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藏人的心聲:請稱呼我們「圖博」

  • By Stand Media
  • 06 Feb, 2016
政治中心 發自臺灣     
Published time:   06 February, 2016 13:10
Edited time:  06 February, 2016 13:10
「圖博」的議題已擴及至國際,面對當今中國政府的霸權,聲援團體已源源不絕的在各地誕生。(翻攝:《自由西藏運動》)
本月(西元2015年02月)04日上午10點半,在臺灣臺北市的一條巷弄內,一間連鎖咖啡廳成為了我們專訪的地點。一週前,我們開始邀請、開始準備;一週後,我們端上我們的第一篇專訪。

距離臺灣3000公里的「圖博」,也就是中國所稱為的「西藏」,在近幾年來成為國際關注的議題。翻開「圖博」的歷史,在他全盛時期的版圖,是可以與中原由漢民族成立的朝代並駕齊驅,甚至一度在唐朝中期時直取其首都長安,時任皇帝的唐代宗被迫逃離。當時的「吐蕃」還另立李承宏為唐朝皇帝,使其成為魁儡象徵。他們不同於漢民族的其它周邊國家,須向中原朝廷稱臣納貢,成為其藩屬國,他們擁有的是強而有力的政權,與中原的朝廷平起平坐。但也因後來的分裂,導致中原的朝廷趁虛而入,使其至今仍無法恢復當年的榮景,甚至有許多圖博人民因為當今中國政府的迫害,逃離家鄉,流亡海外。

周美里女士,現職臺灣圖博之友會的理事長、臺灣團結聯盟副秘書長,她的先生是達賴喇嘛的姪子、西藏流亡議會前議員凱度頓珠,長期關注「圖博」議題。今天的專訪中,我們問了8項主要問題,其中前7項可以讓讀者們清楚認識「達賴喇嘛」與「圖博」,最後一項則探討有關「新疆獨立運動」與「內蒙古獨立運動」的這2個與圖博相似的議題。本刊將讓這些臺灣多數媒體鮮少碰觸的議題,能夠給予讀者們足夠的認識。
自中國共產黨進入「藏區」後,許多圖博僧侶遭中國人民警察以「分裂國家」的罪名逮補。(翻攝:《自由西藏運動》)

所謂的「藏區」,為什麼是使用「圖博」這個名稱而不是「西藏」?又或者古稱的「吐蕃」?
「圖博」跟「吐蕃」其實是一樣的,這就是他們「Tibet」的音譯,因此也有人翻譯為「圖伯特」。我們所講的「西藏」,基本上是以漢民族、以中原為中心的說法,就如同漢民族長期以來對周邊異族使用「南夷」、「北狄」……等輕蔑稱呼一般。而這樣的現象,其實呈現了民族與民族之間的不對等。所以圖博人民希望運用一個相互對等、尊嚴的方式,不再有所謂「你在中心我在邊陲」的概念,因此,圖博人民不選擇使用「西藏」兩個字來稱呼「藏區」一帶。
達賴喇嘛在西元1959年從圖博出走,並在印度成立「藏人行政中央」。但達賴喇嘛僅建立「政府」,沒有一個「國名」或是「國號」,那他是否算是在施行所為「圖博獨立運動」?或是如果中國政府日後可能讓西藏自治區恢復高度自治與正常運作,是不是會選擇回去?
這是一個歷史問題,也是一個現實問題。「藏人行政中央」是經由修改後的名稱,最早藏人從中國西藏自治區出走時的名稱是「圖博流亡政府」,英文翻譯為「Tibetan Government in Exile」,最大的一項原因在於,圖博內部原本就有一個屬於圖博人民的政府,而在西元1959年達賴喇嘛出走印度後,這個政府就隨之從藏區流亡出來。雖然說從國際法上來看目前尚有爭議,但基本上圖博人民認為「圖博」就是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但因為早期的時代背景,對「國家」的概念還沒有進入現代化,其中也包括中國。所謂的現代化國家就是要有明確的疆域、領土、人民、政府,而這樣子的觀念是從20世紀初,也就是近代100至200年才開始發展。早期是沒有所謂領土概念,也沒有邊界,因此在名稱上大多使用所謂朝代、王朝或是王國,圖博也是一樣。早期圖博與中國的關係,就是沒有很清楚的疆域,但圖博有自己的政府,並且管理自己的人民、收自己的稅、擁有自己的軍隊,同時跟印度、聯合王國與尼泊爾有使節關係、有外交關係,那基本上就是一個獨立國家的型態。但在中國共產黨進入藏區後,這個已經具備「國家要素」的圖博就形同滅亡。

而圖博流亡政府的最終目標是希望能返回「藏區」,所以在一開始流亡印度時的訴求是追求獨立、復國,以此作為他們的目標。但經過時間的演變,這樣情況已經愈加遙不可及。所以從西元1985年至西元1988年這幾年開始,達賴喇嘛為了回應當時中國的改變,而中國的改變,指的就是西元1979年鄧小平掌權,取消鎖國,開始改革開放。這樣開始與外界往來的同時,也開始派人至印度與達賴喇嘛溝通,用的就是所謂「除了獨立,什麼都可以談」的態度,希望藉此觸動歷經多年流亡的達賴喇嘛以及圖博流亡人民回家鄉的念頭。而「用什麼條件回去」變成了達賴喇嘛當時的一道難題,同一時間,他也在思考如何運用對話的方式解決,解決的正是「圖博政府在印度流亡」這樣的現實。至此開始,達賴喇嘛開始提出《5點和平計畫》、《史特拉斯堡建議》,目標就是放棄追求獨立、復國,而追求用對話的方式跟中國政府取得一個和平解決的方法,並提出圖博人民需獲得「高度自治」。因此,「圖博流亡政府」才逐漸更改,最後成為現今使用的「藏人行政中央」,不願意再用「流亡政府」這樣一個存在國家意識象徵的名稱。
目前「藏人行政中央」這個政府的組成為何?有哪些的部門?又是如何進行運作?
「藏人行政中央」其實很間單就是一個政府,他們擁有自己的內閣、國會,而這個國會也是由圖博流亡人民所選舉出來,這些圖博流亡人民會取得由圖博流亡政府發予類似難民證這樣的身份證明,只要擁有這樣的身份證明就可以參與投票。而這樣的投票不僅僅局限於印度,還包括在海外的圖博流亡人民,所以是全世界依照各自時區進行投票,所以開票時間會稍微久些,而在臺灣目前也擁有選舉西藏人民議會議員的投票箱。行政部分他們設立一位總理,圖博人民稱之為「司政」,而這樣的職位在2年前開放由圖博流亡人民直選,過去稱之為「噶廈」,乃政府之意,透過達賴喇嘛提名,國會任命通過之,一直到近年達賴喇嘛卸下政治權力並實施政教分離,才改為直接民選。因此,這樣的一個政府在民主程序上是相當完備的。
目前「藏人行政中央」這個政府內部擁有政黨嗎?
圖博流亡人民中有一個組織的政黨-民主黨,但運作的不是很成功,這也是因為歷史的因素所造就而成。其中包括因為目前他們還不是一個真正得國家,因此不大會有反對黨的產生。而他們的國會為了顧及完整性,包括圖博內部的3個地區-衛藏、安多和康區分配一定的比例,除此之外還包括藏傳佛教內部的4個教派也要分配一定的比例……等,圖博人民對於政黨這樣子的必要因素反而沒這麼強烈。
西元1959年,達賴喇嘛從圖博出走,他是怎麼跟印度政府協商取得達蘭薩拉這一塊地?
西元1951年至西元1952年間,中國人民解放軍已經開始逐步進入「藏區」,那最後兵臨首府拉薩城下,當然過程中花了很長的時間。但在這一段時間內,圖博政府內部就有許多官員在擔憂達賴喇嘛安危的情況下,一直傳出聲音希望他能夠離開;其中一次達賴喇嘛訪問印度,當時甚至有聲音直接告訴他不要回去,但達賴喇嘛最終還是選擇返國。在這過程中,達賴喇嘛的二哥嘉樂頓珠也不斷穿梭於印度政府與美國聯邦政府之中,希望日後如果達賴喇嘛必須離開圖博時,印度政府可以接納他。到了西元1959年,達賴喇嘛終於不得不選擇離開圖博,但隨之而來的還包括10幾萬從圖博流亡出來的人民,因此當時的印度政府就選擇達蘭薩拉這塊地方,讓達賴喇嘛與圖博流亡人民能有一塊地可以居住。達蘭薩拉位處偏遠的山中, 並再分為「上達蘭薩拉」與「下達蘭薩拉」兩塊區域。「下達蘭薩拉」已經有印度人民所居住,因此印度政府將「上達蘭薩拉」予圖博流亡人民。這些圖博流亡人民在這塊荒地上建構了一座城,並且鋪出山路,從此寄居於此。
西元2011年,達賴喇嘛宣布政教分離,近日也宣布她將不再轉世,是不是要避免像當今的班禪喇嘛,一個是由達賴喇嘛認定,一個是由中國政府認定,而造成的爭議?另外,達賴喇嘛也是圖博的宗教領袖,一直以來也都是圖博人民的精神領袖,那未來他將不再轉世,「藏人行政中央」還能夠再繼續維持下去嗎?
其實在國際上能看到圖博獨立運動的成功,達賴喇嘛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在這樣子流亡的情形下,沒有一個強而有力、令圖博人民崇敬、團結的領袖,在運作上的確是困難的。而這份團結不僅僅是團結流亡海外的圖博人民,也團結了目前仍居處於「藏區」裡的圖博人民。這樣內、外團結一致,也只有達賴喇嘛能做得到。另外,達賴喇嘛的特質已讓他成為世界的宗教領袖,並在流亡期間勤跑於各國,亦讓「圖博」的議題能在國際間被看見。以此說明,在圖博獨立運動中,達賴喇嘛扮演至關重要的角色。但畢竟達賴喇嘛不可能永久住世,在他智慧的做出不再轉世這樣決定,也不斷地告訴圖博人民:「最終圖博人民要自己扛起圖博人民的責任。」這也是所有國家民主化所面臨的課題。我們或許有一個強而有力的領袖,但依賴我們的領袖,人民就無法自己扛起責任來。那事實上民主制度最重要的精神就是在:「每一個人在你享受權利的時候,你必須要付出代價-面對責任。」所以達賴喇嘛可以理解到:「達賴喇嘛雖然很重要,但這個制度畢竟不能一直走下去,如果圖博人民不能自己扛起自己的責任來,那圖博的獨立運動終究也沒有辦法成功。」也因此必須讓圖博人民意識到這一點-必須自己扛起國家的責任,這個國家的責任不是達賴喇嘛一個人,而是每一位圖博人民,這也是為什麼達賴喇嘛要推動民主化,讓圖博人民自己來決定自己的未來,決定代表自己的領袖。

除此之外,「達賴喇嘛」這樣的制度問題就在「轉世」,所以在出世後十幾年才能視事、掌權,所以這一世的達賴喇嘛也意識到不能再用這樣的模式來面對現在的社會。所以這不僅僅是擔心中國政府選擇第二個達賴喇嘛的問題,中國政府認定的第十一世班禪喇嘛一點用處也沒有,因為沒有圖博人民相信他是真正的「班禪喇嘛」。所以最主要的,是在圖博人民的這項事業、志業是要由圖博人民自己扛起來的。
近期以來,新聞報導不斷地談到在「藏區」有許多圖博人民選擇用「自焚」的方式表達抗議,那為何是選擇用「自焚」的方式?那這抗議的內容為何?是否與當初中國政府在「藏區」邊界邊界與圖博人民爭地權有相同?還是另有其因呢?
過去從西元2000年開始,中國政府要申請舉辦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但在國際上批評其關於人權的問題,也因此開始重啟與達賴喇嘛談判,這給了許多仍居住於「藏區」的圖博人民有很高的期待,覺得說:「開始談判了!達賴喇嘛要回來了!」但在西元2007年年底開始,談判再度破裂,其中最大原因就是已經確立首都北京取得第29屆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的舉辦權,也使得西元2008年,在「藏區」發生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抗暴運動,主要的抗議地點就在中國西藏自治區拉薩市,證實了生活在「藏區」的圖博人民已經失去能高度自治生活的希望。至此之後,從西元2009年開始便發生一連串「自焚」事件。多數的圖博人民是信仰藏傳佛教,不可能使用暴力的方式去對付他們的敵人,所以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犧牲自己」來表達對於長期壓迫下的抗議,這也造成爾後「自焚」情況不斷傳出的原因。

另外,「自焚」的情況為何多發生於「藏區」的邊界?這是因為這些邊界是屬於漢族與藏族Mix的區域,這樣種族混合的地方他們被「漢化」的情況相對嚴重。在西藏自治區拉薩市,也許還有很多人會說藏語、會寫藏文,可是在青海省、四川省,那些「藏區」的圖博人民就會被逼迫說漢語、寫漢字。記得西元2006年時,當時有6000名藏族學生抗議中國政府將原本的「藏語學校」改為「華語學校」,這也正凸顯了在「藏區」邊界圖博人民,對於中國政府從事語言、文化上的破壞,感受最為強烈也相當恐懼。
除了「圖博」之外,這樣類似的情況還包括「新疆獨立運動」,他們在海外成立「東突厥斯坦」這樣字的國號,又或者中國稱為「內蒙古」,蒙古族稱為「南蒙古」的獨立運動,對於這樣子類似情況,臺灣圖博之友會的看法是?
「圖博」與「東土耳其斯坦」或是「南蒙古」的基本概念都是一樣,「民族自決」是自由民主的第一條路、第一個條件,就是人民要決定自己國家的定位。「東土耳其斯坦」他們要民族自決,那「南蒙古」基本是已經無法達成,因為這一塊區域目前已經住進超過80%的漢民族,原本在當地的蒙古族已經幾乎遭到滅絕。從地理位置來看,比起新疆問題的複雜,「圖博」的問題過去還以機會在國際發酵的原因在於,它是一個高原,非常難進入,也因為漢民族難以進入,基本上還能保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文化、自己的語言,但這些也都在近10年來遭到破壞,主因就是西元2006年青藏鐵路的開通,容易進入的結果導致當今的拉薩市80%也都是漢民族。但在新疆,這些問題更為恐怖。該地區在很早以前就已經有大批漢民族進入,而且已經根深蒂固,繁衍好幾代。在中華民國政府統治中國大陸時期時,中國國民黨的許多將軍就以盤踞於此,馬家軍這一系統在此地進行屯墾。爾後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中國共產黨開始將勢力推進至此,中國人民解放軍就在新疆自成一個體系,甚至自己做起生意來。當你去看「新疆」又或者「東土耳其斯坦」內部的人民,幾乎都是白皮膚的人種,說的語言也與漢語八竿子打不著,中國政府為何又要用暴力的方式對付當地人民呢?新疆的問題是很淒慘的,漢民族長期屠殺當地維吾爾族,當他們反抗,漢民族就在予以屠殺,每一次的屠殺都是超過1000人以上,也造成他們對於漢民族至今仍懷著非常深的仇恨。
除了圖博,新疆與南蒙古的獨立運動也使中國政府相當頭疼。(製表:政治中心)

評論  評論須知

By Stand Media 09 Sep, 2017
美國知名作家史蒂芬·金曾有一部改編成電影甚至影集的知名短篇小說,《迷霧驚魂》(The Mist),大意是一群人因室外出現充滿怪物的大霧,被困在超市時發生的許多危機、衝突,故事要傳達的意思之一,就是當人們無法看清眼前的怪物時,容易形成「未知的恐懼」,造成難以理性的思考,教育部審議中的108課綱之國語文領綱中,文言文與白話文比例之爭的迷霧也在不斷地擴大,主因是很少人以108課綱基本理念,也就是「自發」、「互動」及「共好」為基礎來討論,使文白比之爭氛圍就像迷霧一般,支持文言文的一方創造升學恐懼,支持白話文的一方提出恐怖回憶 ,雙方不斷在迷霧之中放入怪物,讓大家不敢邁出步伐,走向通往基本理念的道路,各說各話的結果也就毫不意外。
By Stand Media 07 Sep, 2017
幾天前,台灣行政院院長林全請辭,由台南市市長賴清德出馬接替,內閣也全面大洗牌。最受矚目的,莫過於現任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任委員、執業律師的顧立雄,將在新內閣改接掌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國民黨籍的現任立法委員、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前主任委員曾銘宗受訪時訕笑道:「顧立雄是司法專業卻要來擔任金管會主委,等於街上隨便抓一個人來都可以當金管會主委,是藐視金融專業。」引發討論,《中國時報》更藉機發揮,直接刊登在隔天報紙頭版頭題。但我們不經要問,曾銘宗是真的以財經角度在看此事?還是根本是沒常識的作秀呢?

切入正題前,我們先看看聯合王國的內閣,並非全部的大臣都具有相關專業。外交及國協事務大臣鮑里斯·強森以及國防大臣麥可·法隆的專業都在人文、藝術,衛生大臣傑瑞米·杭特的專業在政治、經濟,教育大臣賈斯汀·葛林寧專業在商業、財經,環境、食品和鄉村事務大臣麥可·戈夫以及運輸大臣克里斯·葛瑞林的專業都在語言、傳播⋯⋯等。難道這些大臣們都是「藐視專業」嗎?又或許你會說,這是內閣制,台灣是類雙首長制,不能混為一談。

轉回台灣,你能確定每一位民選首長、政府官員都具有相關專業嗎?蔡英文的專業並非政治,而是國際事務談判與法律,馬英九的專業也並非政治,而是國際法,陳水扁的專業也同樣是法律,李登輝的專業則是農業,試問依照同樣標準,他們有資格擔任統領全國的總統大位嗎?又或者你說這是透過民選產生,不能如此比較。那政府官員呢?曾任行政院院長的毛治國、孫運璿專業在土木工程,陳冲、林全專業在財經,陳誠、郝伯村、唐飛專業在國防、軍事,他們都不是學政治出身,難道接任閣揆大位,都是藐視政治專業?蒙藏委員會長期以來擔任委員長的皆非藏族或蒙古族人,是否也是藐視民族專業?曾任國防部部長的蔡明憲專業在法律、政治、外交,楊念祖專業在社會學,是否也是藐視國防專業?僑務委員會委員長亦長期非相關專業者接任,是否也是藐視專業?

最後再試問提出此言論的曾銘宗,長期專業在財政、金融,何以有能力任中國國民黨不分區立法委員?又如何在質詢台上監督政府呢?再看看「永遠反對民主進步黨任何政策」的《中國時報》,現在經營者是以做餅乾起家的旺旺集團,請問插手媒體業這是不是「藐視媒體專業」呢?顯然,更大多數民眾對於顧立雄接掌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是給予好評,認為他能超然於當前的金融體系,更能管束被外界憎惡的「金融幫」、「財經幫」,以大刀闊斧的性格,徹底改善台灣金融秩序的3大亂象與弊病,分別為「家族化及產金不分」、「金融監理常球員兼裁判」、「賣弄『專業』變『話術』」,是否能眾望所歸,請國人同胞拭目以待。
More Posts
Shar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