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室觀點】翻轉臺灣政治 第三勢力的下一步?

  •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 29 Feb, 2016
政治中心 發自臺灣     
Published time:   29 February, 2016 22:43
Edited time:  29 February, 2016 13:43
從社團法人公民組合分裂出的「時代力量」與「社會民主黨」,被視為是現今臺灣政治最重要的「第三勢力」政黨。(影像合成:政治中心)
西元2016年01月16日晚間,於臺灣舉行的「中華民國中央公職人員選舉」告一個段落,其中「中華民國第9屆立法委員選舉」的部分,第三勢力政黨的票數不如預期。時代力量的支持率從投票前10日民意調查的11%跌至6%,綠黨社會民主聯盟則是為拿下任何席次,無緣進入立法院,更不用說其它的小型政黨。2年前,當太陽花學運退場時,多位學術界、藝文界與長期參與社會運動的知識分子開始醞釀一個新興政治團體的誕生-社團法人公民組合。然而,這樣的情形並未持續太久,社團內出現了兩股理念不一的大型派系。一個以太陽花學運決策小組成員、中央研究院院士以及財團法人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成員所組織的力量,另一個則是以野百合學運決策小組成員以及多方非政府組織成員所組成,這兩股力量再無法相互妥協、取得共識的情況下,最終演變成「時代力量」與「社會民主黨」兩個政黨,並開始積極拉攏各方勢力。
「親民黨」與「無黨團結聯盟」分別是當今臺灣的第四大黨與第五大黨。(影像合成:政治中心)

「時代力量」拉攏臺灣獨立運動前輩

由金恆煒、陳師孟……等長期推動臺灣獨立運動前輩,原本預計去年(西元2015年)08月10日召開記者會,宣佈成立「臺灣獨立行動黨」。然而,新世代的崛起使這些前輩們在最後一刻決定退讓,轉與「時代力量」整合,希望藉此能統合「臺灣民族主義」的力量。在本次「中華民國立法委員選舉」開票結果出爐後,不僅證明了此次整合的成功,也替代原本臺灣團結聯盟在立法院的地位,甚至接手民主進步黨黨內部分的「基本教義派」。

比起親民黨,臺灣團結聯盟創黨以來更換過2次黨魁,包括黃主文、蘇進強與黃昆輝,共3位。雖然沒有外界提出所謂「萬年黨魁」的包袱,但長期倚靠「黨魁」的知名度、影響力以及與民主進步黨的特殊關係,造就其在本次選舉中遭取代的一部分原因。另一部分原因在於其雖擁有「青年軍」,也經常透過這種抗議場合搏媒體版面,但在上一屆立法院最後一次會期中,因推動將「無線電視」列為「衛星電視」必載頻道,引發多數民意反彈,儘管試圖透過與新興政治團體之一的「基進側翼」合作,但仍救不起直落的聲望,最終遭掃地出門。

也許就是經歷過太陽花學運以及過往多次社會運動的洗禮,「時代力量」黨內充斥著「戰將」,包括現任執行主席的黃國昌、主席團成員的林昶佐、徐永明、馮光遠……等,同時廣泛運用網際網路的行銷、經營與創造議題,讓其聲望與知名度在短時間內急速升高。除此之外,「時代力量」採在臺灣較為罕見的「柔性政黨」組織架構,甚至在黨內轄下的政策委員會與工作委員會中,將「有繳交黨費的『黨員』」與「未繳黨費的『時代之友』」皆於委員會中安排固定的席次,讓政策推動擁有更多的討論空間,打破傳統政治的思維。
臺灣當前仍有許多小型政黨正在努力尋求抬頭,未來也有機會進入政府體系運作。(影像合成:政治中心)

長期參與社會運動的遺珠之憾-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

成立20年的臺灣綠黨,長期投身於生態平衡與環境保育的社會運動中,在價值與理念多處相同的情況下,決定在去年(西元2015年)08月31日與新興的社會民主黨合作,以社會民主主義與綠色政治2種在政治光譜上偏左的理念做為雙方問政基礎,並成立「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間接整合第三勢力力量。

西元1945年10月25日,中華民國國民政府正式從大日本帝國政府手中接收臺灣島與澎湖群島。然而,長期文化上的差異,再加上中國大陸緊接而來爆發的「第二次國共內戰」,被接收1年多後的臺灣島島內人民終於按耐不住壓抑在心中許久的怒吼,在西元1947年02月27日當天,因當時臺灣省專賣局臺北分局的稽查員查緝私菸處置不當,爆發激烈衝突,隔日演變成史稱的「二二八事件」。時任中華民國臺灣省行政長官陳儀透過電報,調集大批中華民國國軍進入臺灣,並開始實施「清匪」與「剿共」,事實上就是對異議人士進行「屠殺」。自此開始,「白色恐怖」、「威權體制」一步步蔓延整個臺灣,並透過「臺灣警備總司令部」在內的多方特務機構控制思想,想方設法讓人民避談政治。因此,臺灣有近50年處於沒有「政治光譜偏左」的狀態,讓「財團」變成「財閥」,「仇富」心態正逐漸扎根於基層人民的內心。

隨著臺灣綠黨的成立,到如今社會民主黨的崛起,「政治光譜偏左」的力量正一步步在臺灣內部發展著,但比起「時代力量」,「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似乎遜色的多,儘管他們擁有包括蔣勳、廖玉蕙、小野、楊力州、鄭有傑、吳星螢……等藝文界知名作家、導演的支持,欠缺「戰將」似乎是最主要的問題癥結點。從其現任最高的決策成員來看,對於「議題」的「戰鬥力」似乎就低了許多;其所提出的政綱也多淪為「理想」,關於如何具體的「實行」的細節並未多加闡述。在失去媒體曝光度的情況下,間接種下敗筆。

1000天後,臺灣內部稱為的「中華民國地方公職人員的選舉」,也就是外界稱呼的「西元2018年臺灣大選」將舉行投票與開票作業,這必將是小型政黨再次竄起的時機,也是展現2年下來的耕耘成果。無論是政治光譜傾向「綠色政治」的樹黨,又或者「傾向支持臺灣獨立運動」的自由臺灣黨,甚至在政治理念上與中國國民黨相似的新黨、民國黨、軍公教聯盟黨,臺灣的政治必一步步邁向多黨化、多元化。未來政策的推動,也將不再是一黨可以決定,而是進入「協商」與「全民參與」的體制當中,取得多數的共識才得以執行。

臺灣歷史正在翻向新的一頁。
政治理念與中國國民黨相似的政黨正逐漸浮出,它們雖然自稱「第三勢力」政黨,但顯然不被現今的臺灣人民所認同。(影像合成:政治中心)

評論  評論須知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27 Jun, 2017
《維基百科》共同創辦人之一、維基媒體基金會理事會榮譽主席的吉米·威爾斯,今年(西元2017年)04月16日推出尤其個人建構的獨立計畫《維基論壇報》,吉米·威爾斯受訪時表示,《維基論壇報》是「由大眾撰寫、給大眾閱讀的新聞」,並誓言打擊假新聞。而《維基論壇報》網站上線後,目標聘請10名全職記者,提供免費的新聞報導給公眾閱讀。未來,《維基論壇報》將結合全職記者與公民記者的力量,由專職記者撰文報道,公民記者進行修訂潤飾,使記者和讀者可一同監察,使真相愈趨明朗。上月(西元2017年05月)31日,《維基論壇報》正式募得10名全職記者的薪資,近日將啟動營運。
By Stand Media Public Account 26 Jun, 2017
台灣的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要查我的爆料,另依《銀行法》規定,散布不實流言,損害銀行信用者,最重得吃上5年牢飯,得併科1000萬罰金。

我在這邊向大家認錯,我之前寫說「TMT Procurement Corp」資本額幾百萬。《兆豐商業銀行》就借了10億無擔保品信用貸款是錯誤的資訊。我翻找了資料,「TMT Procurement Corp」的資本額根本沒有幾百萬,只有25000元美金!不是2500萬美金,是25000元美金!不到新台幣100萬就借了10億!而且之前有人說,就算他資本額低又怎樣?搞不好名下資產很多,搞不好有價值幾百億的船或是土地,借10億剛好而已。資本額算什麼?所以查了一下,這間公司不管是成立以後,貸款的時候到現在⋯⋯名下資產是0,就是沒有資產!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要不要查一下我說的對不對?

我承認我好羨慕、好忌妒也很傷心,為什麼銀行不借10億給我?想到翻來覆去晚上睡不著,覺得上天待我太不公平⋯⋯翻著翻著就找到了一張照片,才知道為什麼人家借的到我借不到。蔡友才先生,紅酒好喝嗎?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