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民主邁入新里程 民主進步黨首次國會過半

  • By Stand Media
  • 21 Jan, 2016
政治中心 發自臺灣     
Published time:  21 January, 2016 23:00
Edited time:  21 January, 2016 23:00
上週六(西元2016年01月16日)20時30分,蔡英文全國競選辦公室外聚集了大批支持的民眾。(翻攝:民主進步黨)
中華民國第14任總統、副總統選舉暨第9屆立法委員選舉於上週六(西元2016年01月16日)結束,這場選舉在臺灣內部稱為「西元2016年中華民國中央公職人員選舉」,在國際上則多稱為「西元2016年臺灣大選」,如同選舉前多次的民意調查結果,在野的民主進步黨在現任黨魁蔡英文的領導下,重掌政權。據中華民國中央選舉委員會關於總統、副總統的統計結果顯示,由民主進步黨推薦的蔡英文與陳建仁的組合拿下6894744張選票,大贏中國國民黨推薦朱立倫、王如玄的3813365張選票,一差就是約300萬的票數,這一睽違就是8年。
「點亮臺灣」為本次蔡英文、陳建仁代表民主進步黨參加中華民國第14任總統、副總統選舉所使用的口號。(翻攝:《點亮臺灣》)

重貪腐政黨的罵名中站起來

8年前,中國國民黨推薦的馬英九、蕭萬長以220萬的大幅差距擊敗了民主進步黨推薦謝長廷與蘇貞昌的組合,正式當選中華民國第12任總統、副總統,臺灣2度政黨輪替。當時能將支持的選票襲捲超過700萬票,最大的原因就出在時任中華民國總統的陳水扁。自西元2006年起,陳水扁先後被踢爆涉犯多起弊案,更遭最高法院檢察署特別偵查組偵結起訴多起刑案,包括國務機要費案、洗錢案、龍潭購地弊案、南港展覽館案、外交零用金案、二次金改案與侵佔國家機密公文案,亦讓民主進步黨失去政權。就在此攸關存亡的時刻,曾任行政院副院長的蔡英文接掌了民主進步黨,她開始「醫治」這一個焉焉一息的政黨,重新扎根,推動「小額捐款」,並要求這個歷經自臺灣白色恐怖時期開始街頭抗爭的政黨,全黨上下要「理性問政」,為的就是要屏棄在街頭或著立法院院內「暴力」的負面形象,重拾臺灣人民對其的觀感。

4年後,她的扎根逐漸出現了成效,她與民主進步黨贏得了臺灣新一代年輕選民的心。西元2012年01月14日開票結果出爐,她輸了,距離執政這個目標,還差了80萬張選票。她負起責任,辭去黨魁,開始走入民間,找尋這失去的80萬選民。在這期間,臺灣爆發了多起抗爭行動,對於中國國民黨執政的信心開始下降。西元2013年07月04日爆發〈陸軍六軍團湖口裝甲五四二旅洪仲丘下士禁閉室悔過期間死亡案〉,也就是俗稱的「洪仲丘事件」,面對中華民國國防部不斷掩蓋事件過程、事實真相,引爆多數臺灣人民的怒火,50萬的臺灣人民走上街頭,聚集在中華民國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身穿白衫,要求政府力查此案、嚴懲相關軍官。事件結束不到一年,具中國國民黨黨籍的立法委員張慶忠在西元2014年03月17日的內政委員會上,以30秒的速度草率通過《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委員會審查,隔日(西元2014年03月18日)晚間,由林飛帆、陳為廷、賴中強、黃國昌、魏楊……等為首的學生與學者,發動佔領立法院,400多名學生隨即衝入議場,嚴正發表訴求,太陽花學運正式爆發。5天後,一批學生將戰場轉向行政院,隔日(西元2014年03月24日),時任行政院院長江宜樺更下令鎮壓學生,並對行政院及其周邊道路進行「清場」,粗暴的過程更登上各國媒體的版面。一場學運,使臺灣的網路媒體、公民記者開始崛起,更讓「臺灣民族主義」逐漸取代「中華民族主義」,多數臺灣人民對於臺灣的國家定義開始有了改變。除此之外,臺灣食品安全的問題也浮上檯面,從塑化劑、毒澱粉到黑心油,從事件的爆發到法院的宣判,當初的那80萬選票正在快速流失。

6年下來,臺灣人民再度失望了。西元2014年05月25日,蔡英文回鍋,她從蘇貞昌手中重掌民主進步黨,隨即在同年(西元2014年)11月29日舉行的中華民國地方公職人員選舉中大獲全勝,奪下4個直轄市市長、3個臺灣省省轄市市長、6個臺灣省省轄縣縣長,過程中,更透過在野整合,成功使身為獨立人士的柯文哲擊敗中國國民黨推薦的連勝文,為臺灣歷史譜上新的樂章。臺灣人民給了中國國民黨重重的一擊,但這一擊不是擊醒這個據有百年歷史的政黨,而是直接敲醒了喪鐘。西元2015年05月24日,以朱震、林冠華、王品蓁、游騰傑為首的學生發動反高中歷史課綱微調運動,抗議中華民國教育部增加中國歷史、降低臺灣歷史的行為,不公開、不透明的會議更引發國際最大駭客組織–《匿名者》亞洲分部聲援,並隨即對中華民國總統府、教育部、國防部、中國國民黨、新黨……等網站發動分散式阻斷服務攻擊。8年的執政下來,多數臺灣人民為中國國民黨打上了「親中國政府」、「媚於中國共產黨」、「出賣臺灣」的成績單,評價更是一落千丈,比起陳水扁當年執政時期的貪污,馬英九執政的無能以及其親信涉貪醜聞更使多數的臺灣人民不滿,而這個政黨卻始終未檢討與反省。

這次,蔡英文兌現了4年前的承諾,她走完了最後一里路,從「Taiwan Next」到「點亮臺灣」,「689萬」這個數字再度出現在臺灣的各家新聞頻道上,然而這次已是從馬英九變成了蔡英文,她不只找回了4年前的80張選票,而是直指約300萬的大幅差距。她成功做到了,然而,中國國民黨黨內一場茶壺裡的風暴才正要開始。
臺北市第5選舉區時代力量推薦的立法委員候選人林昶佐,在去年(西元2015年)12月26日舉辦《鎮魂護國》演唱會,吸引各國媒體爭相報導。(翻攝:《Fanily》)

第三勢力逐步取代中國國民黨

2年前,一場歷經了23天的太陽花學運在風風雨雨過後,由林峯正、黃國昌、范雲、李惠仁、路平……等多位社會人士 ,聯合發起一個政治團體-社團法人公民組合。看似即將進軍本次的中央公職人員選舉,最終,據傳因對於「組織的方式」意見分歧,分裂成2個新的派系,並先後向內政部申請立案,成立政黨。其一是由林峯正、黃國昌、林昶佐、邱顯智為首成立時代力量,另以范雲、陳尚志、葉大華、呂欣潔為首則成立社會民主黨。

然而,本月(西元2016年01月)16日的這場選舉,時代力量所提名的區域及不分區立法委員,共5名進軍國會,分別為臺北市第5選舉區的林昶佐、新北市第12選舉區的黃國昌、臺中市第3選舉區的洪慈庸、小米穗原住民族文化基金會現任董事兼執行長的高潞·以用、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徐永明,正式取代臺灣團結聯盟並超越親民黨成為本屆立法院第三大黨。反觀社會民主黨,雖然與臺灣綠黨合組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並在各選舉區皆有破萬選票的好成績,但最終仍全軍覆沒,亦讓范雲辭去黨魁一職,以示負責。

民主進步黨自西元2014年中華民國地方公職人員選舉開始,推薦的候選人不再僅限於自己提名與徵召,開始與興起的第三勢力政黨、獨立人士甚至是從中國國民黨「出走」的「叛將」合作。西元2014年柯文哲當選臺北市市長的成功案例,更使民主進步黨在此次的選舉中,大舉拉抬來自各方的「戰將」,他們將太陽花學運的戰線拉了進來,為的就是一個中心價值與目標-「終結中國國民黨政權」。反觀握有執政權的中國國民黨,8年執政下來民意的大幅衰退,總是在「檢討與反省『他人』」的後果,這也正是壓垮他們「黨魂」的最後一根稻草。中國國民黨在孫文創立時,就政治光譜來說,他是屬於一個偏左,也就是偏向社會主義的政黨,但經過百年的洗禮下來,他們已經從革命演變成長期執政的政黨,當今的中國國民黨已經走向偏右、走入保守主義的政黨,與當年立黨的精神相違背,《三民主義》變成了一個虛無縹緲的口號,從無實際運行過。

如今,第三勢力再度抬頭,當年以趙少康為首的新黨、宋楚瑜為首的新臺灣人服務團隊所挾帶的氣勢,已轉戰到當今的時代力量、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身上,臺灣人民對於對於國家的立場也從「偏向統一」轉為「偏向獨立」,對於國族的立場也從「中國人」轉為「臺灣人」,原本政治傾向中國國民黨的民眾,在本次選舉當中,更有將近160萬的選民將票轉投向了由親民黨推薦的總統、副總統候選人-宋楚瑜與徐欣瑩身上,而這些選民就佔了總得票率的13%。另外在新一屆的立法委員選舉上更使親民黨拿下3席全國不分區的立法委員,讓其能在接下來的立法院中組織黨團運作,成為繼時代力量之後的第4大黨,其未來在立法院的議事進行上,會選擇站在哪一方的立場進行問政與提案,值得關注。
從中國國民黨分裂出來的親民黨與民國黨在本次總統、副總統選舉進行合作,成功囊括近160萬張的選票。(翻攝:《改變 從自己開始》)

評論  評論須知

By Stand Media 09 Sep, 2017
美國知名作家史蒂芬·金曾有一部改編成電影甚至影集的知名短篇小說,《迷霧驚魂》(The Mist),大意是一群人因室外出現充滿怪物的大霧,被困在超市時發生的許多危機、衝突,故事要傳達的意思之一,就是當人們無法看清眼前的怪物時,容易形成「未知的恐懼」,造成難以理性的思考,教育部審議中的108課綱之國語文領綱中,文言文與白話文比例之爭的迷霧也在不斷地擴大,主因是很少人以108課綱基本理念,也就是「自發」、「互動」及「共好」為基礎來討論,使文白比之爭氛圍就像迷霧一般,支持文言文的一方創造升學恐懼,支持白話文的一方提出恐怖回憶 ,雙方不斷在迷霧之中放入怪物,讓大家不敢邁出步伐,走向通往基本理念的道路,各說各話的結果也就毫不意外。
By Stand Media 07 Sep, 2017
幾天前,台灣行政院院長林全請辭,由台南市市長賴清德出馬接替,內閣也全面大洗牌。最受矚目的,莫過於現任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任委員、執業律師的顧立雄,將在新內閣改接掌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國民黨籍的現任立法委員、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前主任委員曾銘宗受訪時訕笑道:「顧立雄是司法專業卻要來擔任金管會主委,等於街上隨便抓一個人來都可以當金管會主委,是藐視金融專業。」引發討論,《中國時報》更藉機發揮,直接刊登在隔天報紙頭版頭題。但我們不經要問,曾銘宗是真的以財經角度在看此事?還是根本是沒常識的作秀呢?

切入正題前,我們先看看聯合王國的內閣,並非全部的大臣都具有相關專業。外交及國協事務大臣鮑里斯·強森以及國防大臣麥可·法隆的專業都在人文、藝術,衛生大臣傑瑞米·杭特的專業在政治、經濟,教育大臣賈斯汀·葛林寧專業在商業、財經,環境、食品和鄉村事務大臣麥可·戈夫以及運輸大臣克里斯·葛瑞林的專業都在語言、傳播⋯⋯等。難道這些大臣們都是「藐視專業」嗎?又或許你會說,這是內閣制,台灣是類雙首長制,不能混為一談。

轉回台灣,你能確定每一位民選首長、政府官員都具有相關專業嗎?蔡英文的專業並非政治,而是國際事務談判與法律,馬英九的專業也並非政治,而是國際法,陳水扁的專業也同樣是法律,李登輝的專業則是農業,試問依照同樣標準,他們有資格擔任統領全國的總統大位嗎?又或者你說這是透過民選產生,不能如此比較。那政府官員呢?曾任行政院院長的毛治國、孫運璿專業在土木工程,陳冲、林全專業在財經,陳誠、郝伯村、唐飛專業在國防、軍事,他們都不是學政治出身,難道接任閣揆大位,都是藐視政治專業?蒙藏委員會長期以來擔任委員長的皆非藏族或蒙古族人,是否也是藐視民族專業?曾任國防部部長的蔡明憲專業在法律、政治、外交,楊念祖專業在社會學,是否也是藐視國防專業?僑務委員會委員長亦長期非相關專業者接任,是否也是藐視專業?

最後再試問提出此言論的曾銘宗,長期專業在財政、金融,何以有能力任中國國民黨不分區立法委員?又如何在質詢台上監督政府呢?再看看「永遠反對民主進步黨任何政策」的《中國時報》,現在經營者是以做餅乾起家的旺旺集團,請問插手媒體業這是不是「藐視媒體專業」呢?顯然,更大多數民眾對於顧立雄接掌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是給予好評,認為他能超然於當前的金融體系,更能管束被外界憎惡的「金融幫」、「財經幫」,以大刀闊斧的性格,徹底改善台灣金融秩序的3大亂象與弊病,分別為「家族化及產金不分」、「金融監理常球員兼裁判」、「賣弄『專業』變『話術』」,是否能眾望所歸,請國人同胞拭目以待。
More Posts
Share by: