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為什麼臺灣學生要學中國歷史?

  •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 03 Apr, 2016
神父 發自臺灣     
Published time:   03 April, 2016 20:18
Edited time:  03 April, 2016 20:18
在中國國民黨一黨專政的時代,教科書往往僅闡述一種史觀。隨著戒嚴的解除,許多不為人知的史料也逐一曝光。(攝影:生活中心)
聽過杜鵑嗎?當我說杜鵑的時候,她可能是一朵朱色的花,也能是一隻「布榖!布榖!」叫著的鳥,這世上鮮有兩個東西名字是完全一樣的,而本質卻完全不同,但在這裡,它發生了。一定是有人莫名的將她們串在一起吧,但,那個人,是誰呢?

他是故事裡的人,叫做杜宇,他是一位國王,教導他的子民如何耕種,人民非常喜愛他 ,杜宇的妻子叫做「利」,是從水井中爬出來的,杜宇初時見到她時,十分驚嚇,但久了就習慣了。兩人的結合讓國家更加強盛,但,好景不長,他們的國家淹了大水。杜宇看到好不容易栽種起來的莊稼,成為了一片汪洋,內心好不悲傷,人民也因為缺乏糧食,而變得面黃肌瘦。「若誰能治水,便將王位讓給他。」他在心裡暗自下了這個決定,就在這個時候,王宮裡傳來了一個奇異的消息。

「國王阿!國王阿!有個人從水裡漂了下來!」

杜宇大吃一驚,連忙前往觀看,氾濫的河水依舊,不過眼前的景象更令人怵目驚心,只見那個人,從水的低處緩緩的漂向高處,連鮭魚和蔣公,都沒那麼厲害,杜宇趕緊命人將那個人給撈上來。「你好,我叫鱉靈。」杜宇詢問他是否會治水,他回道:「都叫鱉了,當然會。」鱉靈指著遠處的玉壘山說:「只要把它打通,水就像馬桶一樣,自然會被沖走。」於是鱉靈率領著人民打通了山,水患不久就解除,杜宇夢寐以求的田地又露了出來,他非常高興,但又擔憂水又不知何時會淹起。

「不如這樣,讓我將王位讓給你吧。」「不……不……這怎麼行呢?你才是這個國家的皇帝。」鱉靈一再推辭,但杜宇執意要這麼做,鱉靈沒有辦法,嘆了一口氣,告訴他實情。「其實我本是水神,因為看你是個好國王,所以才來幫忙的,現在水治好了,我也該漂走了。」杜宇眼看勸不了鱉靈,但心裡打定了主意,於是在一個晚上,他悄悄的離開了王宮。

天一亮,人民發現自己的國王不見了,就焦急的到處尋找,他們找了許久,終於在一棵 樹下發現他,但他們的國王已經死了,為了將王位讓給鱉靈,杜宇走到了這個國家的邊境 ,最後餓死在這裡。杜宇死了以後,人們非常的傷心,傷心到都忘了耕種,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出現了一種從來沒有看過的鳥,他一邊飛,一邊發出叫聲:「布穀!布榖!」人們覺得奇怪,但沒有人理會他,這隻鳥從早叫到晚,都是同樣的聲音。

「布榖!布榖!」他像是在催促著什麼,也像是在表達什麼,那哽咽的聲音,傳遍了整個國家,他一邊叫 ,一邊從嘴喙邊噴出了血,血流在花上,終於使人們意會過來:「是杜宇國王!他來提醒我們要下田了!」於是乎,這隻鳥就被叫做杜鵑,而那朵沾了血的花,也被喚做杜鵑。這是一個滿不合邏輯的故事,也違反了人性,但你知道嗎?這個杜宇王,是真實存在的。

「七國稱王,杜宇稱帝。」在中國的四川,曾經有一個「古蜀」王國,他與西周遙遙相望,當時的中國,是西周的天子所在的地方。後來周朝分裂成數個國家,每個國家都稱王,但表面上仍尊周天子為正統,周國,此時已經是一個小國了,但古蜀與他們無關,當他們在尊王攘夷的時候,杜宇已經稱帝了。唐、堯、虞、舜、夏、商、周,中國歷史一直不包含古蜀,這也難怪了,當你看到代表古蜀的三星堆,你就會知道答案。

無論是眼睛凸出來,又或著輝舞著巨人般手臂的人,甚至是黃金面具,他們的文字,巴蜀圖語,至今無人能曉。雖然西漢的《蜀王本紀》說他們「不曉文字」、「未有禮樂」,但很明顯,並不是這樣,這像蝌蚪般的文字,有可能比甲骨文更早,甲骨文中有個蜀字,甲骨文之前,必定還有會寫字的人。他們的神秘,類似馬雅,有人說,他們是外星人製造的文明,你一定得看看他們的樹, 上頭有鳥,綴滿果實。也難怪他們會這麼說了,因為在中國各種雕塑裡,你絕對不會看到這個東西。因此中國的攝影師在為外國人介紹三星堆的玉器時,才把脫口而出「中國的……」給收了回去。那麼「中國歷史」又是個什麼樣的概念?那是一群史學家,不停的在尋找一種「傳說的王朝」,偏離了這個王朝系譜的行星,都 會給一筆消去,這個王朝是很牽強的,而且處處充滿矛盾。

當蒙古人入侵了中原,元,就是這個歷史的主軸了,但當明朝興起,元朝被打到了北邊 ,就被改名字叫北元,元、明事實上並列,但卻好似只剩下一個朝代般。而後金人入關,清國,就成為中國了,中國歷史是一個弔詭的概念,它看來很大,其實很小;如我們說它是多元的,五族共和,但在中國歷史裡面,這些族本身的歷史幾乎沒有存在的空間,但若說它小,又並不小,從一小塊西周衍伸出來的歷史,又必須概括所有的族群,四川也好,胡人也罷,都必須供奉這傳說的王朝系譜,因為在某些時刻,特別是當 他們被認為是發光發熱的勝利者時,他就會是中國的。因此中國歷史,可以說是一種農藥,它讓每一處田地欣欣向榮,但也讓每一株農作靜若死寂,我們看到那欣欣向榮的部分,會難以割捨,但我們看到靜若死寂之處,會覺得啞口無言。正如黑格爾所說,在中國的歷史裡,只有一個人是自由的。 這個人創造歷史,實現理性的狡計,也就是交代歷史讓他去完成的事,然後背負著自己任性、衝突的黑鍋,到頭來,這都是必然的,任何君王、朝代、民族、旁支史,都必須被犧牲,而只為了完成歷史。

這樣的思維必然會產生理性恨(Misologie),這樣憎恨理性的方式有兩種。 其一,就是對於那些自然發展的人,為什麼不遵循歷史的軌跡,為什麼不依從理性來行事 ,在這種框架下面,個人的熱情和感性,應該是被犧牲的存在才是,他們沒辦法解釋那些 超出理性範圍的事,因此採取的做法就是,一個接著一個,歸納到「中國」的版圖裡。例如,臺灣就是這樣一個鮮明的例子。面對大國的恐慌,小國應該服從強權,人民應該信仰權威,個人應該為了國家犧牲大部分的自由,為了利益而獻上自主「顧全大局」他們無法解釋這樣的不理性,並且忌妒他,最直接的方式,把臺灣的歷史,歸納到中國的歷史當中。其二,就是對歷史的懷疑,也就是理性的不滿足,明明就已經照著歷史的脈絡行走,但是歷史終究無法給出完美的答案,封建之後仍有許多散落的畸零地,然後這些例外成為了縣使其瓦解,所以孔子緬懷周朝的制度和禮法,日本的儒學者提出了「華夷變態」,認為「清」的統治下,中國已經變態了,夷取代了華,明代的衣冠在戲臺子上,戲臺下的人則留辮子 。「唐魯才保南隅,韃虜橫行中原,是華變於夷之態也。」因此他們發動了甲午戰爭。

「夫貴國民族之與我日本民族同種、同文、同倫理,有偕榮之誼,不有與仇之情也…… 以逐滿清氏於境外,起真豪傑於草莽而以託大業,然後革稗政,除民害,去虛文而從孔孟政教之旨,務核實而復三代帝王之治。」這些理性和這些恨,使他們不斷的撥亂反正,採取的方式正是歷史交代他們的「一人之英雄,眾人成狗熊」或者「勝利者為鬼雄,失敗者是大雄」。事實上,他們都是不理性的,服膺的歷史,是不自由的。所謂華夏,不過就是一地碎散的欠片;所謂中國歷史,就是把這些欠片隨意組成的雷龍頭骨。而中國可以被原諒的地方,那就是中國其實並不存在。我們喊了「杜鵑」以後,可能會有三種東西會回頭,杜鵑鳥、杜鵑花、杜宇的幽魂跟你Say「Hi」,但事實上,可能什麼回應也沒有,杜鵑鳥飛走了,杜鵑花依舊盛開,而杜宇會跟你說:「我是杜宇啊!」我們喊著杜鵑其實是種方便,他們三個都是不同的存在,杜鵑的意義,就像夜晚看著天上的星座。

如果把動物都當作杜鵑,植物都當作杜鵑,所有人都變成杜鵑,你是杜鵑,我是杜鵑, 這是一種無知,而且會形成傲慢,往往在無意間傷害了別人,自己還不曉得為什麼,彷彿停留在前運思期的小嬰孩。歷史就是借鏡,鏡子有多大,多近,多遠,都不會改變現在的自己,鏡子的功能就是替自己上妝,修整成更美的模樣,或擠痘痘。而不是替鏡子上妝,或想辦法鑽入鏡子,成為鏡子裡的人。

如今我們已有兩面鏡子,就算其中一面是模糊的,也有其用處,誠如同這面鏡子告訴你的:「我的背後有人聲,我的面貌並不光滑;我有許多碎片遺留在別處,有一些組成了我。但我仍是歷史。如果可以的話,請替我找回自由。」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託杜鵑。我想這就是我們學它的原因了。

神父,一位居住在臺灣的歷史學者。

評論  評論須知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27 Jun, 2017
《維基百科》共同創辦人之一、維基媒體基金會理事會榮譽主席的吉米·威爾斯,今年(西元2017年)04月16日推出尤其個人建構的獨立計畫《維基論壇報》,吉米·威爾斯受訪時表示,《維基論壇報》是「由大眾撰寫、給大眾閱讀的新聞」,並誓言打擊假新聞。而《維基論壇報》網站上線後,目標聘請10名全職記者,提供免費的新聞報導給公眾閱讀。未來,《維基論壇報》將結合全職記者與公民記者的力量,由專職記者撰文報道,公民記者進行修訂潤飾,使記者和讀者可一同監察,使真相愈趨明朗。上月(西元2017年05月)31日,《維基論壇報》正式募得10名全職記者的薪資,近日將啟動營運。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26 Jun, 2017
台灣的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要查我的爆料,另依《銀行法》規定,散布不實流言,損害銀行信用者,最重得吃上5年牢飯,得併科1000萬罰金。

我在這邊向大家認錯,我之前寫說「TMT Procurement Corp」資本額幾百萬。《兆豐商業銀行》就借了10億無擔保品信用貸款是錯誤的資訊。我翻找了資料,「TMT Procurement Corp」的資本額根本沒有幾百萬,只有25000元美金!不是2500萬美金,是25000元美金!不到新台幣100萬就借了10億!而且之前有人說,就算他資本額低又怎樣?搞不好名下資產很多,搞不好有價值幾百億的船或是土地,借10億剛好而已。資本額算什麼?所以查了一下,這間公司不管是成立以後,貸款的時候到現在⋯⋯名下資產是0,就是沒有資產!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要不要查一下我說的對不對?

我承認我好羨慕、好忌妒也很傷心,為什麼銀行不借10億給我?想到翻來覆去晚上睡不著,覺得上天待我太不公平⋯⋯翻著翻著就找到了一張照片,才知道為什麼人家借的到我借不到。蔡友才先生,紅酒好喝嗎?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