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室觀點】翻轉臺灣政治 第三勢力的下一步?

  •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 29 Feb, 2016
政治中心 發自臺灣     
Published time:   29 February, 2016 22:43
Edited time:  29 February, 2016 13:43
從社團法人公民組合分裂出的「時代力量」與「社會民主黨」,被視為是現今臺灣政治最重要的「第三勢力」政黨。(影像合成:政治中心)
西元2016年01月16日晚間,於臺灣舉行的「中華民國中央公職人員選舉」告一個段落,其中「中華民國第9屆立法委員選舉」的部分,第三勢力政黨的票數不如預期。時代力量的支持率從投票前10日民意調查的11%跌至6%,綠黨社會民主聯盟則是為拿下任何席次,無緣進入立法院,更不用說其它的小型政黨。2年前,當太陽花學運退場時,多位學術界、藝文界與長期參與社會運動的知識分子開始醞釀一個新興政治團體的誕生-社團法人公民組合。然而,這樣的情形並未持續太久,社團內出現了兩股理念不一的大型派系。一個以太陽花學運決策小組成員、中央研究院院士以及財團法人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成員所組織的力量,另一個則是以野百合學運決策小組成員以及多方非政府組織成員所組成,這兩股力量再無法相互妥協、取得共識的情況下,最終演變成「時代力量」與「社會民主黨」兩個政黨,並開始積極拉攏各方勢力。
「親民黨」與「無黨團結聯盟」分別是當今臺灣的第四大黨與第五大黨。(影像合成:政治中心)

「時代力量」拉攏臺灣獨立運動前輩

由金恆煒、陳師孟……等長期推動臺灣獨立運動前輩,原本預計去年(西元2015年)08月10日召開記者會,宣佈成立「臺灣獨立行動黨」。然而,新世代的崛起使這些前輩們在最後一刻決定退讓,轉與「時代力量」整合,希望藉此能統合「臺灣民族主義」的力量。在本次「中華民國立法委員選舉」開票結果出爐後,不僅證明了此次整合的成功,也替代原本臺灣團結聯盟在立法院的地位,甚至接手民主進步黨黨內部分的「基本教義派」。

比起親民黨,臺灣團結聯盟創黨以來更換過2次黨魁,包括黃主文、蘇進強與黃昆輝,共3位。雖然沒有外界提出所謂「萬年黨魁」的包袱,但長期倚靠「黨魁」的知名度、影響力以及與民主進步黨的特殊關係,造就其在本次選舉中遭取代的一部分原因。另一部分原因在於其雖擁有「青年軍」,也經常透過這種抗議場合搏媒體版面,但在上一屆立法院最後一次會期中,因推動將「無線電視」列為「衛星電視」必載頻道,引發多數民意反彈,儘管試圖透過與新興政治團體之一的「基進側翼」合作,但仍救不起直落的聲望,最終遭掃地出門。

也許就是經歷過太陽花學運以及過往多次社會運動的洗禮,「時代力量」黨內充斥著「戰將」,包括現任執行主席的黃國昌、主席團成員的林昶佐、徐永明、馮光遠……等,同時廣泛運用網際網路的行銷、經營與創造議題,讓其聲望與知名度在短時間內急速升高。除此之外,「時代力量」採在臺灣較為罕見的「柔性政黨」組織架構,甚至在黨內轄下的政策委員會與工作委員會中,將「有繳交黨費的『黨員』」與「未繳黨費的『時代之友』」皆於委員會中安排固定的席次,讓政策推動擁有更多的討論空間,打破傳統政治的思維。
臺灣當前仍有許多小型政黨正在努力尋求抬頭,未來也有機會進入政府體系運作。(影像合成:政治中心)

長期參與社會運動的遺珠之憾-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

成立20年的臺灣綠黨,長期投身於生態平衡與環境保育的社會運動中,在價值與理念多處相同的情況下,決定在去年(西元2015年)08月31日與新興的社會民主黨合作,以社會民主主義與綠色政治2種在政治光譜上偏左的理念做為雙方問政基礎,並成立「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間接整合第三勢力力量。

西元1945年10月25日,中華民國國民政府正式從大日本帝國政府手中接收臺灣島與澎湖群島。然而,長期文化上的差異,再加上中國大陸緊接而來爆發的「第二次國共內戰」,被接收1年多後的臺灣島島內人民終於按耐不住壓抑在心中許久的怒吼,在西元1947年02月27日當天,因當時臺灣省專賣局臺北分局的稽查員查緝私菸處置不當,爆發激烈衝突,隔日演變成史稱的「二二八事件」。時任中華民國臺灣省行政長官陳儀透過電報,調集大批中華民國國軍進入臺灣,並開始實施「清匪」與「剿共」,事實上就是對異議人士進行「屠殺」。自此開始,「白色恐怖」、「威權體制」一步步蔓延整個臺灣,並透過「臺灣警備總司令部」在內的多方特務機構控制思想,想方設法讓人民避談政治。因此,臺灣有近50年處於沒有「政治光譜偏左」的狀態,讓「財團」變成「財閥」,「仇富」心態正逐漸扎根於基層人民的內心。

隨著臺灣綠黨的成立,到如今社會民主黨的崛起,「政治光譜偏左」的力量正一步步在臺灣內部發展著,但比起「時代力量」,「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似乎遜色的多,儘管他們擁有包括蔣勳、廖玉蕙、小野、楊力州、鄭有傑、吳星螢……等藝文界知名作家、導演的支持,欠缺「戰將」似乎是最主要的問題癥結點。從其現任最高的決策成員來看,對於「議題」的「戰鬥力」似乎就低了許多;其所提出的政綱也多淪為「理想」,關於如何具體的「實行」的細節並未多加闡述。在失去媒體曝光度的情況下,間接種下敗筆。

1000天後,臺灣內部稱為的「中華民國地方公職人員的選舉」,也就是外界稱呼的「西元2018年臺灣大選」將舉行投票與開票作業,這必將是小型政黨再次竄起的時機,也是展現2年下來的耕耘成果。無論是政治光譜傾向「綠色政治」的樹黨,又或者「傾向支持臺灣獨立運動」的自由臺灣黨,甚至在政治理念上與中國國民黨相似的新黨、民國黨、軍公教聯盟黨,臺灣的政治必一步步邁向多黨化、多元化。未來政策的推動,也將不再是一黨可以決定,而是進入「協商」與「全民參與」的體制當中,取得多數的共識才得以執行。

臺灣歷史正在翻向新的一頁。
政治理念與中國國民黨相似的政黨正逐漸浮出,它們雖然自稱「第三勢力」政黨,但顯然不被現今的臺灣人民所認同。(影像合成:政治中心)

評論  評論須知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09 Sep, 2017
美國知名作家史蒂芬·金曾有一部改編成電影甚至影集的知名短篇小說,《迷霧驚魂》(The Mist),大意是一群人因室外出現充滿怪物的大霧,被困在超市時發生的許多危機、衝突,故事要傳達的意思之一,就是當人們無法看清眼前的怪物時,容易形成「未知的恐懼」,造成難以理性的思考,教育部審議中的108課綱之國語文領綱中,文言文與白話文比例之爭的迷霧也在不斷地擴大,主因是很少人以108課綱基本理念,也就是「自發」、「互動」及「共好」為基礎來討論,使文白比之爭氛圍就像迷霧一般,支持文言文的一方創造升學恐懼,支持白話文的一方提出恐怖回憶 ,雙方不斷在迷霧之中放入怪物,讓大家不敢邁出步伐,走向通往基本理念的道路,各說各話的結果也就毫不意外。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07 Sep, 2017
幾天前,台灣行政院院長林全請辭,由台南市市長賴清德出馬接替,內閣也全面大洗牌。最受矚目的,莫過於現任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任委員、執業律師的顧立雄,將在新內閣改接掌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國民黨籍的現任立法委員、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前主任委員曾銘宗受訪時訕笑道:「顧立雄是司法專業卻要來擔任金管會主委,等於街上隨便抓一個人來都可以當金管會主委,是藐視金融專業。」引發討論,《中國時報》更藉機發揮,直接刊登在隔天報紙頭版頭題。但我們不經要問,曾銘宗是真的以財經角度在看此事?還是根本是沒常識的作秀呢?

切入正題前,我們先看看聯合王國的內閣,並非全部的大臣都具有相關專業。外交及國協事務大臣鮑里斯·強森以及國防大臣麥可·法隆的專業都在人文、藝術,衛生大臣傑瑞米·杭特的專業在政治、經濟,教育大臣賈斯汀·葛林寧專業在商業、財經,環境、食品和鄉村事務大臣麥可·戈夫以及運輸大臣克里斯·葛瑞林的專業都在語言、傳播⋯⋯等。難道這些大臣們都是「藐視專業」嗎?又或許你會說,這是內閣制,台灣是類雙首長制,不能混為一談。

轉回台灣,你能確定每一位民選首長、政府官員都具有相關專業嗎?蔡英文的專業並非政治,而是國際事務談判與法律,馬英九的專業也並非政治,而是國際法,陳水扁的專業也同樣是法律,李登輝的專業則是農業,試問依照同樣標準,他們有資格擔任統領全國的總統大位嗎?又或者你說這是透過民選產生,不能如此比較。那政府官員呢?曾任行政院院長的毛治國、孫運璿專業在土木工程,陳冲、林全專業在財經,陳誠、郝伯村、唐飛專業在國防、軍事,他們都不是學政治出身,難道接任閣揆大位,都是藐視政治專業?蒙藏委員會長期以來擔任委員長的皆非藏族或蒙古族人,是否也是藐視民族專業?曾任國防部部長的蔡明憲專業在法律、政治、外交,楊念祖專業在社會學,是否也是藐視國防專業?僑務委員會委員長亦長期非相關專業者接任,是否也是藐視專業?

最後再試問提出此言論的曾銘宗,長期專業在財政、金融,何以有能力任中國國民黨不分區立法委員?又如何在質詢台上監督政府呢?再看看「永遠反對民主進步黨任何政策」的《中國時報》,現在經營者是以做餅乾起家的旺旺集團,請問插手媒體業這是不是「藐視媒體專業」呢?顯然,更大多數民眾對於顧立雄接掌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是給予好評,認為他能超然於當前的金融體系,更能管束被外界憎惡的「金融幫」、「財經幫」,以大刀闊斧的性格,徹底改善台灣金融秩序的3大亂象與弊病,分別為「家族化及產金不分」、「金融監理常球員兼裁判」、「賣弄『專業』變『話術』」,是否能眾望所歸,請國人同胞拭目以待。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