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擊敗希拉蕊 共和黨贏得「完全執政」

  •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 10 Nov, 2016
政治中心 發自臺灣     
Published time:   10 November, 2016 22:50
Edited time:  10 November, 2016 22:50
相對於選前傲慢、誇大的言辭,「唐納·川普」在勝選演說中相對顯得溫和。(翻攝畫面:有線電視新聞網)
昨天(西元2016年11月08日)是「西元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的投票日,選前最被看好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蕊·柯林頓」意外落馬,反觀原本相當不被看好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唐納·川普」卻異軍突起,開票以來一路領先,最終在北美東部時間凌晨3時餘,拿下「賓夕法尼亞州」的20張選舉人票,正式過半。當時的笑話,如今將成為美利堅合眾國第45任總統,另各界震驚、錯愕。面對這場被外界稱之為「美國史上最糟糕的選戰」,有人更戲稱,選舉的結果是「大騙子」贏了「偽君子」,顯得格外諷刺。

為何是「川普」?

「唐納·川普」的勝利絕非偶然,我們可以從分析出以下幾個層面:

1. 美國長期以來的種族問題並沒有真正被解決,多數的美國人民受夠了「政客」的謊言,再加上「部分白人」打從骨子裡那種深層的「種族歧視」,因而造成今天「唐納·川普」能拿下美國總統寶座的其中一項原因。

2. 美國的年輕世代對於「唐納·川普」以及「希拉蕊·柯林頓」都相當厭惡。民主黨在黨內初選時,政治立場傾左的「伯尼·桑德斯」是最受到年輕世代歡迎的一位政治人物,然而最終結果「伯尼·桑德斯」不敵被「希拉蕊·柯林頓」,讓這群年輕世代大為失望,因此決定把票投給第三勢力「自由意志黨」與「綠黨」的候選人「蓋瑞·強生」以及「吉爾·史坦」,造成票源分散,在美國總統選舉「贏者全拿」的選舉人團制度中,等同冥冥之中,變相將票灌給了「唐納·川普」。

3. 美國近年來在民主黨籍總統「巴拉克·歐巴馬」執政下經濟疲軟,促使「唐納·川普」受到大多數白人民眾的力挺,尤其又以不滿經濟與文化現況、沒有大學學歷的白人勞工階級最為居多,他們透過一張張選票,懲罰政治精英領袖。

4. 長期處於美國中部與南部的「草根選民」,因為地處「邊陲地帶」,再加上工廠大量外移導致「工業沒落」,失業增加,曾經的「美國夢」破碎,因此,他們極度厭惡「民主黨」較為和平、理性的執政風格。相反地,「唐納·川普」草根性的語言,正好說出了他們的心聲。

5. 本次代表民主黨參選總統寶座的「希拉蕊·柯林頓」,曾在「巴拉克·歐巴馬」前4年執政時擔任「國務卿」這項重要角色。然而,她任職期間,爆發「 班加西美國領事館遇襲案」,時任美國駐利比亞的大使「約翰·史蒂文斯」在過程中遇難,時任「國務卿」的「希拉蕊·柯林頓」有不可抹煞的責任。除此之外,最嚴重的莫過於「電子郵件爭議」,也就是其在任執「國務卿」期間, 長期使用她的「私人電子郵件伺服器」進行官方間的通訊,而不用在「聯邦伺服器」上維護的「國務院官方電子郵件帳戶」,而這些官方的通訊,後來有上千封被國務院歸類為「國家機密」的電子郵件,使得「希拉蕊·柯林頓」聲望大跌,促使「唐納·川普」的支持率攀升。

除此之外,網際網路媒體《維基解密》在過程中也扮演了相當關鍵的角色,包括在選前2個月內,揭發「希拉蕊·柯林頓」包括「團隊在『電子郵件爭議』曝光後曾與『司法部』聯絡」、「於西元2015年收受摩洛哥國王1200萬美元的賄賂」、「與『伊斯蘭國』的資金皆來自同一群幕後金主」、「女兒『雀兒喜·柯林頓』籌辦婚禮時涉嫌動用『柯林頓基金會』資源」……等文獻資料,使「希拉蕊·柯林頓」形象大傷。
知名成人動畫情景喜劇《辛普森家庭》於西元2000年播出的畫面中,就曾將「唐納·川普」編入劇情中的美國總統。(翻攝畫面:《福斯電視》)

民族主義、保守主義迅速竄起

相對於「希拉蕊·柯林頓」政治光譜的遊走、不確定性,「唐納·川普」相對明確,那就是極力主張「保守主義」、「民族主義」,且大肆宣揚他的「本地保護政策」,甚至接近一位「國家社會主義」者。有評論直指,這樣的行為,形同美國版、21世紀版的「阿道夫·希特勒」。但這一套「激進意識形態」,似乎對於現在西元2016年的美國多數人民來說,相當有效。

說到「政治意識形態」的演變,要從19世紀中葉開始說起。西元1850年代前的聯合王國,受到「工業革命」影響,主要的意識形態分為兩種,右派為「古典保守主義」,左派為「古典自由主義」;西元1850年代的歐洲,因為「工業革命」後導致的「貧富不均」,造成右派轉變成「古典自由主義」,左派為新興的「社會主義」;西元1850年至西元1930年的歐洲,左派的「社會主義」分成了「共產主義」與「社會民主主義」兩支隊伍,前者主張「走體制外的革命抗爭」,後者主張「走體制內的選舉改革」,再外加新興的「自由主義」,配上原本右派的「古典自由主義」,形成新的天秤。

相對於歐洲各國,透過勞工階級的抗爭形成的左翼政黨,美國看似「幸運許多」。西元1930年代至西元1970年代,受到「經融大蕭條」的影響,民主黨籍的總統「富蘭克林·羅斯福」正式趁勢,推出「現代自由主義」,對比共和黨的「古典自由主義」,形成自成一套系統的天秤。直到西元1970年代後期,通貨膨脹的災難開始蔓延,促使共和黨籍的「隆納·雷根」推出「雷根經濟學」,進而形成「現代保守主義」至今。

以上兩格段落的分析,可以清楚看見美國與歐洲各國在政治意識形態最大的不同,就是來自於左翼的力量。歐洲的左翼政黨來自於勞工階級的抗爭所促成,然而美國的「左翼黨派」並沒有經歷過如此的歷史,使得勞工權益始終無從發聲起,長期狂妄的「菁英領導」給予選民的不誠實感,間接導致「草根性實足」的「唐納·川普」能在這一次的選舉中,意外爆冷門拿下勝利。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蕊·柯林頓」在歷經一個晚上後,終於出面承認敗選。(翻攝畫面:聯合通訊社)

評論  評論須知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09 Sep, 2017
美國知名作家史蒂芬·金曾有一部改編成電影甚至影集的知名短篇小說,《迷霧驚魂》(The Mist),大意是一群人因室外出現充滿怪物的大霧,被困在超市時發生的許多危機、衝突,故事要傳達的意思之一,就是當人們無法看清眼前的怪物時,容易形成「未知的恐懼」,造成難以理性的思考,教育部審議中的108課綱之國語文領綱中,文言文與白話文比例之爭的迷霧也在不斷地擴大,主因是很少人以108課綱基本理念,也就是「自發」、「互動」及「共好」為基礎來討論,使文白比之爭氛圍就像迷霧一般,支持文言文的一方創造升學恐懼,支持白話文的一方提出恐怖回憶 ,雙方不斷在迷霧之中放入怪物,讓大家不敢邁出步伐,走向通往基本理念的道路,各說各話的結果也就毫不意外。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07 Sep, 2017
幾天前,台灣行政院院長林全請辭,由台南市市長賴清德出馬接替,內閣也全面大洗牌。最受矚目的,莫過於現任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任委員、執業律師的顧立雄,將在新內閣改接掌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國民黨籍的現任立法委員、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前主任委員曾銘宗受訪時訕笑道:「顧立雄是司法專業卻要來擔任金管會主委,等於街上隨便抓一個人來都可以當金管會主委,是藐視金融專業。」引發討論,《中國時報》更藉機發揮,直接刊登在隔天報紙頭版頭題。但我們不經要問,曾銘宗是真的以財經角度在看此事?還是根本是沒常識的作秀呢?

切入正題前,我們先看看聯合王國的內閣,並非全部的大臣都具有相關專業。外交及國協事務大臣鮑里斯·強森以及國防大臣麥可·法隆的專業都在人文、藝術,衛生大臣傑瑞米·杭特的專業在政治、經濟,教育大臣賈斯汀·葛林寧專業在商業、財經,環境、食品和鄉村事務大臣麥可·戈夫以及運輸大臣克里斯·葛瑞林的專業都在語言、傳播⋯⋯等。難道這些大臣們都是「藐視專業」嗎?又或許你會說,這是內閣制,台灣是類雙首長制,不能混為一談。

轉回台灣,你能確定每一位民選首長、政府官員都具有相關專業嗎?蔡英文的專業並非政治,而是國際事務談判與法律,馬英九的專業也並非政治,而是國際法,陳水扁的專業也同樣是法律,李登輝的專業則是農業,試問依照同樣標準,他們有資格擔任統領全國的總統大位嗎?又或者你說這是透過民選產生,不能如此比較。那政府官員呢?曾任行政院院長的毛治國、孫運璿專業在土木工程,陳冲、林全專業在財經,陳誠、郝伯村、唐飛專業在國防、軍事,他們都不是學政治出身,難道接任閣揆大位,都是藐視政治專業?蒙藏委員會長期以來擔任委員長的皆非藏族或蒙古族人,是否也是藐視民族專業?曾任國防部部長的蔡明憲專業在法律、政治、外交,楊念祖專業在社會學,是否也是藐視國防專業?僑務委員會委員長亦長期非相關專業者接任,是否也是藐視專業?

最後再試問提出此言論的曾銘宗,長期專業在財政、金融,何以有能力任中國國民黨不分區立法委員?又如何在質詢台上監督政府呢?再看看「永遠反對民主進步黨任何政策」的《中國時報》,現在經營者是以做餅乾起家的旺旺集團,請問插手媒體業這是不是「藐視媒體專業」呢?顯然,更大多數民眾對於顧立雄接掌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是給予好評,認為他能超然於當前的金融體系,更能管束被外界憎惡的「金融幫」、「財經幫」,以大刀闊斧的性格,徹底改善台灣金融秩序的3大亂象與弊病,分別為「家族化及產金不分」、「金融監理常球員兼裁判」、「賣弄『專業』變『話術』」,是否能眾望所歸,請國人同胞拭目以待。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