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室觀點】何謂臺灣的祖籍?

  • By Stand Media
  • 05 Jun, 2016
編輯室 發自臺灣     
Published time:   05 June, 2016 17:42
Edited time:  05 June, 2016 17:42
中華民國前總統李登輝在《Voice》的〈日台新連携の幕開け〉一文遭支持「臺灣與中國統一」的人士砲轟。(影像合成:政治中心)
去年(西元2015年)09月,中華民國前總統李登輝向位於日本國的株式會社PHP研究所旗下政治立場傾右雜誌《Voice》投書,但也有一說是《Voice》專訪李登輝,無論是哪個,在 《Voice》「西元2015年09月號 第36頁,以〈日台新連携の幕開け〉為標題刊出,而該篇報導,也被放在這期《Voice》封面的下方,足見該雜誌社對此文的重視。而李登輝在文中寫道:「當時我們兄弟二人,是以貨真價實的『日本人』的身分為祖國奮戰的。」另外也針對中華民國現任總統馬英九計畫舉行「抗日戰爭勝利70年」的紀念活動進行批評,他寫道:「日本和臺灣是『同一個國家』,既然是同一個國家,那麼所謂臺灣與日本作戰就不是事實。」


然而此番言論隨即遭臺灣內部支持兩岸統一的人士強烈反彈,包括中華民國現任總統馬英九、立法院現任副院長洪秀柱、新黨主席郁慕明⋯⋯等人都對此反擊,他們一致性的認為,曾擔任中華民國的總統竟然說他的祖國是日本,這樣的行為是可恥的。但如果綜觀中國歷史以及臺灣歷史你便會發現,這只是他們片面斷章取義的說法,李登輝前總統的話其實不無他的道理在。


西元1894年,當時代表中國的清朝政府向大日本帝國政府開戰,但過隔年卻戰敗而向日本求和,簽訂《馬關條約》,正式割讓遼東半島、臺灣全島及其附屬島嶼、澎湖群島,這也就是俗稱的「乙未割臺」。大日本帝國對於其國土定義共分六種-內地、外地、租借地、國際聯盟委任託管地、間接統治區域及佔領地。而當時的臺灣,也就是包含臺灣島、澎湖群島、新南群島的臺灣是屬於「外地」,而「外地」雖然在性質上屬於殖民地,但在法理上仍屬於當時大日本帝國國土的一部分,因此仍適用日本本土的部分法律。在西元1918年由大日本帝國政府所制定的《共通法》第一條原文便提及:「本法ニ於テ地域ト称スルハ内地、朝鮮、台湾、関東州又ハ南洋群島ヲ謂フ,前項ノ内地ニハ樺太ヲ包含ス。」我想,這便是定位當時的臺灣最好的證明。


依以上所言,當時的臺灣不是日後仍需償還的租借地、國際聯盟委任託管地、間接統治區域更不是佔領地,臺灣在當時確實劃於日本的國土內,因此,在西元1896年自西元1944年出生的多數臺灣人,認同的祖國很自然便是日本,而非中國。所謂的祖國,並不是依照血緣、種族來做區分,而是對於當下時代的認同感。最近聽到一個很好的例子,當一位越南嫁來臺灣的配偶,你問她祖籍來自於哪裡時,她會回答你越南。但當你問她的小孩祖籍是哪裡時,他的回答一定是臺灣,因為他認同對於這塊土地的情感。正如同你現在去問一個美國人他的祖籍是哪裡,他的答案也絕不會是英國,儘管他的祖先是從英國過來的。


我曾查閱中華民國教育部編纂的字典,對於「祖國」一詞的解釋為祖籍所在的國家。當我進一步查「祖籍」的意思,得到的答案是祖先的原籍。那究竟臺灣的祖先是從哪裡來的呢?完全是漢民族嗎?其實不然。臺灣曾經歷過荷蘭人、西班牙人及日本人的統治,就算是清朝統治時期,從中國福建省來的民族也並非完全的漢民族。宋朝時期北邊有個金朝,他們的民族是女真族,也就是後來我們說的滿族。在該朝遭滅亡於蒙古人之下後,有一批的女真人逃到了福建,改以「粘」姓,躲避蒙古人的追殺。再說漢民族,其實早已「不純」。魏晉南北朝時,北魏的鮮卑族在孝文帝的改革下,積極所謂的「漢化」,不僅遷都文化古城-洛陽,也不再使用鮮卑姓、鮮卑語,改用漢姓、漢語,甚至還鼓勵與當時的鮮卑族與漢民族通婚。當這些人從中國的福建省及廣東省來到臺灣,再與臺灣原本南島語系的原住民通婚,甚至到了清領後期的開港通商,從歐洲與美洲來的商人、醫生、傳教士⋯⋯等也與當時的臺灣人通婚,難道臺灣的祖國還會是中國嗎?


西元1937年07月07日盧溝橋事變爆發後,中國對日八年抗戰正式展開,1個月後,大日本帝國政府便緊急命令臺灣派兵增援,當時的臺灣總督府開始招募臺灣人到中國為大日本帝國的日本軍運送物資,並在佔領區進行農業、工業的建設工作,不過當時的大日本帝國政府對於這些臺灣人並沒有給予軍人的身份。而真正給予軍人身份則要等到西元1941年06月20日,臺灣總督府才正式徵召所謂的「臺籍日本兵」,而李登輝前總統當年正是配屬大日本帝國陸軍名古屋高射第2師團高射砲第125聯隊,其兄李登欽也以臺籍日本兵的身分加入大日本帝國海軍,前往菲律賓參與太平洋戰爭。後來戰死於馬尼拉戰役中,遺體下落不明。雖然,不可否認的是西元1938年至西元1942年,臺灣民間人士曾自發組織一個武裝力量-臺灣義勇隊赴中國對抗日本軍,但要說是當年大日本帝國對臺灣的皇民化運動執行的徹底也好,或者覺得當年的大日本帝國政府真心建設臺灣讓當時的臺灣人感激也好,不可否認的,當時的許多臺灣人在出生時,臺灣屬於日本的領土,祖國自然是日本。


現在的臺灣經歷過民主化的過程,對於所謂祖國是中國的認同感已經大大降低,當你走在路上問新一世代的年輕人們:「你的祖籍是哪裡?」得到的答案一定會是臺灣的某一個市或某一個縣,絕對不會是中國的某一個省份,正如前面所說,當今臺灣的年輕人已經對於中國這塊土地沒有任何的情感存在,何來稱其為祖國?李登輝前總統在《Voice》的〈日台新連携の幕開け〉一文中僅提及自己當年與他的兄長以「日本人」的身份為祖國奮戰,並未提及所有的臺灣人。這,是他的歷史記憶,也是許多當時臺灣人的歷史記憶,如此而已。


就中華民國的國史來看,日本的確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但是從臺灣歷史來看卻未必是,而當時的戰場卻多數是在於中國大陸上,如今,中華民國失去中國大陸的土地,而將政府撤守臺灣,卻硬要強加臺灣這塊土地人民「抗日」的情緒,怎麼樣都是不妥的。

評論  評論須知

By Stand Media 09 Sep, 2017
美國知名作家史蒂芬·金曾有一部改編成電影甚至影集的知名短篇小說,《迷霧驚魂》(The Mist),大意是一群人因室外出現充滿怪物的大霧,被困在超市時發生的許多危機、衝突,故事要傳達的意思之一,就是當人們無法看清眼前的怪物時,容易形成「未知的恐懼」,造成難以理性的思考,教育部審議中的108課綱之國語文領綱中,文言文與白話文比例之爭的迷霧也在不斷地擴大,主因是很少人以108課綱基本理念,也就是「自發」、「互動」及「共好」為基礎來討論,使文白比之爭氛圍就像迷霧一般,支持文言文的一方創造升學恐懼,支持白話文的一方提出恐怖回憶 ,雙方不斷在迷霧之中放入怪物,讓大家不敢邁出步伐,走向通往基本理念的道路,各說各話的結果也就毫不意外。
By Stand Media 07 Sep, 2017
幾天前,台灣行政院院長林全請辭,由台南市市長賴清德出馬接替,內閣也全面大洗牌。最受矚目的,莫過於現任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任委員、執業律師的顧立雄,將在新內閣改接掌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國民黨籍的現任立法委員、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前主任委員曾銘宗受訪時訕笑道:「顧立雄是司法專業卻要來擔任金管會主委,等於街上隨便抓一個人來都可以當金管會主委,是藐視金融專業。」引發討論,《中國時報》更藉機發揮,直接刊登在隔天報紙頭版頭題。但我們不經要問,曾銘宗是真的以財經角度在看此事?還是根本是沒常識的作秀呢?

切入正題前,我們先看看聯合王國的內閣,並非全部的大臣都具有相關專業。外交及國協事務大臣鮑里斯·強森以及國防大臣麥可·法隆的專業都在人文、藝術,衛生大臣傑瑞米·杭特的專業在政治、經濟,教育大臣賈斯汀·葛林寧專業在商業、財經,環境、食品和鄉村事務大臣麥可·戈夫以及運輸大臣克里斯·葛瑞林的專業都在語言、傳播⋯⋯等。難道這些大臣們都是「藐視專業」嗎?又或許你會說,這是內閣制,台灣是類雙首長制,不能混為一談。

轉回台灣,你能確定每一位民選首長、政府官員都具有相關專業嗎?蔡英文的專業並非政治,而是國際事務談判與法律,馬英九的專業也並非政治,而是國際法,陳水扁的專業也同樣是法律,李登輝的專業則是農業,試問依照同樣標準,他們有資格擔任統領全國的總統大位嗎?又或者你說這是透過民選產生,不能如此比較。那政府官員呢?曾任行政院院長的毛治國、孫運璿專業在土木工程,陳冲、林全專業在財經,陳誠、郝伯村、唐飛專業在國防、軍事,他們都不是學政治出身,難道接任閣揆大位,都是藐視政治專業?蒙藏委員會長期以來擔任委員長的皆非藏族或蒙古族人,是否也是藐視民族專業?曾任國防部部長的蔡明憲專業在法律、政治、外交,楊念祖專業在社會學,是否也是藐視國防專業?僑務委員會委員長亦長期非相關專業者接任,是否也是藐視專業?

最後再試問提出此言論的曾銘宗,長期專業在財政、金融,何以有能力任中國國民黨不分區立法委員?又如何在質詢台上監督政府呢?再看看「永遠反對民主進步黨任何政策」的《中國時報》,現在經營者是以做餅乾起家的旺旺集團,請問插手媒體業這是不是「藐視媒體專業」呢?顯然,更大多數民眾對於顧立雄接掌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是給予好評,認為他能超然於當前的金融體系,更能管束被外界憎惡的「金融幫」、「財經幫」,以大刀闊斧的性格,徹底改善台灣金融秩序的3大亂象與弊病,分別為「家族化及產金不分」、「金融監理常球員兼裁判」、「賣弄『專業』變『話術』」,是否能眾望所歸,請國人同胞拭目以待。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