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品】大陸城漂紀事

  •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 08 Jul, 2016
雷湛 發自中國     
Published time:   08 July, 2016 16:27
Edited time:  08 July, 2016 16:27
坐在電腦前久了,忽然覺得腰酸背卻不疼,可能還年輕吧。

就出去走走休息下眼腰,坐在公交車上腰那叫一個難受啊,直著別扭酸疼,貼著公交車座椅又因為天氣稍冷倍感酸疼。一不小心坐到了火車站,中午吃了個飯,就去找個按摩小店,姑娘們挺多的,我都有點不好意思進門時略顯尷尬。

「有按摩麼?」

「有。」

姑娘們一致看著我。真的那麼多眼睛真的很不自在。我就跑在最裡面一位穿著白毛衣的約25左右的女孩面前……

「就你吧,多少錢?我腰坐久了難受,幫我按摩下。」

「68。」

「還挺貴的,其他按摩小店按下子不是才30?」

「年還沒過完這,就貴點。」

「好吧,那就按下吧。”我想反正腰挺難受,就按下吧。之後我和她聊了好長會,覺得她人挺橫的,其實這樣的女孩子,心應該挺直白的。」

「提著在昌大昌沒吃完的面包按完我就隨便逛到了服裝城,以前都是來這裡隨意逛著玩,看看這裡買衣服的小妹和大點的姐姐,其實他們身上也有股特殊的女性的味道,就是這次真的體驗到了講價有多累,因為本來就昨晚沒有睡好。」

「來看看鞋有沒有喜歡的。」

一個小妹拉挽著我手拉我進來,看起來她剛剛不讀書吧,她很熱情的給我介紹鞋,還很熱情的給我用手撐開比較劣質仿冒鞋的鞋口讓我試下合適麼,我都有點不好意思面對她的超過買賣關系的熱情,因為我在要離開充滿塑膠味的小小的鋪面時,她並沒有為了多拿獎金拼命要我買鞋。看著她和年齡並不相稱的粗糙的手,我愣住了,在感到一份人和人的真情的同時……

「我有點累了,我坐著休息下。」

「你坐著看下吧!」

「謝謝。」

我又看著她年輕的充滿奴性的臉龐,一臉茫然卻充滿華人的生意的精明,卻透露出些許真誠。我坐在那累得發呆了,看著身邊在試鞋的年輕女孩和其成熟的充滿女人味世俗味富態的媽媽,卻沒有去看身邊的女孩是否靚麗。還是要感謝疲倦的身軀和清醒的大腦,讓自己會有此時的外物皆不是那麼清醒那麼重要的狀態。

廣東西部這邊重男輕女在農村目前也很嚴重,好多父母為了生個男孩,有了前面都生了好幾個女孩。大陸中共20世紀80年代後的發展又是走的犧牲農村和農民來發展一些亮麗的窗口城市,為自己的統治延續好找借口。這其中,不知有多少的悲劇在農村甚至城市裡的無名的她他它身上發生。這個女孩或許也在其中吧,筆者又何嘗不是呢?

記得幼年時,農村或城市裡普通人因為比較窮苦,看多了親人之間和其鄰裡之間因小利的爭吵甚至仇恨.......至今想起,讓人不勝唏噓,這樣的成長環境其實很傷害一個孩子,讓他在不知不覺間在心底埋下了很多不幸和仇恨疑惑......加上毛澤東時代推行鬥爭治世,這相當的摧毀了華人的傳統的儒家相安無事平靜生活的處世生活哲學,因為黨支部建到村上使得專制權力滲透到農村每個人身上,直接觸及到每個人的利益和生活。這對每個大陸人的改變要甚於民國初年知識分子群體內部的否定華人傳統和思想文化崇尚西方體制與文化的五四運動。可結果總覺得是加強專制獨裁,去沒有去除華人的人性的缺點和容易導致腐敗的裙帶關系。甚是奇怪。到了1980後,為了為了挽救統治危機,使民間社會運轉便大致回到了1949前中華民國大陸時期時的狀態,允許做小生意。大家便把重心都投到賺大錢 過好日子上了,殊不知一個社會中錢只是運行的工具罷了,關鍵還是在人和人之間互動,這此人和人的互動中不同群體的人獲得各自的物質與精神滿足,即便是生活和活著。

這也是大多人為何會為真心 真誠駐足的原因,因為在大陸挺稀有,或許只遺存在涉世未深的孩子身上。

筆者曾經在一次工作之余騎車拜訪過一個被遺忘的廣東鄉村,騎車到了似曾相識的幾十年前的土路,一片綠蔭遮蔽下的村落一角,看到一戶人家在吃飯,交談中甚是淳樸,歡迎我的到來,一個小女孩跑過來喊我哥哥,天黑時送我出村。

「哥哥你還來嗎?」小女孩幫我推著車問我。

「哥哥,你慢點,下面有泥,路不平!」

我看著她稚嫩天真的小臉,吃力的推著小輪車走過一片沙子地,車子還差點偏倒,我趕快幫她扶了下。

「哥哥我沒事,我對這路很熟了,你不用幫我扶了,你小心點走別摔倒了。」


可惜路太短,很快就走出了綠蔭掩蓋好似桃花源的村落。走到一個文化樓,就看見大路了。我就騎車回去了。記得好像改天還是那天我還回到她村的小賣部給她買了一袋紅袋蜜棗,也不知道小女孩吃到沒呢!

走離了那女孩的那個鞋鋪,我後來坐在了一家賣十字繡店鋪前和一個女孩請求休息會,那女孩也剛畢業,我看了會手機,坐那乾吃了超市裡沒吃完的麵包,今早凌晨卻被渴醒了。

雷湛,一位居住在中國的作家,《中國公民聲音》撰稿者之一。

評論  評論須知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09 Sep, 2017
美國知名作家史蒂芬·金曾有一部改編成電影甚至影集的知名短篇小說,《迷霧驚魂》(The Mist),大意是一群人因室外出現充滿怪物的大霧,被困在超市時發生的許多危機、衝突,故事要傳達的意思之一,就是當人們無法看清眼前的怪物時,容易形成「未知的恐懼」,造成難以理性的思考,教育部審議中的108課綱之國語文領綱中,文言文與白話文比例之爭的迷霧也在不斷地擴大,主因是很少人以108課綱基本理念,也就是「自發」、「互動」及「共好」為基礎來討論,使文白比之爭氛圍就像迷霧一般,支持文言文的一方創造升學恐懼,支持白話文的一方提出恐怖回憶 ,雙方不斷在迷霧之中放入怪物,讓大家不敢邁出步伐,走向通往基本理念的道路,各說各話的結果也就毫不意外。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07 Sep, 2017
幾天前,台灣行政院院長林全請辭,由台南市市長賴清德出馬接替,內閣也全面大洗牌。最受矚目的,莫過於現任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任委員、執業律師的顧立雄,將在新內閣改接掌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國民黨籍的現任立法委員、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前主任委員曾銘宗受訪時訕笑道:「顧立雄是司法專業卻要來擔任金管會主委,等於街上隨便抓一個人來都可以當金管會主委,是藐視金融專業。」引發討論,《中國時報》更藉機發揮,直接刊登在隔天報紙頭版頭題。但我們不經要問,曾銘宗是真的以財經角度在看此事?還是根本是沒常識的作秀呢?

切入正題前,我們先看看聯合王國的內閣,並非全部的大臣都具有相關專業。外交及國協事務大臣鮑里斯·強森以及國防大臣麥可·法隆的專業都在人文、藝術,衛生大臣傑瑞米·杭特的專業在政治、經濟,教育大臣賈斯汀·葛林寧專業在商業、財經,環境、食品和鄉村事務大臣麥可·戈夫以及運輸大臣克里斯·葛瑞林的專業都在語言、傳播⋯⋯等。難道這些大臣們都是「藐視專業」嗎?又或許你會說,這是內閣制,台灣是類雙首長制,不能混為一談。

轉回台灣,你能確定每一位民選首長、政府官員都具有相關專業嗎?蔡英文的專業並非政治,而是國際事務談判與法律,馬英九的專業也並非政治,而是國際法,陳水扁的專業也同樣是法律,李登輝的專業則是農業,試問依照同樣標準,他們有資格擔任統領全國的總統大位嗎?又或者你說這是透過民選產生,不能如此比較。那政府官員呢?曾任行政院院長的毛治國、孫運璿專業在土木工程,陳冲、林全專業在財經,陳誠、郝伯村、唐飛專業在國防、軍事,他們都不是學政治出身,難道接任閣揆大位,都是藐視政治專業?蒙藏委員會長期以來擔任委員長的皆非藏族或蒙古族人,是否也是藐視民族專業?曾任國防部部長的蔡明憲專業在法律、政治、外交,楊念祖專業在社會學,是否也是藐視國防專業?僑務委員會委員長亦長期非相關專業者接任,是否也是藐視專業?

最後再試問提出此言論的曾銘宗,長期專業在財政、金融,何以有能力任中國國民黨不分區立法委員?又如何在質詢台上監督政府呢?再看看「永遠反對民主進步黨任何政策」的《中國時報》,現在經營者是以做餅乾起家的旺旺集團,請問插手媒體業這是不是「藐視媒體專業」呢?顯然,更大多數民眾對於顧立雄接掌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是給予好評,認為他能超然於當前的金融體系,更能管束被外界憎惡的「金融幫」、「財經幫」,以大刀闊斧的性格,徹底改善台灣金融秩序的3大亂象與弊病,分別為「家族化及產金不分」、「金融監理常球員兼裁判」、「賣弄『專業』變『話術』」,是否能眾望所歸,請國人同胞拭目以待。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