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室觀點】軍訓教官應立即退出臺灣教育

  • By Stand Media
  • 02 Jun, 2016
編輯室 發自臺灣     
Published time:   02 June, 2016 20:15
Edited time:  02 June, 2016 20:15
「三民主義青年團」是中國國民黨於西元1938年07月至西元1947年09月所領導的青年附隨組織,(影像重製:政治中心)
臺灣自民國76年起解嚴,在一連串要求民主改革的浪潮下,終於在民國85年舉行了第一次的總統直選。臺灣的民主看似一步步推進著,但幾乎沒有人注意到,我們的根—也就是教育,卻還停留在戒嚴時期。

至今,軍人依舊存在於高中校園中,美其名是推廣「全民國防教育」,實際卻是透過另一種方式的控管學生思想。這些所謂的「軍訓教官」,不僅透過教材來美化中華民國的國防,甚至霸佔「生活輔導」這一塊的教育業務。而教育部和國防部則聯手以「校園安全」為理由,將其繼續留於校園中,編制在教育部學生事務及特殊教育司之下。另外,各級縣、市政府甚至設有軍訓處或軍訓室,作為其的上司機關。他們領著教育單位編列的薪水,退休後仍領著軍人的退休俸,如此荒唐的編制,在現今哪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中還能看到呢?軍訓教官最早是在中國國民黨威權統治下控制學生思想,並發展黨務系統進入校園的重要角色,如今,他們的輔導學生及維護校園安全的業務,早已有專業的心理諮商師及保全人員可以取代,然而卻還要再等上7年,軍訓教官才能完全走入歷史,實在荒唐至極。

現今幾乎所有臺灣的高級中等學校,依舊在一年級新生的教學上,安插「軍歌與校歌」的相關比賽,該比賽不僅要大聲地唱出校歌,甚至還需要喊上幾句軍呼,並配上統一整齊的步伐,而在臺前觀禮的校長、主任們則是樂不可支。臺灣現今已號稱是個民主自由的國家,但這些教育現象卻愈看愈像是集權政治下才會有的「閱兵」作為呢?學生是單純的,他們總是按著校方的教學進度與活動安排走,他們信任學校,信任教育,卻不知就在這樣的環境下,被灌輸「必須服從上級命令」的思考模式。就這樣,因這些校內高層人士的虛榮心, 讓學生原本應有的獨立思考能力被奪走。學校不僅是教育的單位, 無論公立或私立,也須接受家長及學生的監督,唯有存在反對的勢力與聲音,才不會使校方無限上綱自身權力而為所欲為。任何站在領導位階的人,往往對於下屬在活動中做出整齊劃一的動作配上宏亮統一的口號時,會更加產生自我高高在上的一種尊榮感,他們會逐漸與底層脫節,甚至想盡辦法控制住對自己不利的異議聲音。長期下來,他們經不起他人的批判,而成為了真正的「草莓族」,豈不悲哉?

軍訓教官的存留不在於該名教官對於學生的好與壞,而是軍人進入校園的不合時宜之制度應廢除,然而中華民國立法院在民國102年修正通過《高級中等教育法》時做出附帶決議,軍訓教官卻還要自民國103年起算8年才能完全退出校園,甚至在今年(西元2015年)年初,中國國民黨黨籍立法委員呂玉玲,竟還想以「維護校園安全」為由翻案。軍人的職責是維護國家安全,並非對內進入將軍事化的管理系統帶入校園,更不應舉辦軍歌及校歌比賽、校慶之中的軍訓檢閱……等相關軍事化活動,讓學生被迫學習「服從校方管理」的固化思想。

評論  評論須知

By Stand Media 09 Sep, 2017
美國知名作家史蒂芬·金曾有一部改編成電影甚至影集的知名短篇小說,《迷霧驚魂》(The Mist),大意是一群人因室外出現充滿怪物的大霧,被困在超市時發生的許多危機、衝突,故事要傳達的意思之一,就是當人們無法看清眼前的怪物時,容易形成「未知的恐懼」,造成難以理性的思考,教育部審議中的108課綱之國語文領綱中,文言文與白話文比例之爭的迷霧也在不斷地擴大,主因是很少人以108課綱基本理念,也就是「自發」、「互動」及「共好」為基礎來討論,使文白比之爭氛圍就像迷霧一般,支持文言文的一方創造升學恐懼,支持白話文的一方提出恐怖回憶 ,雙方不斷在迷霧之中放入怪物,讓大家不敢邁出步伐,走向通往基本理念的道路,各說各話的結果也就毫不意外。
By Stand Media 07 Sep, 2017
幾天前,台灣行政院院長林全請辭,由台南市市長賴清德出馬接替,內閣也全面大洗牌。最受矚目的,莫過於現任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任委員、執業律師的顧立雄,將在新內閣改接掌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國民黨籍的現任立法委員、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前主任委員曾銘宗受訪時訕笑道:「顧立雄是司法專業卻要來擔任金管會主委,等於街上隨便抓一個人來都可以當金管會主委,是藐視金融專業。」引發討論,《中國時報》更藉機發揮,直接刊登在隔天報紙頭版頭題。但我們不經要問,曾銘宗是真的以財經角度在看此事?還是根本是沒常識的作秀呢?

切入正題前,我們先看看聯合王國的內閣,並非全部的大臣都具有相關專業。外交及國協事務大臣鮑里斯·強森以及國防大臣麥可·法隆的專業都在人文、藝術,衛生大臣傑瑞米·杭特的專業在政治、經濟,教育大臣賈斯汀·葛林寧專業在商業、財經,環境、食品和鄉村事務大臣麥可·戈夫以及運輸大臣克里斯·葛瑞林的專業都在語言、傳播⋯⋯等。難道這些大臣們都是「藐視專業」嗎?又或許你會說,這是內閣制,台灣是類雙首長制,不能混為一談。

轉回台灣,你能確定每一位民選首長、政府官員都具有相關專業嗎?蔡英文的專業並非政治,而是國際事務談判與法律,馬英九的專業也並非政治,而是國際法,陳水扁的專業也同樣是法律,李登輝的專業則是農業,試問依照同樣標準,他們有資格擔任統領全國的總統大位嗎?又或者你說這是透過民選產生,不能如此比較。那政府官員呢?曾任行政院院長的毛治國、孫運璿專業在土木工程,陳冲、林全專業在財經,陳誠、郝伯村、唐飛專業在國防、軍事,他們都不是學政治出身,難道接任閣揆大位,都是藐視政治專業?蒙藏委員會長期以來擔任委員長的皆非藏族或蒙古族人,是否也是藐視民族專業?曾任國防部部長的蔡明憲專業在法律、政治、外交,楊念祖專業在社會學,是否也是藐視國防專業?僑務委員會委員長亦長期非相關專業者接任,是否也是藐視專業?

最後再試問提出此言論的曾銘宗,長期專業在財政、金融,何以有能力任中國國民黨不分區立法委員?又如何在質詢台上監督政府呢?再看看「永遠反對民主進步黨任何政策」的《中國時報》,現在經營者是以做餅乾起家的旺旺集團,請問插手媒體業這是不是「藐視媒體專業」呢?顯然,更大多數民眾對於顧立雄接掌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是給予好評,認為他能超然於當前的金融體系,更能管束被外界憎惡的「金融幫」、「財經幫」,以大刀闊斧的性格,徹底改善台灣金融秩序的3大亂象與弊病,分別為「家族化及產金不分」、「金融監理常球員兼裁判」、「賣弄『專業』變『話術』」,是否能眾望所歸,請國人同胞拭目以待。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