湖」的運作;如「張鏡湖」派系奪下此席,將完全掌控「董事會」。為此,「張鏡湖」曾致函各董事,暗指「穆閩珠」意圖與「中國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聯手,一舉奪下其董事長大位,甚至已托人直接致電「中國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證實此事。由於此事非同小可,有董事將相關函件檢附給時任「教育部部長」的「吳思華」,以「事關國家安全」為由,希望教育部徹查。於此同時,隸屬「穆閩珠」派系的「蔣方智怡」找上包括教育部前部長「吳清基」、國家安全會議前祕書長「蘇起」、法務部前部長「廖正豪」以及國家發展委員會前主任委員的「管中閔」,皆遭「張鏡湖」施壓,最終全遭封殺。接著,隸屬「張鏡湖」派系的中國文化大學會計室主任「張冠群」引薦具有「法務部調查局」背景的該校人事室主任「袁興夏」出線,儘管「穆閩珠」派系不斷發函予各董事,試圖阻擋,但事與願違,「袁興夏」拿下8張贊成票,成功遞補「陸以正」的董事位置,「穆閩珠」派系再次敗北。

這個月(西元2016年12月)21日15時,在高齡90歲的「張鏡湖」主導下,「中國文化大學第17屆董事會第24次會議」確定通過其提案,正式修改《財團法人中國文化大學捐助章程》第6條第1項之規定,將董事席次由15席降至11席。據內幕消息透露,「張鏡湖」此舉是將包括洪秀柱、胡志強、焦仁和、穆閩珠及蔣方智怡,一共5位「穆閩珠」派系的董事在明年(西元2017年)01月董事會改選時,徹底剷除,同時將力拱董事之一的「李傳洪」接棒,開啟「後張鏡湖時代」。
「李傳洪」若成功接下「中國文化大學董事長」一職,未來將與其「薇閣文教公益基金會」的教育體系「一條龍合併」。(製表:專案中心)

政、商、學一體化的「後張鏡湖時代」

「張鏡湖」為何會看上「李傳洪」,並決議讓其接手「中國文化大學」呢?據本刊掌握的內幕消息,「李傳洪」不僅是現任「財團法人薇閣文教公益基金會」董事長,同時曾任「中國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會主席團主席」,與「尹衍樑」同為「南懷瑾」的弟子,政、商、學關係相當良好,再加上日前與現任中國國民黨發言人的「蔡正元」營救遭「索馬利亞海盜」狹持的「沈瑞章」,並傳出其有出一部份的贖金,使得「沈瑞章」的營救成功,負面傳聞少,勢必對於未來「中國文化大學」的「招生」有一定的幫助。

就政治層面而言,「李傳洪」長期赴中國參與活動,與「中國共產黨」的關係良好,甚至在去年(西元2015年)09月03日參加由中華人民共和國舉辦的「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大會」大型閱兵,並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了面,「李傳洪」的掌權,將使未來「中國文化大學」與「中國」方面的互動能更加頻繁,且不再受「洪秀柱前往中國」的負面新聞影響。除此之外,「李傳洪」也是「財團法人二十一世紀基金會」的現任董事之一,而該基金會的現任董事長碰巧是中國國民黨前黨魁「朱立倫」的岳父「高育仁」,由於「朱立倫」與「高育仁」對「洪秀柱」長年不睦,「張鏡湖」亦趁機傳位「李傳洪」,並借力剷除「洪秀柱」以及所有「穆閩珠」派系的董事席位。

由於「李傳洪」經營的「臺北市私立薇閣高級中學」與「臺北市私立薇閣國民小學」有大量出國學習機會,因此學費昂貴,使得許多政商名流紛紛想將自己的孩子送往該校就讀,亦使「李傳洪」的人脈極廣,再加上立法院前院長「王金平」是當前「財團法人薇閣文教公益基金會」的董事之一,使得這場「宮廷大戲」不僅此於學校董事會的內部爭權惡鬥,又或者「財團法人中國文化大學」與「財團法人薇閣文教公益基金會」將合併成為「一條龍的私立學校體系」,事實上已血淋淋的將「中國國民黨」內部的派系鬥爭搬上了校園。
資料來源:《 蘋果日報 》、《 上報 》、《 壹週刊 》、《 無線衛星電視新聞臺 》、《 今日新聞 》、《 大紀元時報 》、《 東森新聞雲 》、《 三立新聞

評論  評論須知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23 Aug, 2017
獨夫習近平廢除集體領導,高度集權,以武力作後盾,藉著反貪腐的名義以「非典型政變」手段,關押了一群貪官汙吏及太子黨;為了保障其自身的安全,作出對自身的保護措施如下:

  1. 把北京中央警衛團、警衛局、警衛隊等全部首長及2000至3000名的警衛人員全部換成自己人。
  2. 所有晉見之省、部級長官,不只繳出隨身佩槍還需透過安全門金屬檢測,才得進房。
  3. 在北戴河開會期間,習下到海灘游泳需事前挑選善水性之衛隊200餘人陪游保護。
  4. 在北戴河期間,習所住零號別墅,全部玻璃改裝為防彈玻璃。
  5. 在北戴河期間,所有中部戰區的解放軍勢力全部東移數里,俾保護習近平免於突發狀況。
  6. 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的開會,習自帶茶水、水杯及侍衛倒茶,怕被下毒。
  7. 習出門時,整排保鑣大陣仗排開,怕遭人暗殺。
  8. 非嫡系高官現都怕被習召見,因為,一個眼神閃失或狐疑,被習懷疑忠貞問題?交代給中紀委查察,人生一切努力全部化為泡影。
  9. 老北京的太子黨地下勢力,要狙擊非在地勢力的習近平,實非難事。

中共哪個高官不貪汙?可是,伴君如伴虎,人人自危中,習近平連自身性命都保不住,還有能力傾全國兵力攻打台灣嗎?

再談中國的軍隊現況:

  1. 中共軍隊在江系長期把持下,腐敗不堪,悶聲發大財、20年沒演習,造假盛行;允許解放軍經商(開酒店、搞粉味),大家只想賺錢,軍隊全面腐敗。
  2. 中國蘇凱-27戰鬥機(殲-11基本型)前往土耳其,與該國美製戰鬥機進行了空中對抗演練,結果為0:8慘敗。
  3. 厄瓜多爾採購4套中國雷達,不能正常工作,厄軍方追回已付的3600萬美元,並向中國要求900萬美元賠償;尼日空軍5年內進口的12架中國梟龍戰鬥機,已墜毀4架;喀麥隆空軍向中國購入四架攻擊直升機,已墜毀一架;印尼在今年4月18日,於納土納地區試射中國製防空炮失靈,導致4名士兵喪命;中國殲20隱形戰機總設計師楊偉,因為殲20戰機沒有隱身功能,已被免職。
  4. 1970年代迄今,人民解放軍未按時更換的裝備包括:過期導彈(地對地、地對空、艦載)超過12萬發,積壓報廢坦克2000餘輛,停飛7年的殲-7、殲-8戰機超過1100架,彈藥數十億發,中共高層腐敗墮落嚴重;中共精選6支精銳部隊在內蒙古朱日和演習中,慘敗,若對外開戰必敗。
  5. 中、印談判破裂,印度最精銳的山地部隊4萬至5萬人,進駐糾紛地區;習近平的政敵都希望習立即向印度宣戰,俾他們能趁機狙擊習近平,內部奪權成功。

以上諸內容,罄竹難書。習近平反貪腐,他清廉嗎?他的姐夫鄧家貴,於2009年在英屬處女群島成立兩間空殼公司,在維京群島的記錄上,擁有在中國標得廿億美元的房產;手下第一號反貪舵手王岐山被爆加州買1.6億豪宅。

中國內憂外患,政權岌岌可危,以現在局勢,中共沒有能力武力犯台;也別懷以,歷史一直再重演,中國的國際局面與一百多年前的慈禧太后時代同,對內專制高壓,對外驕傲、狂妄,沒國際觀,又沒氣度宣布「中華欺騙帝國」放棄共產主義,全面實施民主新政,若跟各國兵戎相見,真的開打?只有亡國的命運;致於在面對他們心目中一點地位都沒有的台灣,還是「鳥不語、花不香、男無情、女無義」的天國鄙視,說自己打不動是給自己難堪,可是「形勢比人強」,一個寬度至少130公里的台灣海峽天險,他們陸權國家的傳統國防發展,陸軍部隊運輸能力只能到海邊,然後就望海興嘆,只剩慫恿台灣島上的國民黨、新黨、統促黨等中國第五縱隊,對台灣「促統」、「逼統」這欺詐手段了。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19 Aug, 2017
我們眼前正在上演一段歷史,而這段歷史將決定世界未來的生活模式,你曾思考過五十年後,我們將會如何生活?今天來談談製造業衰退與工業4.0,這兩件事可以看出美國與歐盟在面對科技進步時展現的不同態度。

先說美國。去年年底美國總統川普當選,造成川普當選的其中一項原因是民主黨票倉生鏽,長久支持民主黨的許多州在去年選舉轉投共和黨,其中這些州大多位於「鐵鏽帶」,以製造業發展的這個區帶因藍領勞工失去工作、不滿現狀,才導致民主黨票倉生鏽。所以川普選前、選後說的話,有很大一部分是在呼喚這群經濟選民,不斷喊出「美國製造」、指責中國搶走工作、指責TPP不利製造業、指責NAFTA(北美自由貿易協議)傷害製造業,甚至指責現行自由貿易不利美國….等,顯示製造業衰退成為川普當選的原因之一。

既然去年川普是因為這群人才勝選,為了爭取連任川普現在利用商人來固樁,郭台銘在鐵鏽區設廠就是一個例子,然而這樣看來似乎是鐵鏽帶選民綁架全國,其實美國製造業衰退並不是近十年發生的事,也不是川普所謂1992年簽署1994年生效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害的,從資料中可以發現美國早在二戰結束製造業就開始衰退,因為二戰初期美國國會通過「租借法案」,讓美國在二戰前期不參戰的情況下能為同盟國提供武器,這就是歷史上所謂美國成為「民主兵工廠」,然而戰爭打完製造業當然就開始下跌,那為何會持續不斷下跌?因為科技與管理模式的進步。

如果細看美國歷史,其實早在1910年代美國就在面對製造業衰退,當時福特汽車公司以其創新的「專業化生產」方式生產T型車,提到這就得先說一下何謂「專業化生產」?「專業化生產」就是在生產過程中,每個工人只需擔任一項工作,讓工人能在最短時間內熟練、準確與快速完成工作。從數據中可知專業化生產的威力:當時採用傳統工藝生產的英國車廠一年的產量約為2,500輛,而採用福特生產模式製造線,一天的產量卻可高達1,000輛汽車;原本平均12.5小時生產一輛車,到後來縮短到只要93分鐘,福特所生產的汽車,價格一路從原先的850美元下調到1920年時只要260美元就可以買到一台車,而銷售的數量更以驚人的速度在成長,在1917年到1923年之間,全世界道路上正在行走的汽車,有一半都來自於福特。專業化生產讓生產汽車卻買不起的工人開始買得起汽車,汽車開始走入美國中產階級,使美國成為「車輪上的國度」。

然而事情不可能十全十美,由於其訴求專業化,也使得人力需求大幅下降,因為在專業化的政策下,負責鎖螺絲的員工就只需要負責鎖螺絲,也因此專業化後的員工工作效率上升,所以也就不需要太多員工,而最可怕的是在後頭,因為一位員工只需要學會一件事,所以員工很容易面臨中年失業,然而這些事在當時都沒發生,為什麼?因為福特汽車公司發布一系列政策提升工人待遇,讓上述的事情完全沒有發生。1914年1月5日,福特汽車公司宣布改變雙班制、每天9小時工作的制度,改為三班制、每天8小時工作時間,這項政策使得福特公司多提供幾千人以上的工作機會。此外,由於將9小時工時減成8小時,會使工人薪資減少,於是福特公司宣佈八小時工作制每日最低薪資提升到5美元,這樣的薪資可是當時工資水平的兩倍以上(當時9小時工作制日新是2.34美元),且每日最低薪5美元是所有員工都能享受到的待遇。

你會發現,面對科技進步管理技術提升,除了推行更完整的制度外,在資本主義的社會中,企業有沒有企業家文化也深深影響國家的方向。

而歐盟又是怎麼面對製造業衰退?

一如歐盟一直以來正面面對問題的態度一樣,德國政府提出一個高科技計劃「工業4.0」,這將使未來工廠成為無人工廠,產業線上都由機器人與電腦負責處理,以人力為主的製造業將轉變為由機器與電腦結合的產業,然而這樣的計畫將加深製造業就業人數衰退,為何德國還要提?因為我們不可能禁止科技進步,在科技進步的同時,政府制定的政策、形成的法律也得跟上科技進步的腳步才能,而芬蘭、荷蘭就推出「全民基本收入」政策,來面對科技進步所產生的問題。

荷蘭政府在2016年一月起,在烏特列支市(Utrecht)進行基本收入(basic income)的社會實驗,每個月將會無條件發給居民一筆錢,金額約會落在台幣3萬至4萬5之間,科學家想要藉此計畫去了解,當人們無條件得到社會補助時,他們將會怎麼做,會利用這筆錢對社會做出貢獻,又或者是用在自身的利益上呢?
芬蘭政府則在2016年8月25日表示,2017年起將進行全民基本收入計劃試驗,將隨機挑選2000名工作年齡的芬蘭公民每個月發放560歐元(約新台幣2萬)的基本收入,將與沒領基本收入的國民做對照;基本收入是指從政府的稅額中拿取部份配額作為全民的基本收入,該收入不需要任何條件與資格,只要是屬於本國國民者,每個人都可以拿到一筆基本收入。

然而早在1974到1979年加拿大多芬市就展開名為「米糠計畫」(The Mincome program)的社會實驗,依照每個人的收入多寡,定期發錢給全體市民。在2011年出版一份名為《沒有貧窮的城鎮》(The town with no poverty)的報告中指出,「基本收入」有效降低了多芬市的貧窮,也緩解了其他社會問題。研究顯示,多芬市雖然跟唱衰該計畫的人所預測一樣,人們的工時確實變少了,尤其是年輕男性,但同時這些人靠著補助的金額重拾書本,回到學校接受教育,而媽媽們也因無經濟壓力能夠專心養育孩子。

如此看來,未來在科技搶走你工作後,你也不必怕會餓死,從福特汽車跟歐盟,他們在面對科技與管理技術的進步只能正面對決,提出更好的政策與法令才能使科技進步的缺點降到最低,這或許也是在告訴人類,是時候該脫離把人放在生產線上當機器人的生活。當中國喊2025中國製造、印度喊印度製造時,怎麼連科技進步、人力不便宜的美國都跟著喊美國製造?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